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叶辰陈一诺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062章 准备行动,打伞破网

第062章 准备行动,打伞破网

        []

        一看到姜文锐过来。

        老书记张为民的脸色也有点挂不住了。

        他刚才的言辞口吻整得似乎跟巡察组素不相识的架势。

        眼下巡察组组长就登门造访。

        真要说没点猫腻,搁谁谁能信啊!

        不过还好。

        张为民并不认为叶辰会认识低调的姜文锐。

        这也让他的脸色稍稍恢复了点。

        “老书记,这位是?”

        三步并作两步,姜文锐低调内敛地笑着走到葡萄架下。

        一个看着年纪不大的年轻人,竟能跟张为民品茶畅言?

        这也让他不由打量起了叶辰来。

        “我那不成器孙子的朋友,刚才剪完花花草草啥的,正好就跟他聊了会!”

        张为民避重就轻地把话茬抹了过去。

        旋即朝叶辰道,“叶小友,咱们改天再聊过,我找个人送你回去先!”

        说着,张为民就要把手机掏出来。

        叶辰连忙道,“不用了老书记,我出门打个车就行,不用那么麻烦,我这就就先不打扰您会客了哈!”

        叶辰说完,当即起身告辞离去。

        殊不知姜文锐却是猛地眯起了眼睛。

        他对声音的捕捉辨析是极其敏锐的。

        而这位跟老书记畅聊的年轻人,则是给了他一种挥之不去的熟悉感。

        跟那天夜里给他打电话,让他去绿化带中找资料的人,足足有七八成相似!

        这,会是巧合?

        一直到目送着叶辰的身影消失在院子后,姜文锐的目光似乎都没能收回来。

        “怎么了你这是?你认识他?”

        察觉到姜文锐不对劲的张为民立即皱起眉头。

        这也不对啊。

        如果姜文锐认识叶辰的话,怎么可能会不打招呼?

        怎么可能还问对方是谁?

        姜文锐摇摇头,“不认识他,但他的声音却让我很熟悉!”

        “声音?怎么说?”张为民怔住了。

        当年他还在小县城当县委书记的时候,初出茅庐的姜文锐就因为县城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随同上级一起跟他开展过合作。

        当时姜文锐给他的感觉是,人才,万里挑一的绝对人才!

        抛开对方的逻辑梳理以及那超强跳跃性的思维不说。

        他还是个过耳不忘的主儿!

        大部天赋异禀的人都是过目不忘,而他则是做到了过耳不忘。

        但凡被他听过的声音,只要在下一次接触时,他都能精准认出。

        这点,张为民可是亲眼见识过,并且为之叹为观止的。

        然而他现在竟然说叶辰的声音让他熟悉,可见应该是有过交流接触的。

        那问题来了,叶辰怎么可能会跟姜文锐打过交道?

        “老书记,还记得我之前跟您说的,有神秘人在暗中给我提供了枫叶大酒店以及连带一系列人马的种种罪证这事儿吗?”姜文锐道。

        “嗯?你意思是,他就是那个给你打电话的人?”

        指着叶辰离去后的大门方向,张为民诧愕至极地惊呼出声。

        老脸此刻已是抑制不住地狂颤起来。

        “对方当时故意压低了声音,所以我不太敢确定!不过声线的频率这些是难以掩饰改变的,我听出了七八成相像!”

        姜文锐肃然说道。

        七八成相像?

        姜文锐的七八成相像,基本可以是超过百分之九十了!

        霎时间,张为民心头大震。

        如果没有叶辰做空四海集团这事。

        他估摸着得对姜文锐说的不置可否。

        但建立在叶辰做空四海集团股票,并且刚才跟他说了那么一番话的情况下。

        百分之九十?

        不,百分之百!

        那个给姜文锐提供证据的人,百分之百就是叶辰!

        只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种证据,连巡察组都查不到,他又是怎么事无巨细地去掌握到手的?

        张为民一下子陷入了凌乱之中!

        “老书记,您这是?”

        轮到姜文锐察觉到张为民的不对劲了。

        “没事,有点走神了,不过我认为是他的可能性不高,他之前就是个混迹底层赌场的家伙,后来改邪归正后帮过景山两回,一来二去就结识上了!按理说,他应该没那种能耐!”

        不知怎么,张为民还是给叶辰打起了掩护来。

        毕竟他清楚,一旦把自己知道的那些说起来,巡察组肯定会去找叶辰,甚至还会查起叶辰来。

        哪怕说叶辰对巡察组的行动提供了莫大帮助,但该走的流程还是必须得走的。

        所以,他暂时性地瞒下了这个,以免会衍生出其他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对于叶辰,此时的他也在脑子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家伙,绝对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绝对没有!

        什么赌鬼酒鬼烂人废人,全都是扯淡的,相反这很有可能就是他故意营造出的一个人设。

        又或者是他背后存在着一个不为人知,能耐却是神通广大的人或者组织。

        而他,则是被对方给推出来的!

        叶辰万万不会想到。

        就因为自己多说了那么一句,非但引起了姜文锐的怀疑,更引来了老书记张为民的诸多推敲猜测。

        但这也不能说他大意,毕竟那晚给姜文锐打电话时,不仅改变了自己的声音,而且通话时间也不长,所以他压根就没想过对方还有这么一门过耳不忘的技能

        “要像老书记你说的这样,那可能还真是我听错了!”

        姜文锐恍惚地摇了摇头,接着道,“得,这些先不管了,不管当时给我打电话的是何方神圣,眼下都不重要,巡察组的当务之急是把那些毒疮连根拔起一网打尽,还江州一个朗朗晴天先!”

        “准备行动了?”

        在姜文锐这一话下,张为民摒弃杂念,下意识地呼问道。

        “嗯,这几天咱们的人依着那个神秘人提供的信息,深入对枫叶大酒店进行了一系列的暗访跟证据搜集,包括市局二把手何进军跟对方狼狈为奸的受贿庇护充当保护伞罪证,还有四海集团是如何利用孙天启势力去洗钱的这些,都一并掌握到手中,这一次的打伞破网,一定不容有失了!”

        姜文锐的眼神顿时锐利起来。

        继而道,“老书记,这次为了不打草惊蛇,咱们抽调的全都是江州周边城市的警力,为了能够天衣无缝,不给对方丝毫蛛丝马迹的警觉机会,我想劳烦您老帮我研究个方案,看如何才能做到万无一失,毕竟现在江州朝堂上,谁是人谁是鬼,咱们不清楚,得您老的心里才有数!”

        “好,跟我进屋先!”

        张为民点点头。

        表情凝重地率步往屋里去。

        同一时间。

        江州富人区的某栋复式豪宅中。

        四海集团少东家李牧身穿睡衣打着哈欠从楼梯上走下。

        大厅的沙发上,一名中年人坐在欧式沙发上,背靠着沙发椅背。

        闭眼揉着太阳穴。

        “老李,今儿个刮的什么风啊,怎么这个时候还没上班去啊!”

        难得看到这个时间段的父亲李四海还在家。

        李牧没大没小地轻佻打趣道。

        “我给你打了十多个电话,都没能把你吵醒,让保姆给你房间敲了半个小时的门,也都没能让你醒来,你怎么就那么能睡?”

        四海集团董事长李四海停下按揉太阳穴的动作。

        猛地甩头朝走下楼梯的李牧斥声起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