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叶辰陈一诺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045章 愤怒的张景山

第045章 愤怒的张景山

        []

        “把乡下剩下的最后一块宅基地卖了,换了十几万,这次听说有不少好料,所以想着来博最后一把,能不能逆天改命,就看这十几万了!”

        老黄也没藏着掖着。

        无比坦诚地咧嘴直言道。

        殊不知叶辰闻言却是拧起了眉头来。

        “你疯了?这是要把自己往绝路上赶?”

        一个本就对赌石没有任何经验可言的主儿。

        把变卖宅基地换来的钱拿去赌石?

        这不是把自己赶上绝路是什么?

        想到前世后来再也没见过老黄。

        再联想老黄此时那句博最后一把。

        霎时间,叶辰似是想明白了什么

        老黄苦涩一笑。

        “既然都到这份上了,也不怕被你知道,我现在还欠着安达那边三十万高炮,明天就到期了,还有我妈在医院等着换肾,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这十几万就他娘的是杯水车薪,救不了我妈,也还不了高炮,我想过去找亲戚朋友借,但听到借钱不是挂我电话就是把我拉黑!”

        “所以你说我能咋整?我该咋整?我只能再碰一波运气,要是命不该绝的话,兴许贼老天能照顾我一回,我跟我妈都还有活路,要是碰不上运气,我也认了,下辈子再给我妈做牛做马!”

        听到这。

        叶辰不知道该怎么接茬了。

        身为一名赌棍,他对老黄是绝对的感同身受。

        他不想为赌鬼去进行任何一丁点的辩解跟洗白。

        也知道天底下的所有赌鬼都是自作孽,都是该死,任何的不幸都是自己亲手造成的。

        但是当绝境到来时,所有那些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自作孽不可活的教条都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摆在他们眼前的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豁出去一切赌上所有。

        就如老黄现在这个情况。

        三十万的高炮,还有急着用钱的老母亲。

        十几万,纯属是杯水车薪。

        如果不去赌一波碰运气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没得选,任何选择的余地都没了。

        “行了,不跟你扯这些了,去找张总吧,好好干,可千万别他娘的步老子的后尘了!今天要是被我碰上运气的话,以后咱们还能见,要是真碰不上,那就后会无期了,哈哈!”

        拍拍叶辰的肩膀,老黄朗声笑道。

        只是那笑声中却透出了一股悲凉感来。

        也许,他也知道自己能踩上狗屎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好,待会别轻易出手,听我的,我最近运气不错,兴许能让你沾沾光!”叶辰点了点头。

        “妥,哈哈!”

        叶辰笑笑没再多说。

        转身往张景山那边走了过去。

        然而没等他走到张景山身边。

        就听到了张景山那气急败坏的声音。

        “操你大爷,老子就是仗着我家老爷子的势,你能咋地!”

        紧着张景山的话落。

        另一道声音带着戏谑的讥讽味儿随之而起。

        “不咋地,就是有点鄙视你而已,一家子都吃老书记的香火人情老本,你跟你爸就不害臊吗?还有,你们父子俩该不会觉得老书记剩下的那点老本真能被你们吃一辈子吧?等老书记两眼一闭,人走茶凉,你觉得你跟你爸还有老本能吃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倒是比你爸好那么一点,最起码你比你爸要点脸,你爸天天腆着脸打着老书记的旗号,到处去蹭关系到处去碰瓷,嗯这点你倒是比你爸强了上不少!”

        这话,已经不能用讥讽来形容了。

        俨然就是一副赤裸裸的挑衅架势了!

        “李牧,我日你大爷!”

        如果只是说他张景山,可能还能忍得了。

        但扯到父辈,张景山忍不了了。

        哪怕他不待见他爹,哪怕他跟他爹凑到一块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阵仗。

        可这不代表他张景山就能容许别人这般去羞辱他爹!

        因为再不待见,再厌恶,再反感都好,张兴国都是他爹!

        忍无可忍的怒不可遏下。

        张景山抬脚就要往对方身上踹去。

        好在最后关头,被李长风给拦住了。

        急忙道,“景山,冷静,冷静,别冲动!”

        “我冷静他大爷!”张景山暴跳如雷。

        殊不知叫李牧的男子却是不为所动地愈发戏谑。

        “来,来踹,我保证会一动不动地让你踹个痛快!但是奉劝你最好是考虑一下后果啊,想想你那位老书记爷爷一把年纪了还得委身到处去托关系捞你,还得屈尊找我商谈和解,你就不觉得惭愧吗?”

        “我日你妈!”

        被这么一说,张景山倒是顿时冷静下来了。

        虽然还在李长风的阻拦中挣扎,可明显没有刚才那般冲动了。

        “没素质,真给你爷爷丢脸!”

        没有被张景山的粗口垃圾话给影响。

        李牧嘲弄地笑笑道。

        这也让张景山如同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憋屈啊!

        同样,对方脸上的嘲弄戏笑也在无形中对他再次发起了一次暴击性伤害。

        “张总,李总,怎么了?”

        才走过来的叶辰错愕不已地呼问出声。

        “没事,叶先生,让你见笑了!”李长风尴尬道。

        “呼”

        粗气直喘,看到叶辰过来后,张景山的情绪也随之平复了些许,“没事!”

        “嗯?你不是前几天在枫叶的那货?啧啧,张景山啊,你是越混越垃圾了啊,现在都跟这种屌丝赌鬼玩到一块去了?”

        倏地,正打算走开的李牧在看到张景山跟叶辰相识后,又留了下来。

        脸上带出了几分诧愕。

        “叶先生,你认识他?”

        闻言,怒壑难平的张景山朝叶辰看去。

        心里同时也疑惑起来。

        枫叶他知道指的是枫叶大酒店。

        也知道那地是什么地。

        不过他从来没去涉足过。

        因为老爷子说过,他要是敢往里头迈进去一步,就打断他的狗腿!

        而叶辰,竟然还在枫叶大酒店出现过?

        没等叶辰应声。

        看着文质彬彬一表人才的李牧已是冷笑起来了。

        “我没你这么没品,什么人都能玩到一块去,我不过是碰巧遇上而已,输一百万就嚷嚷着骂娘,我当时还琢磨这是哪冒出来的土包子呢,没曾想一打听,得,是个隔三岔五就欠高炮的底层赌鬼,也不知道是中了彩票还是发了拆迁财,就被安达那个大傻彪给介绍到枫叶当韭菜了!就这种玩意,你张为民的孙子都能跟他玩到一块去?张景山啊张景山,不是我说,你这是把你爷爷的脸都给丢光了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