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叶辰陈一诺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30章 去年六一,咱们见过

第30章 去年六一,咱们见过

        []

        “叶先生!”

        “叶先生!”

        张景山跟李长风同时着急地再声叫唤起来。

        看似是担心叶辰肥水流向外人田,不让他们俩捡这个便宜。

        其实不是这样的。

        虽说就他们俩当下的财力,跟雄厚这两个字肯定是半点边都不沾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很看重区区三五百万。

        他们担心的,不过是怕叶辰吃亏罢了。

        毕竟叶辰对他们来说,说是有再造之恩都不为过。

        如果叶辰能把那两份定金订购书转让给他们,他们肯定不会让叶辰亏本,那十万的定金,他们可以出到一两百万,甚至更高的价格。

        可若是转让给其他人,这种价格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对方还得去衡量值不值得。

        而叶辰的经济情况,两人都清楚,多百十万,跟少百十万,对于他张景山跟他李长风来说,也许不算啥,但对叶辰来说,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额了。

        所以,他们想帮叶辰守住利益的最大化。

        然而。

        他们的想法,两世为人的叶辰又怎会不清楚?

        但,这个好意叶辰并不准备受。

        因为一旦受下,那就是人情!

        他,不想欠别人的人情。

        另外,卖给张景山跟李长风固然是能多赚一笔,可携着未来六十年记忆重生,开着这先知的挂,他又岂会在乎这区区百十万?

        淡淡摇了摇头。

        叶辰道。

        “张总,李总,好意我心领了,我这人做事有自己的原则,少赚一点无妨,但人情欠了,我怕我会浑身不得劲,而且以两位的实力,还不至于琢磨着拿几套金鳞府的房子来炒吧?要说住,更扯淡,金鳞府还得一两年才得交楼,而周边的迁改规划没个三五年都出不了雏形,又能进入你俩的眼中?”

        这……

        张景山跟李长风瞬间哑口无言。

        想再说话,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去接了。

        毕竟叶辰说的句句在点。

        然而让他们错愕的是,叶辰这种仿佛一点都不为金钱所蒙蔽的原则心态,以及把人情二字推到了又一高度的做派。

        这是那种不务正业只想暴富的烂赌鬼?

        扯淡!

        见张景山跟李长风没再说话。

        叶辰重新朝那对贵气中年夫妇道。

        “我手上有两套定金认购书,你们想买一份也行,两份也行,不过价格暂定,我得看看售楼部今天的开盘价是多少钱先,没问题吧?”

        “两套?”中年夫妇有点意外。

        但还是点头,“行,那咱们这就进去售楼部?”

        “好!”

        叶辰率步朝售楼部走了起来。

        后边跟着那对中年夫妇,还有张景山跟李长风。

        可没走几步。

        一道带着不太确定的迟疑喊声响起。

        “叶先生?”

        嗯?

        叶辰下意识地驻步扭头看去。

        只见视线中出现一张有点熟悉,可又不太想得起来的面孔。

        纵说他重生归来后的前世记忆清晰到事无巨细,可那些清晰记忆都是未来六十年的。

        至于之前的,没这种效果。

        风韵犹存的徐娘身姿面貌,斐然的诗书气质中透出一番知性韵味。

        这在叶辰印象中,似曾相识之余,尽是模糊。

        “你在叫我?”叶辰愕然回问。

        “你是叶辰叶先生不?”对方走了过来。

        “对,咱俩认识?”叶辰道。

        对方蹙起眉头来,“那我就是没认错人了,你是叶悠悠的爸爸吧,去年六一那会,咱们见过!”

        悠悠?

        六一?

        叶辰如梦初醒。

        记忆画面回到了去年的六一儿童节。

        悠悠所在的幼儿园举行了儿童汇演。

        作为参演儿童的家长,都得过去。

        本来那天是陈一诺去的,可工作上临时有安排,让她没法抽开身,所以叶辰才不得不赶过去。

        那天,他不仅是在宿醉的状态下邋遢地带着一身酒气过去,还跟其他小朋友的家长发生了冲突,差点使得那场儿童汇演不得不中断,也正是从那次之后,一诺才彻底对他绝望,为此还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争吵,在那场争吵中,他又把陈一诺给打了一通。

        当下听眼前的徐娘提起悠悠跟六一这俩字眼。

        叶辰顿为下意识道,“您是悠悠学校的老师?”

        “没错,我是紫荆幼儿园的副园长周晓岚,咱们去年六一见过!”

        再次说到去年六一见过时,周晓岚的表情是不太对劲的。

        毕竟那对于他们紫荆幼儿园来说是个难忘的一天。

        当然了,叶辰也成了他们最难忘的一个特殊存在。

        否则她也不会轻易认出只见过一次,从来没去学校接送过叶悠悠的叶辰。

        “周园长啊,幸会幸会,你也来买房吗?”

        叶辰客气地伸手笑道。

        对方礼貌地握了握,但只是象征性地马上就松开了。

        对于这个去年六一大闹幼儿园的家长,若不是基于职业操守,她连话都不想跟对方多说一句。

        随后看了看叶辰手上的定金认购书,道,“叶先生,你有钱买房子,却连悠悠的学费都交不上?容我说句不敬的话,有你这么当家长的吗?”

        “你说什么?悠悠交不上学费?”叶辰愣住了。

        “一个多月前,悠悠就不来幼儿园了,你不知道这事?”周晓岚疑惑道。

        “我真不知道,她妈没跟我说过!”叶辰表情凝重。

        “咱们幼儿园的收费系统有两种收费模式,一种是一次性缴清一个学期的,另一种是考虑到一些家庭的资金可能会紧张,所以推出了一学期分两次交的模式,一个多月前是分期交的日期,当时悠悠妈跟我们说,说手头暂时不方便,所以要把悠悠转去普通学校,咱们学校当时提出可以让她多缓一段时间的,但被她给拒绝了!我本来还以为你们是真的手头拮据,没想到你有钱买房,都不愿意给悠悠交学费。”

        “虽说咱们紫荆幼儿园的学费的确不便宜,可咱们的师资以及各方面条件在江州除了一些贵族幼儿园之外,那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悠悠在咱们幼儿园已经两年了,一直都挺开心的,还跟一众小朋友玩得很来,你们这冷不丁地把她转去那些普通幼儿园,要是真出现家庭经济捉襟见肘的情况倒也罢了,你们有钱去买房,都不愿意让孩子上好一点的学校,有你们这么当家长当父母的吗?”

        周晓岚忍不住地一通数落起来,甚至是不顾还有旁人在边上了。

        身为一名教务人员,她最看不惯那种轻视孩子教育的家长!

        尤其是这种明明有条件,但还是不顾孩子的成长环境学习环境面临下沉的家长。

        可恶,简直是可恶!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