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在人间斩妖邪在线阅读 - 第10章 赶到

第10章 赶到

        陈芒拔刀出鞘,一脚踢开院门,一位汉子倒在地上,旁边婆娘娃娃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羊圈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用刀鞘将汉子拨翻过来,伸手一探,见还有脉搏,于是对他婆娘示意把他拖进屋里关好门。

        水鬼岚岚没有直接害他们,说明她还有一点理智,或者是复仇的执念没有降临在他们身上。

        一支火把打着画着圆圈被抛向羊圈,正在进食的水鬼岚岚陡然转过头,红色的外袍已经变得污秽不堪。

        打节的头发一缕缕贴着额头,刚吞下一只羊的肚子高高鼓起,里面不知道还有些什么其他食材。

        两只眼睛只剩下眼白,透过咧开的嘴能看见里面尖锐而锋利的牙齿,皮肤被泡的发白,面部不停的有腐肉落在地面上发出呲呲的声响。

        “岚岚,我已经知道你的冤屈,这次就是特地来拿他一干人贩,相信我。”陈芒试图用语言稳住水鬼岚岚。

        谁知道岚岚一听他说完,突然暴走,头发如同钢鞭,带着呼啸的风抽向陈芒,陈芒身上红色煞气爆发,被迫抽身迎战。

        短时间内陈芒还能应付一二,但是水鬼上岸,力大无穷,时间长了他肯定顶不住。

        头发与刀刃相接发出金铁交击之声,只能且战且退,准备与众兄弟结阵围杀岚岚。

        水鬼不知道被哪句话刺激了,疯狂进攻,眼见不能奏效,鬼躯往前猛冲,一副势要食汝肉寝汝皮的模样。

        犹如起飞的红色大鸟,两只手指指甲变得老长,刮起一阵乌黑的光芒,挠向陈芒的脖颈,陈芒以刀护身,被一把挠中,飞的老远。

        周山时刻关注着这边的动静,见着陈芒被击退,立马带着捕快来援。

        眼见援兵已至,陈芒的雁翎刀突然发出红光,大声喊道:“血煞阵,结阵!”

        “血煞刀法,血煞冲天”

        血煞刀法是军中刀法,讲究的是多人成阵,以煞阵灭敌人。

        一众捕快迅速结阵,霎时间,煞气冲霄红光盈天。

        水鬼岚岚被困在阵中,左冲右突脱困不得,只见她猛吸一口气,胸膛高高鼓起。

        突然,一道音浪自她嘴里呼啸而出,众捕快无不捂着耳朵在地上打滚,刚结好的煞阵顷刻间毁于一旦。

        周山脸色一白,已被煞阵反噬,一口逆血被强行压下。

        作为阵眼的陈芒被反噬得更严重,口中鲜血不要钱似的猛喷,顿时面如金纸,气若游丝。

        “完了,煞阵一破,回天无力。”

        周山心里苍凉一片,他是从南边吃人的战场逃回来的,好日子还没过几天呢,眼看生命就要走到尽头。

        水鬼的长发再次袭来,周山一口舌尖血喷在枪头上,挺枪再战。

        军中枪术大开大合,腊木杆上套着玄铁枪头,在煞气加持下,变得像烧红的木炭,耀眼非常。

        长枪划过一道危险的弧度,枪尖堪堪从水鬼脖颈前方三寸略过,被水鬼一把抓在手里。

        上面涂的鸡血狗血,对水鬼毫无用处,水鬼的长发突然拴住周山的脚,周山被拉得一个趔趄,中门大开。

        岚岚右手掀起一道乌光,直插周山胸膛,周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降临的那一刻。

        “县城失足的妹妹们,哥哥不能来拯救你们了,往后若有同僚点你过夜,请把我送你们的玉佩挂在床头,让我也有一丝参与感。”周山心里想着遗言。

        “何方妖孽,胆敢敢害我鹤县捕快,纳命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比声音更快的是一把闪烁着金色电弧的短刀。

        凌迟拍马杀到,赵山河牵着两匹马不急不慢的跟在后面。

        岚岚顾不上继续杀向周山,长发如同钢鞭,拍向从天而降的短刀。

        黑发碰见雷霆短刀如同烧红的刀子捅进黄油里,岚岚发出剧烈的惨叫,被一击打退数十步。

        周山望着来人的方向,心里疯狂感谢八辈儿祖宗,今天算是捡回一条小命。

        只看见一道修长的身影从天而降,来人相貌英俊,肩宽腰窄,正是凌迟,

        水鬼身上爆发阴气滋养着受伤的长发,注视着越走越近的男子。

        凌迟扶着腰间的斩马刀,眼眸中雷光闪烁的盯着水鬼,行走的雷霆灵气啊这是。

        这三年来,凌迟猥琐发育,时常出门去超度一些小鬼小妖。

        雷霆灵气缓慢而稳定的增加着,如今开脉境第三重,已经算是少年中的佼佼者了。

        岚岚妄图猛烈吸气故技重施,刺耳的音波以她自己为中心荡漾开来,就在她以为得手时,只听见:

        【哼】

        两条雾状长龙从凌迟鼻间冲出。

        水鬼音啸瞬间被破,岚岚仿佛被大锤砸中脑门,整个人载到在地。

        “你们都不是好人,狼狈为奸沆(hang)瀣(xie)一气。”岚岚被打的终于愿意开口说话了。

        “这位水鬼小姐,你有何冤?从实招来,在下自有一番计较。    ”凌迟当然可以直接干掉她,但是也不妨碍听听一诉冤屈。

        “奴家祝岚岚本是贺州丰县人,家父是丰县县尉祝怀远,奴家去千佛寺敬香时被歹人迷晕。”

        “后来被卖给此地的村长家,奴家逃过几次都未能成功,后来村长儿子和几个闲汉将奴家绑在祠堂供桌上强行用了…大人可能为奴家做主    ?    ”

        岚岚被“哼”字伤了魂魄,趴在地上哼哼唧唧。

        “那不行,在下纯良少年,岂能帮你随便杀人,而且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我又没不在案发现场。”

        鬼这种东西向来鬼话连篇,各位读者老爷如果碰见了,千万不要相信,只管朝对方脸上扇大逼斗就行。

        “那个…六公子,在下是县衙捕快班头周山,这女鬼说的应该都是真的,我等已经拷问过村长儿子李石头和几个帮闲,他们说的都和水鬼说的一样。”

        周山刚把陈芒扶起来喂他吃了疗伤丹药,听见凌迟的话后赶紧出来作证。

        凌迟扭头看了一眼络腮胡汉子,点了点头。

        “岚岚你活不了了,你杀那几个孩子的时候,你就活不了,明白吗?我最多能送那几个杂碎为你陪葬,如何    ?同意的话自己跟上,不同意我就先整死你,再送他们下去见你。    ”

        凌迟脸上带着和煦的表情,慢条斯理的说道。

        岚岚止不住的哐哐磕头,无法继续站立的她,在地上爬着跟在凌迟身后。别问凌迟为什么不拉她一把,【埋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