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在人间斩妖邪在线阅读 - 第5章 安顿(小改)

第5章 安顿(小改)

        三碗粥,一屉肉包子,拍出八个铜币放在桌上。

        这会儿药铺也开门了,凌迟带着阿坤进去。

        “大夫,我表弟好像染上了热病    ,麻烦您给瞧瞧。”

        坐堂大夫是个三四十岁中年文士模样的人,招呼阿坤过去躺着,随手号了个脉。

        “阴虚发热    ,低热不已、四肢疲乏,饮食无味,微汗,静逸则热退,劳动则热生。脉微弦、舌淡红苔白腻”

        “是低热,无甚打紧,我给你们开一副桂枝汤,服上三日,即可痊愈,药拿回去一包一天,三碗水煎成一碗水,一日早晚两次服用即可,诊费加药费四十五枚铜币。”

        大夫招呼伙计抓了药,下了医嘱,凌迟爽快付钱。

        大夫,您可知道城中哪家武馆教得好些?”

        “县中就一家七星武馆,馆主赵庆是气海境好手,附近几个县都是有名气的,气海境是第三境,前面还有第二境开脉境,第一境锻体境,后面我就不知道了。”馆主耐着性子讲解了一番。

        凌迟谢过馆主便带着姐弟俩离开了。

        “环环啊,咱现在去租个屋子先安顿下来,你知道哪里有牙人吗”

        “表哥,不用找牙人,我知道哪里有房子租赁,不过那个院子上个月刚死了人。”

        “那不怕,咱又没做亏心事,正好去看看能不能捡个便宜,只要不是跳井死的我都能接受。”凌迟是担心跳井的死的污了水源。

        “那个婆婆我见过,她给我拿过吃的,还给阿坤拿过她孙子小时候穿的衣服,听街上人说是老死的。”

        “走!咱先去瞧瞧再说,合适咱就租下来,也好早些给阿坤煎药。”

        凌迟始终相信的是眼见为实,街面上听来的不一定就准。

        鹤县不小,丁口有几千户,县城分南北两城,以及东市西市,官衙在北城,商贾富户多在南城,他们要去的院子在东市银杏巷。

        巷口种了两棵高大的银杏树,环环口中的院子在巷子最深处,占地不大,胜在有围墙围绕,保证了隐私性。

        凌迟叩响了院门上的门钹,不多时,便出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老人好奇的看着来访的三人。

        “老先生,小子凌迟,请问您老怎么称呼?    听说您这儿院子可以租,我带弟弟妹妹过来看看,方便进去吗?”凌迟看着这个面相庄严的老者表明来意。

        “老夫自号文山先生,你们进来看看吧,老伴儿走了,老夫不想触景生情,所以才想把院子赁出去。”

        院里种了棵枣树,还有几蔟花卉,开辟了一小块菜地,种了些菠菜萝卜小白菜,靠后的地方打了口井。

        老者见凌迟比较关注那口井,自己解释起来:“这口井打了十几年了,水从来没干过,水也甜,烧饭泡茶都很不错。”

        凌迟走过去,用轱辘绞上一桶水,浅尝了一口,入口甘甜,没有别的什么味道,放下心来。

        正对院门的是一间堂屋,堂屋左右各一间厢房,外面搭了一间耳房,充做厨房和柴房,小院最里面搭了间茅厕。

        能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了,凌迟心里很满意,回头望向环环,多少还是想征求一下她的意见,环环连连点头。

        “老先生,不知您准备租多少钱?小可准备租个五年。”

        老者一听起步就要租五年,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了。

        “每年算你3枚银币可好?”

        “如果我想买下来呢?”

        文山先生一愣,面前这个少年看起来面容稚嫩,岁数应该不大,却张嘴就要买下来,不由得让他心生怀疑。

        凌迟一见对方表情便知道,对方在怀疑自己能不能拿出这么些钱。

        “文山先生,小可凌迟,家里遭了灾,逃难来的,万幸还些银钱,故而想着在这人置办一份家业,忝作立身之本,也能照顾远房的表弟表妹。”

        凌迟见他面相和善,颇有几分文人风骨的模样,加上他后续还有事情想拜托这位老者,所以决定买下这处院子。

        文山先生一听这三个孩子身世凄惨,不由得心生同情。

        “罢了,你付三十五银币吧,老夫与你立契,房契老夫托人去办。”

        “多谢文山先生,还请先生立契时替小可与弟妹立下户籍,小可银钱不多,只能多给先生四五枚银币了。”

        凌迟见对方慈眉善目,身上还有些书生气,借机点出请对方帮自己落户的事情。

        “无妨,老夫托人办了就行,县里户籍管理得一塌糊涂,两个银币就能办。”文山先生片刻便拿出了契约。

        双方钱货两讫,还需要拿去县衙备案,换的新的房契。

        “房契与户籍老夫让人去办,明天就能交到你手里。”

        “谢过文山先生,不知我们兄妹什么时候能搬进来,现在还没地方住,让您见笑了。”

        凌迟一点儿也没有不好意思,后面的环环和阿坤恨不得马上住进来。

        “你们现在就能住,我在城北还有住处,过些日子就要搬去营州府城了,以后怕是不会再回来了。”

        文山先生显得有些伤感:“屋里还有些经史子集,就留给你们吧,还是要多读书啊。”

        凌迟看着文山先生一步步走远,对两个小的说:“你俩住左边那间,我住右边这间,赶紧去收拾收拾,给阿坤把药煎了,先让他休息吧,明天请个婆子回来,看看再看看家里需要添置些什么吧。”

        环环抱着阿坤,小声的说道:“我们又有家了!”

        人类都是感情动物,有了家便有了感情寄托,会觉得自己已经扎下根儿来了。凌迟自己也好,环环也好,都是这么认为的。

        搬完家第一件事应该做什么,吃饭。

        凌迟留下环环给阿坤煎药,自己上街采买。

        吃穿住用,锅碗瓢盆。

        雇了辆牛车拉回去,路过兵器铺子,又买了把二尺七寸的长刀,模样看起来像前世大汉朝的环首刀,只是缺了刀柄上的环,三四斤重,正好适合磨炼体魄。

        回到银杏巷已经接近午时,凌迟招呼车夫卸了车,便喊来环环帮着收拾这大堆的家伙事儿。

        买完一大堆东西,昨天劫来的钱还剩下七八十枚银币,二三百枚铜币。

        钱币被藏在了床底的青砖底下,看样子还能顶一段时间了,不过学武尤其费钱,特别是锻体时药材花费,更是不扉。

        不过没关系,那怡香阁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下次就去那儿去取钱。

        以暴制暴,以恶止恶,向来是他的生存之道,亦是生财之道。

        午饭以后,留下两个小的看家,给她们留了些铜币,以备不时之需。凌迟别着长刀,边问边找去了七星武馆。

        这个神神鬼鬼的世界,让人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必须马上加入一方势力。

        以求在弱小时期有个庇护之所,有个成长的时间,才能让他顺利活下去慢慢的认识这个世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