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在人间斩妖邪在线阅读 - 第四章反哺(小改)

第四章反哺(小改)

        可怜的狗爷正幻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连惨叫都不曾发出一声便见了永久的离开了人世。

        狗爷心跳停止的瞬间,凌迟忽然感觉到一股炽热的气息出现在身体里,让他精神为之一震,感觉浑身的力气都大了三分。

        “这是......金手指?”凌迟大为震撼,一时间弄不明白,但是不敢在现场多留。

        快速的打扫战场,狗爷浑身上上下下被摸了个遍,连藏在靴子里的短刀都被搜刮走了。

        快速收拾完收尾扬长而去,也不管尸体,就让他停尸在大街上,不知道明天第一个发现他的人会不会被吓出心理阴影。

        凌迟兜兜转转七扭八绕的回到了狗爷的贼窝,虽然环环说这儿就住着他夫妻二人,但他并没有轻易相信,谨慎是他的行事法则。

        小院没有院墙,只有篱笆扎了一道栅栏。

        这种栅栏对于十二岁的凌迟来说最不好进,翻又翻不过去,爬上去肯定会弄出声响,无奈的凌迟只好使用笨办法…拆。

        用狗爷赞助的短刀割断连接栅栏的细绳,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拆出来一人宽的口子,凌迟侧身轻松潜入。

        下午路过时他便留心观察了一番,没有发现狗槽,也没有听见狗叫,不然他绝对不敢这么大大咧咧的进来。

        小院只有三间房,这贼婆娘住的最里间,别问他为什么知道,那呼噜打得街上都听见了,怪不得狗爷不爱着家。

        无声潜入是每一个刺客的必修课,走路不发出声音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小手段。

        潜行到床边时,贼婆娘没有醒,拨开帷幔时,贼婆娘还没醒,短刀割断她脖子时,她醒了。

        但这时她的嘴里只能发出“嗬”“嗬”“嗬”的声音,深紫色的血迅速染红了床单,身体抽搐几下之后变得安安静静。

        “虽然不知道你手上有无人命,就凭你伙同你男人拐卖小孩这一条我就能宰了你,下辈子别睡那么死,也别打呼噜了。”

        凌迟等待了一小会儿,没有等到刚才那种炽热的气息,只能作罢。

        凌迟在屋里搜刮一圈,得到不少财物,还有书籍,来不及清点,随便找了块包袱皮裹起来,背在了背上。

        打翻烛台,看着帷幔起火,然后退倒着出了小院,走之前把栅栏搞得稀巴烂,绝不能轻易让人看出这是个只有小孩儿才钻得进去的口子。

        凌迟现在不敢去客栈,甚至不敢在外人面前露脸,只能去环环的窝棚对付一宿。

        窝棚里的环环始终不敢合眼,那个声音听起来很年轻的哥哥不知道能不能回来。

        不知道他能不能成功,更不知道他回来以后会怎么样,自己知道了他的事会不会被灭口。

        几个月前的环环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现在的她已经为生存挣扎了数月,知道考虑许多。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但是又没有人问过他们愿不愿意懂事这么早。

        正在胡思乱想的之际,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停在了窝棚前。

        环环的心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想开门又不害怕,想救弟弟,又害怕害死弟弟。

        “我听见你呼吸了,我自己进来了啊”

        凌迟扒开门口的木板,钻了进去。对上的是那一双红肿但清澈的眼睛。

        “那贼公贼婆已经被我宰了,要想让你弟弟活下去,这件事你最好烂在肚子里,和谁都不要说,包括你弟弟在内,不然哪天他失口说了出去,大家一起完蛋。”

        凌迟盘坐在稻草上,长舒了口气。

        自己同样稚嫩的身体,去操作这种任务,实在有些勉强,不过还算有些运气。

        “明天一早带你弟弟去看大夫,就说你们是我表弟表妹,我叫凌迟,逃难过来的,明白了吗?”

        “环环记住了。”环环知道,面前的表哥是假的,抱着弟弟,环环觉得又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别抱着他了,他是热病,你用凉水擦一擦他的脑门儿降降温,捱到天亮就好了,这有点儿吃的,你先吃一点,我听见你肚子叫了,我眯一会儿,没事不要吵醒我。”

        他从包袱里拿出刚才随手拿的馒头扔给了环环,环环也没有拒绝,生怕肚子再响会吵到这个很凶的少年。

        凌迟斜靠着稻草堆,双手抱在胸前,一时间,这狭窄的窝棚里,只剩下呼吸声。

        随即进入浅度睡眠,他不敢考验人性,他依然对环环有所防备。

        对于他们这对知情者的处理让他很是头疼,按理说直接干掉他们才是最优选,但是杀掉这对孤儿,他有些下不去手。

        但是就此不管必成后患,他担心自己去杀狗爷的事情,被狗爷的后台从环环嘴里问出来。

        罢了,先暂且带在身边,以后再想办法安顿,要么送去他处。

        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凌迟用着环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打来的水,擦干净了脸上身上的脏污,重新恢复成俊郎少年的模样。

        昨晚没机会清点财货,只能等到赁个住处,安顿好了再慢慢清点了。

        简单收拾一番便带着姐弟俩出发了。

        阿坤这小子发了一天一夜的烧,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做什么美梦呢,被凌迟抱在胳膊上,两边肩膀一动一动好像在做什么运动。

        来得太早,药铺还没开门,他带着两姐弟,在左近寻了个早餐铺,喝了碗粥。

        兴许是饿的,阿坤迷迷糊糊的眯着眼,任由姐姐一勺一勺的喂他喝粥。喝了粥之后精神头倒是好多了。好奇的盯着凌迟看。

        “姐姐,这个哥哥是谁啊。”

        “我嫩爹!”凌迟看着一脸懵逼的阿坤说道。

        “啊!这是凌迟哥哥,是咱俩的表哥,你发烧了,什么都不记得了,表哥,你不要逗他了,他话都说不利索。”    环环赶紧解释道。

        “姐姐,我们有表哥了是不是就不用去要饭了?也不用饿肚子了。”阿坤瘦了吧唧的小脸都是肉眼可见的开心。

        “好啊,我要饭养你啊。”凌迟调侃着阿坤。

        “表哥,我们要饭也能活下去的,没了那个人,我们会轻松很多的。”环环小声说道。

        “哈哈哈,我逗他呢,一会儿给他看了大夫,我给你赁个住处,好好活下去吧。”

        “这个事就这么定了,一会儿咱就看地方去。”凌迟斩钉截铁的说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