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在人间斩妖邪在线阅读 - 第2章 鹤县

第2章 鹤县

        葬坑大约有五尺深,凌迟一手一根凿子,对着头顶开挖,挖到双臂发酸也不能停下来,他知道,原身这种身体状态一旦停了,很有可能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咬着牙接着干,头上的泥土不断落下,又被凌迟垫在脚底成为逃出生天的阶梯。

        越凿越深,头顶的泥土越来越蓬松,随着关键的一凿子下去,头顶的泥土塌方似的垮塌下来。

        凌迟半个人被掩埋住,但却止不住哈哈的笑。

        他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他看见了夜晚中的星空,他逃出来了。

        刚逃出生天的凌迟并没有掉以轻心,他先把自己挖出来,然后快速离开了这个该死的地方。

        现在的他迫切的需要进食和休息,原身本就在这座荒坟附近放羊。

        这里靠着凌家村,凌迟悄悄靠近村子,确认马匪已经离开后,才潜伏回家。

        院子里一片狼藉,父母兄妹的尸体倒在血泊中。

        凌迟已经饿的头晕眼花,只能先填饱肚子再来处理尸体了。

        家里值钱的和食物都被拿走了,连铁器都没剩下一件。

        翻箱倒柜一番,最后终于在妹妹经常藏东西的地方找到几个杂面饼子。

        凌迟就着水缸里最后一点水,狼吞虎咽把几个噎人的饼子咽了下去。

        久违的饱腹感充斥着整个身体,这才感觉活了过来。

        马不停蹄在院中松软的菜地里,徒手挖了个大坑,将父母兄妹的尸体掩埋进去,然后一把火烧了屋子。

        村里一百多户,六百多人全部被屠,凌迟无法一一掩埋,确认没人还活着以后,他一把火烧了整个村庄。

        “连山寇,你们可千万别死在了我前头,早晚杀上门去,活剐了你们这帮杂碎,不然怎么对得起我的名字。”凌迟看着熊熊火光,心里暗自发誓。

        几个杂面饼实在吃不饱,一番劳动下来他又感觉到饿了,得想个办法先活下去。

        凌迟决定去鹤县落脚,去那里习武,去那里活下去,去那里变得更强。

        凌迟突然回忆起了什么,浑身一震:“怎么把这门呼吸法忘了。”

        他两腿分开,双手抱元,深吸一口气,嘴巴微张:

        “嘶!”

        舌尖抵牙齿,从牙缝吸气进气,快速有力,意想将天阳地阴之正气吸入丹田。

        吐息将吸入的气集中猛烈地从鼻腔中喷出,闭紧嘴巴,    喷气时全身用劲收肛,脚耻抓地,力发全身,如怒牛喷气状:

        “哼!”

        喷气完放松呼气,如此往复十二次算一个小周天,一百八十次算一大周天。

        这门呼吸法名叫极阳春雷法,是联邦三藩市唐人街一位老武师传给他的。

        凌迟替他宰了侮辱他女儿的帮派杂碎,武师为了报恩,教给他不少已经失传的武术。

        按照武师的说法,外炼筋骨皮,熬炼体魄。内炼一口气,强壮五脏六腑。内外合一才能更有利实战,凌迟曾多次被这“一口气”救命。

        老武师说这门内功练到最高深是可以练神和真意,神是武者的意志。

        只是在现代社会中,苦修几近灭绝,没有听说谁能达到炼神,真意更别提了,只存在传说中。

        行气一小周天,并未发现五脏六腑什么不妥,就是胃部泛酸,手有些抖,又饿得低血糖犯了。

        凌迟有些头疼,现在眼下身无分文,只能去县城里想想办了。

        索幸离得不远,凌迟只能慢慢朝着鹤县移动。

        他一边走一边观察四周,想补充一点水分。

        再找个傍身的物件,免得进了城没了倚仗,走出去四五里地,终于在山边一面黑色的石壁边看见一条小溪。

        凑过去一看,溪水清澈,有小鱼小虾在其中游走。

        如果有条件,凌迟是绝对不会喝生水的,但眼下也顾不得那许多,直接把脸埋进溪水里喝了个饱。

        抬头发现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倒映着一张陌生的脸,棱角分明的脸形配上高挺的鼻梁和剑眉星目。

        兴许是长期营养不良,显得身躯十分消瘦。

        喝饱了水,凌迟继续出发,刚走出没几步又倒了回来。

        “这不黑曜石嘛!”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正想喝奶,娘来了。

        捡起一块石头对着石壁开砸,只十几下,便敲下数块石头,这种黑曜石是做成石刀石针的好材料,打磨好了,会非常锋利    。

        捡起几块石头开始精修,不多时便修成了一把小石刀,几根筷子粗的石针。

        从衣服上撕下布条,将靠后的位置仔细缠了,充做护手,免得动起手来的时候打滑,出现意外。

        身上有武器傍身的凌迟安全感+1,如果不是现在还饿着肚子,他已经安全感大增了。

        不过对于吃饱饭,他心里已经有了章程。

        鹤山离鹤县十几里地,凌迟赶到鹤县时,深秋的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

        “还好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赶到,不然今夜可不好过。”

        凌迟一边将地上的泥灰拍在英俊的脸上,衣服上不用拍,已经够脏了。

        他前世就明白一个道理,人在没多大本事是的时候最好低调一些,才能更好的存活。

        黑色的泥灰瞬间把一个英俊少年变成了小乞丐,凌迟的连脖子上、手上都没放过。

        他知道,露出来的就是破绽,会要命的,现在还是太过弱小,等安定下来他再好好去了解这个世界。

        此时临近黄昏,白天出城的都得赶在这个时辰之前回家,现在排队进城的人还不少。

        如今皇朝南北皆乱,四处都需要粮饷,各地均有摊派,像边境西北道营州这种暂时安宁的地方,更要加派。

        可惜凌迟身无分文,而进城税一人两个铜币。

        神州皇朝只有金银铜三种货币,一枚金币在官方钱庄能兑换二十银币,而一枚银币能兑五百枚铜币。

        鹤山县的城门守卒只有四个,现在正挨个收着税呢,凌迟跟着人流慢慢挪动,准备找准时机混进去。

        “所有人都有啊,进城税一人两个铜币,交了才准进。”

        “这钱不是我们收的,也不是县令大人收的,是陛下收的,尔等都是我神州子民,要贡献自己的力量,帮助陛下剿灭南方夷人……”

        凌迟没心思听大胡子守城卒废话,他等待的时机已经到了,几辆马车都想先进城,从而堵在城门口,引起不小的骚动。

        他看准时机如泥鳅一般钻进人群,这是他前世跟着一位巴西人学的身法,适合在人群中刺杀逃亡。

        只是这具身体太弱,无法完美施展出来,趁着兵卒的注意力都在最前面的马车上。

        凌迟避过人群视线,快速钻进车底,手指死死的扣住车厢底板,脚尖顶住中间横梁。

        他现在四尺五的身量,在同龄人中着实不矮了,整个人壁虎般的贴在车底。

        随着车轮转动,马车渐渐驶入城内,凌迟在死死的咬着牙,用余光观察着街道两侧。

        待马车驶过一条小巷子,凌迟松开双手,身体一翻,钻进了巷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