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直播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27章 听听这是人话吗?!

第27章 听听这是人话吗?!

        陆青斐视线从许厘转向窗外。

        下一秒,她的目光微微一颤。

        某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陆青斐揉揉眼睛,颌首探寻,却毫无发现。

        可能眼花了。

        她没在意,继续挑食物。

        陆青斐多买了份吃的,写张便条,贴在上面,离开便利店前,声色不动地放在许厘旁边。

        许厘在聚精会神做题,没注意到陆青斐的动作,待她做完听力题,摘下耳机,准备换班,才发现旁边的三明治和温热的牛奶。

        便条上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许厘,没毒。

        许厘左右张望,没有发现任何人。

        她走到收银台询问。

        “谁知道是谁放的,我一天接触那么多人。”收银员没好气说,“到点了,赶紧换班。”

        许厘有些惘然,跟她换班,开启打零工。

        一个班四个小时,许厘下班,回到家,饿得慌,打开冰箱,里面空空如也。

        房租都要交不起了,哪里还有钱储存熟食。

        突地,许厘想起书包里的三明治和牛奶。

        她拿出来,借着微弱灯光看便签。

        既然写了她的名字,应该就是给她的。

        没毒,可信吗?

        纠结良久,许厘还是拆开吃了。

        甭管是谁,先填饱肚子再说。

        **

        时隔半月,找坟墓的小孩鬼再度来找陆青斐。

        “姐……”姐。

        毫无防备地,一根树枝闪现,只差3厘米,就会戳进陶晋的眼睛。

        “说吧。”陆青斐眸色沉静,“什么目的。”

        陶晋瞪大眼睛,分外无辜:“姐姐,你在说什么?”

        陆青斐右手握着枝干,左手有一下没一下抛着青铜古币。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她的声音平和,辩不明情绪。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陶晋收敛呆萌表情,眨眼间,变成一个清爽帅气的高中生。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

        陆青斐眼尾上挑:“骗了我,一句对不起就想一笔勾销?”

        “没有……”

        陶晋自知理亏,低下眼,悻悻说:“其实也不算骗,我偶尔才会变回原来的模样。”

        他深吸一口气,抬眼看陆青斐:“你查到我的身份了吧。”

        陆青斐懒懒地抬了下眼皮。

        不语。

        “我是被凌晋推下楼的。”

        陶晋说,“凌晋仗着他爸是凌白,经常欺负同学,我原来是想跟他讲理,让他不要再捉弄人。”

        陆青斐:“没本领还多管闲事,作死。”

        陶晋:“没办法,总要有人阻止。”

        陆青斐丢掉手中树枝,坐在岩石上,神情放松。

        “所以你是做鬼也不放过凌晋,纠缠他,结果被刘观云作法变了模样”

        “是的,身体变小,记忆全无。”

        陶晋干巴巴地扯了下唇角,“王妃说你能帮我。”

        陆青斐心中了然,又问:“你想让我替你申冤,还是彻底变回原样?”

        陶晋却摇头:“都不是。真相和样貌对我来说不是那么重要,我找你是想请你帮我救一个人。”

        陆青斐不假思索:“不帮。”

        “为什么?”

        “因为所以,科学道理。”

        “……”

        听听这是人话吗?

        跟一个鬼谈科学!

        陶晋盯着她:“怎么样你才肯帮我。”

        陆青斐抬眉,眸里泛着稀碎的光,笑着反问:“我为什么要帮你?”

        冥思苦想半晌,陶晋没头没脑说:“古币是正面,老天爷让你帮我。”

        闻言,陆青斐轻笑出声。

        他看不懂古币正反面,便认为那是正面。

        人类对幼崽总会不自觉心软。

        陆青斐肯帮六岁的陶晋,却不会帮十七岁的陶晋。

        女生轻盈的笑声在山林响起,与鸟啼声混淆在一起,溜进耳朵,仿佛悦耳动听的音琴。

        陶晋一瞬不瞬望着陆青斐。

        她眼型偏圆,五官精致,身姿纤细却不显娇弱,宛如一袭流水桃花,携着淡淡的清香气,极具生命力。

        如此女生,按理来说不会让人觉得畏惧。

        但陶晋是鬼,他对魂魄尤为敏感。

        陆青斐是危险的。

        同样,陶晋也知道他没有筹码跟她谈判。

        “任你处置。”陶晋低头说,“只要你肯帮我,无论是养小鬼,还是魂飞魄散,我都无怨无悔。”

        陆青斐将眼一弯,眸底笑意更深。

        陶晋顶着压力,恳求道:

        “请帮我救许厘!”

        陆青斐有些意外:“她怎么了?”

        “以凌晋为首的校霸经常欺负许厘,影响了她的学习和生活。”

        陶晋本来是想缠着凌晋,不让凌晋去找许厘麻烦,直到高考结束的,但没想到凌白请了天师。

        “求人帮忙就得有求人的态度。”陆青斐说。

        陶晋讶然,犹豫了会儿,才讪讪说:“许厘家里情况不好……”

        “详细点,别跟我扯宏观词。”

        “……”

        这人真是聪颖又冷酷。

        “许厘她爸家暴,她妈防卫过当,最后爸死了,妈坐牢了。”

        陶晋握紧拳头,沉着脸说:“凌晋知道此事,一直威胁许厘,先是不帮他写作业就告知全校,后又让许厘做他女朋友。”

        “求你帮她!不让流言蜚语和凌晋影响她!”

        陆青斐耐心听完,淡声问:“你呢?”

        陶晋:“什么?”

        “你父母呢。”陆青斐说,“你不想让你父母知道死亡的真相吗?”

        陶晋怔住。

        须臾,他垂下眼帘,低声说:“我没有父母。”

        他是孤儿,死了就死了,没有人会关心。

        朗朗日光有些刺眼,陆青斐稍眯起眼,视线落在陶晋身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这样,你去凌晋面前溜达一圈,我再决定要不要帮你。”

        此话听起来就像是在耍他,但陶晋别无选择。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我今晚去。”

        话落,陶晋又补充一句:“你记得考虑。”

        陆青斐仿佛听到笑话一般,扑哧笑了声:

        “这么谨慎干嘛,我看起来像是言而无信的人吗?”

        “……不像,但你会糊弄鬼。”

        她在师兄们面前乖巧无害,在寻常人面前温和有礼,在鬼面前……不按常理出牌,笑意松散,又有点不着调。

        这年头做鬼真不容易,还要提防被人骗。

        哎。

        陶晋暗暗叹气。

        **

        陆青斐炼制好醒神丹,准备今晚直播售卖。

        路边的野花不知何时盛开了,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陆青斐漫步走回宗门,踏上高阶台阶。

        有所察觉,她偏头望去。

        海棠树下,谢云寂手握竹枝练剑招,他头发没剪,高高束着,身形挺拔修长,招式仿若刻进骨子里,闭眼都能利落使出来。

        陆青斐定定看着大师兄。

        修真界的记忆涌了上来。

        那时,陆青斐的修为还只有六境。

        她跟师姐到汨罗境历练。

        斩杀道行颇深的骷髅妖,拾取妖丹。

        岂料,关键时刻。

        五长老的大徒弟乔珏甩出一道剑光,势要夺走妖丹。

        剑风刮过,弄乱了陆青斐的头发,她抬手,把翘起的碎发压下。

        “乔师兄,你抢东西未免也太光明正大了吧。”

        “骷髅妖可是百年难得一遇。”乔珏朝陆青斐笑得暧昧,“陆师妹,修行之事怎么能叫抢呢。”

        “好有道理。”

        陆青斐虚心求教,“阴沟里的老鼠见到乔师兄,是不是都得唤你一声爹。”

        “你——!”

        乔珏对陆青斐向来不满。

        她明明是个废物,却霸占着掌门徒弟之位。

        平日仗着师兄师姐们的宠爱,肆意妄为。

        频繁坏他的好事。

        乔珏眼里容不下陆青斐,便想借此机会,教训她。

        “修行向来是胜者为王,强者为尊,陆师妹莫要怪师兄不客气了。”

        厉风从陆青斐耳畔呼啸而过,将她身侧的山峰劈开一道裂缝。

        “乔师兄。”

        鬓发随冷风轻晃,陆青斐立于峭壁上,轻笑道:

        “猜猜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箭快。”

        “符术这种不入流的东西,也配敌我剑术。”

        不自量力!

        乔珏讥讽看着她,使出拭圣剑招,陆青斐毫无畏惧,术法出箭。

        剑风猎猎,箭意蛮横。

        二者相撞,迸发出刺耳的尖锐声音和滋滋火花。

        师姐拿到妖丹,环顾四周,发现陆师妹跟人打得正酣。

        “师妹,别打了,妖丹到手了!”

        “师姐,你跟我说没用。”陆青斐说,“我是单方面被打的那个。”

        “狗屁!”乔珏气炸了。

        不断被激怒,剑招又占不到上风。

        陆青斐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她不是个不务正业的宠物吗?!

        乔珏咬牙蓄力,百剑归一,直击陆青斐。

        陆青斐掐诀,焰箭再挡。

        忽而,一道凌厉肃杀的剑刃横空飞来,将两人拉开。

        孤沧剑意先斩碎乔珏的百剑,后拦截陆青斐的焰箭。

        焰箭拦得迟,汹猛的灵力翻涌,乔珏差点一个趔趄摔倒。

        你大爷的!

        哪个臭小子!

        他稳住身躯,凶狠瞪向罪魁祸首。

        只见谢云寂手持孤沧剑,站在陆青斐身前。

        乔珏迅速变脸,不正经笑道:“我跟陆师妹不过是比试玩玩,谢师兄怎么来了?”

        陆青斐瞬息敛起灵气,指着乔珏说:“大师兄,乔师兄想挑战掌门的四个徒弟。”

        乔珏怒喝:“你胡说!”

        谢云寂冷傲看着乔珏:

        “乔师弟若想寻人比试,我随时奉陪。”

        乔珏目光阴沉看向陆青斐。

        此女心机颇深,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骷髅妖丹落入她手里,谢云寂又在,抢是不可能抢得到的。

        乔珏只能作罢,揣着一肚子怒火,御剑离去。

        -

        如今,望着谢云寂。

        陆青斐觉得拿剑的大师兄比拿竹枝的大师兄顺眼多了。

        谢云寂余光瞄见她,收起竹枝,回首看去。

        小师妹迎着光,安静站在台阶上,眼神恍惚。

        谢云寂打量她三秒,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