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直播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26章 当之无愧的财神姐

第26章 当之无愧的财神姐

        奚韵百忙之中抽空见陆青斐,一是因为她的书法,二是因为她的直播。

        “多谢奚总的好意,不必了。”陆青斐语气委婉。

        奚韵也不觉得意外:“能否问下原因。”

        “我没有相关工作经验,平日也不怎么看综艺。”

        陆青斐目光毫不回避地对上奚韵的眼睛,语气稀松平常,“职位讲究一个适岗适才,我还是不要占用社会资源了。把机会留给合适它的人。”

        一旁的小助理心里土拨鼠尖叫。

        神tm社会资源。

        奚韵抿唇浅笑,没强求:“我们有联系方式,陆小姐若是改变想法可以随时找我。”

        陆青斐笑:“感谢。”

        助理提醒奚韵,跟别人约的时间要到了。

        咖啡厅外,停车场。

        黑色的奔驰。

        助理坐在驾驶座,扣上安全带后,扭头问后座的奚韵:

        “奚总,她的书法能解决您的头疼,这事您为何不同她直说?”

        奚韵是一年前有的头疼症状,她去医院检查,但查不出任何问题。

        医生说她工作劳累,身体负荷不起,多休息就好。

        但一年过去,头疼却越发严重了。

        助理告诉奚韵,柳真颜试图接触陆青斐,她便去看了眼陆青斐的字。

        没想到,疼得骨裂的头竟出奇不疼了。

        像是一阵和煦的春风吹拂一朵欲坠的花。

        焕发生机。

        “还没摸清情况,不能透露。”

        奚韵垂首,视线追随着一笔一画,在宣纸上游走,头也没抬说:“谈判场上,最忌讳先一步暴露弱点。”

        **

        奚韵前脚刚走,韦泽后脚就风风火火走了过来。

        “那不是奚韵吗,”韦泽拉椅子坐下,噼里啪啦就问,“你和她认识?”

        “不熟。”

        陆青斐单手托腮,眼睑懒懒耷拉着,神色惬意。

        “你认识奚韵?”

        韦泽:“云城的人都认识啊。”

        陆青斐摆出愿闻其详的姿态。

        “奚韵,原名柳韵,是柳家的假千金。”

        “九年前,云城出了一则笑话。名门之家柳家的千金竟然不是亲生的!”

        “真千金被接回柳家,假千金奚韵被扫地出门,成了个落魄少女。而她的亲生父母只疼爱养了十八年的真千金。”

        “身无分文的奚韵无家可归,一个月后,彻底消失。大家都以为她死了。”

        “直到三年前,ln娱乐公司异军突起,打造的几档《华夏宝藏》、《荒野求生》、《了不起的简牍》等综艺爆火全网,它背后的创办人逐渐出现在大家视线内。”

        “这时候,大家恍然大悟,奚韵,不就是当初的柳韵吗?假千金变真总裁,柳家岂不是要哭倒长城!”

        韦泽绘声绘色讲完,有些口渴,猛喝了杯咖啡,继续说:

        “柳家你应该知道吧,上回跟你连麦的柳真颜,柳家老爷子。当年就是他把奚韵赶出家门的。”

        陆青斐听得滋滋有味,指尖轻轻摩挲着杯壁。

        “没了?”

        韦泽抓起桌上几块酥饼,囫囵丢进嘴里,“没了啊,你还想有什么?”

        “打脸虐渣火葬场。”韦泽耸肩,“这些都没有。”

        陆青斐兴致缺缺。

        韦泽猛然想起什么,忽而神秘兮兮说:

        “不过,我有听到另一个怪诞版本。”

        陆青斐来了兴趣:“怪诞版本?”

        “说是真千金柳以恩出生后,柳家人能听到她的心声,以为撞邪了,便把柳以恩送出去,转而收养奚韵。直到柳以恩十八岁在书法界锋芒毕露,他们才接回来。”

        韦泽压低声说:“你就说这传闻离谱不离谱,怪不怪!”

        正经事他不知道,小道八卦,他信手拈来。

        陆青斐思索两秒,波澜不惊地说:“还好。”

        听心咒,也能窥探别人心声。

        不过听心咒毕竟是禁术。

        善解人意的三师兄知道她学后,额角都控制不住狠抽。

        宴归来鲜少愠怒:你怎么什么都练,天才了不起吗!

        盲目宠爱小师妹的钟秦冲出来:天才师妹就是了不起!

        谢云寂面无表情:练禁术无异于自戕。

        而小师妹无辜脸:是听心咒先动的手。

        韦泽见她一如既往的镇定自如,悄咪咪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玄学加武曲星转世,见过的世面就是多!

        陆青斐完全不知道,她在韦少爷心里的形象又高大了三厘米。

        稍许。

        陆青斐轻声开口:“凌白和陶晋有线索吗。”

        韦泽把整理好的资料拿出来,递给她。

        “凌白确实有个儿子,不过不是六七岁,而是十七岁,叫凌晋。至于你说的陶晋,这人半年前自杀了。”

        陆青斐短暂地诧异了下:“自杀?”

        韦泽点头:“陶晋,一中学子,因压力过大在学校天台跳楼自尽。”

        陆青斐垂眸查阅材料,上面确实显示为自杀,但年纪……不是六七岁,而是十七岁。

        “我妈说凌家前几个月闹鬼,害得凌晋魂不守舍,差点出车祸。”韦泽说,“他们找天师作法驱邪,才慢慢好了。”

        陆青斐轻撩眼皮看他,映着日光的瞳仁宛如纯正的墨玉,隐含流质内里。

        “韦警官知道凌家找的是哪位天师吗?”

        “刘天师。”

        刘观云。

        他在玄学造诣确实深。

        毕竟不是谁都能看得到陆青斐身上不小心沾到的细微邪气。

        “是不是有什么惊天案子,”韦泽不明觉厉,仿佛看到了二等功在跟他招手,“又有文物被偷了吗?”

        “没有。”

        陆青斐口吻真挚,“有韦警官在,犯罪分子不敢出击。”

        韦泽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别韦警官了,叫我名字就好。”

        陆青斐给他投去一个至纯至善的目光。

        韦泽:“!”

        五好市民非你莫属!

        “既然没有案子,那你找凌家和陶晋的信息是……?”

        “他们都是一中的。”陆青斐说,“我打算去一中面试,想先了解清楚他们的学生。”

        她的回答有条不紊,又情真意切。

        职业不分高低贵贱。

        韦少爷最欣赏靠自己手脚吃饭的人了,他颇为热情说:

        “你还想知道什么,能帮忙,我肯定帮你!”

        陆青斐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这些资料够了,多谢。”

        韦泽啧啧赞叹。

        明明懂得玄学和武术,却还要找一份培育祖国花朵的工作。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啊!

        他要向她学习!

        动力满满的韦少爷当即决定去城东巡视一圈。

        今天也在为人民服务,敬礼!

        **

        陆青斐直播是做五休二,今天恰好是休息日,她没急着赶回玄天宗。

        奚韵花了十万购买她的书法作品。

        当之无愧的财神姐。

        无他,唯钱多尔!

        掌门师父和师兄们专注于一亩三分田,并不想要电子设备,但没有传文笺,无法隔空对话。

        她还是得搞个手机给他们。

        不然想联系都联系不到。

        陆青斐用卖书法的钱购置一堆物品,心满意足地走进便利店买吃的。

        暮色时分,橘黄色阳光洒进便利店一角。

        陆青斐在琳琅满目的货架栏挑选面包时,余光瞥见隐秘角落坐着的女孩子。

        许厘身穿便利店员工服,戴着有线耳机,在低头认真做英语试卷。

        收银台有人,她应该是来换班的。

        陆青斐余光瞥见许厘洗得泛白的帆布鞋,拿三明治的动作稍顿。

        校服是干净整洁的,眉眼是遮不住的倦怠。

        有点像是当初的她。

        陆青斐视线从许厘转向窗外。

        下一秒,她的目光微微一颤。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