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直播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24章 神了!辟谷丹治好了我的暴食症!

第24章 神了!辟谷丹治好了我的暴食症!

        “是的。”

        陆青斐鬼话张口就来,“哥哥病危,生前最喜欢关公像,想着买来烧给他。”

        她话说得真诚,安若瑄信了。

        “全世界仅此一条,你让你哥哥换个喜好吧。”

        陆青斐眼底划过一丝惊讶:“只有一条?”

        “一寸缂丝,一寸金。”安若瑄说,“这个关公人像丝绸是凌家专门定制,用特殊材料所做,世上仅有一条。”

        “哪个凌家?”陆青斐追问。

        金玉说:“凌白,律政界的翘楚。”

        陆青斐对律政界不怎么了解,但也听说过凌白的事迹。

        凌白只接法律援助案件,是出了名的为人正直,且实力极强,经他手的案件,基本以胜诉结尾。

        “你哥哥得了什么病?”金玉惋惜地看向陆青斐,“我认识一些医生,可以帮你引荐。”

        陆青斐叹了口气:“说来话长,我就不说了。”

        金玉以为她不想提起伤心事,也就没追问,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会好的,别担心。”

        陆青斐肩膀轻垮了垮。

        金玉原本还想给借此机会给她介绍蓝染工艺,但听她说哥哥病重,便自动脑补了哥哥在重症病房,妹妹悉心照料的心酸故事,忍着收徒的渴望,没多聊,放人走了。

        下次,一定会有机会的!

        从染坊出来,陆青斐回了天极宗。

        凌家的信息,她在网上查不到多少,以她的身份,她也靠近不了凌家。

        陆青斐坐在台阶上,打开鲸鱼,百无聊赖地看粉丝榜。

        榜一粉丝叫“不好好工作就得回去继承千万家产”。

        她好奇地点进去,看对方的主页。

        [该死的迈巴赫!害我上班迟到一分钟。今天也在为人民服务,敬礼.jpg]

        [可恶!档案材料怎么那么少,我一上午就干完了!今天也在为人民服务,敬礼.jpg]

        [爽!抓到了盗取文物的犯人!今天也在为人民服务,敬礼.jpg]

        ……

        地主家的傻儿子,ip地址云城……这不是处在实习期的韦泽嘛。

        她记得韦泽的韦家也是个豪门,因为姓氏和行事低调,所以存在感不太高。

        陆青斐直接给韦泽发私信,问凌家的情况。

        不好好工作就得回去继承千万家产:[打字不方便,要不我们电话沟通?]

        这位体恤民情的少爷比她还要懒。

        陆青斐把电话号码发过去,韦泽很快打来电话。

        “哈哈,你怎么发现是我的?”

        “……警官,你的反侦察课及格了吗?”

        “及格了!”

        “……”寒暄过后,陆青斐直奔正题,“向你请教个问题,凌家是不是有个六七岁的儿子?”

        “不知道啊,我不关心家业,不了解生意伙伴。”韦泽以为陆青斐发现了惊天事,忙说,“我问问其他人,是不是有什么大案子?”

        “没有。”

        韦泽遗憾地啊了声,但还是十分有激情:“等我查好资料给你!”

        “多谢。”

        天极宗向来安静,接下来的五日,陆青斐都没出过天极宗。

        她一边修行直播,一边炼制醒神丹。

        直到奚韵百忙之中抽一天空,约她线下交易。

        韦泽也查到些信息,正好见面谈谈。

        陆青斐出门都会去看二师兄,这天也不例外。

        没有人注意到,一条评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商品评价:

        神了!辟谷丹竟然治好了我的暴食症!

        **

        是日,天朗气清。

        路上熙来攘往,重重高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钟秦啃着面包,坐在长凳上,目光遥望前方。

        褚濯困解:“你在这干什么?”

        “我在这蹲我小师妹。”钟秦顶着着满口余香说。

        褚濯:“???”

        蹲?

        这个词就用得很灵性了。

        不过同剧组相处下来,褚濯对钟秦也有所了解。

        一个形象好,身手佳的怪人。

        影戏基地,人流量很大,一波接着一波的人从眼前走过。

        又有一群人走来,褚濯问:“这乌泱泱一片,你怎么知道哪个是你小师妹?”

        钟秦说:“我有特殊认妹技巧。”

        “什么技巧?”

        “长得最好看的那个。”

        褚濯:“……”这技巧还不如没有。

        钟秦偏头,斜了他一眼:“你离我远点,别让我师妹看到了。”

        “怎么,你怕你师妹看见帅气的我,走不动道?”褚濯是明星,长得不差。

        钟秦白了他一眼:“我师妹不让我和傻子玩。”

        走不动道?放屁!

        小师妹的师兄哪个不英俊帅气,怎么可能会看上褚濯。

        褚濯被怼,都气笑了:“你清高,你有师妹了不起!”

        钟秦慢悠悠说:“有师妹谁都了不起。”

        褚濯对钟秦一见如故,却互相嫌弃,经常斗嘴。

        见钟秦得意忘形的样子,褚濯愤然掏出手机给妹妹发消息,让她来探班。

        谁没有妹妹似的。

        二十分钟后,剧场传来妹声一片。。

        “师——妹!”

        “妹!”

        “师——妹!”

        “妹!”

        路过的人疑惑不已,怎么都在喊妹?

        莫非这年头不流行喊妈了,流行喊妹?

        褚濯:“猜猜是你小师妹先到,还是我妹妹先到。”

        不理会鹦鹉学舌的褚濯,钟秦已经激动地站起来。因为他蹲到小师妹了!

        下一秒,褚濯不遑多让也蹭地站起身。因为他也蹲到妹妹了!

        褚濯和钟秦大步流星奔妹而去。

        同剧场的演员看得目瞪口呆。

        他们两个吃错药了吧?

        “师兄,你怎么走这么急?”

        “我来了,快打钱。”

        两道清脆女声同时响起。

        钟秦和褚濯止步,前者喜上眉梢,后者肉疼心痛,为了攀比妹妹,他花了大价钱请亲妹过来。

        钟秦身上穿着月牙白古装,戴着的长发束成了个高马尾,宛如意气风的少年郎。

        他笑说:“师妹,等下二师兄有场戏,要不要看看?”

        小师妹不是体修,但向来最喜欢看师兄们练剑。

        褚濯不甘示弱:“妹,等下哥也有戏,你留下来看!”

        钟秦凉凉睨他:“你怎么还在这里?”傻子会玷污小师妹的眼睛。

        褚濯冷哼一声:“这又不是你家,再说了我亲妹在这里,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

        陆青斐视线在他们两个转了转,“二师兄,这位是?”

        钟秦不情不愿介绍:“一个剧组拍戏的。”

        褚濯脸上洋溢笑容,对陆青斐说:“褚濯,妹妹怎么称呼?”

        钟秦:“我小师妹拥有世上最好听的名字,陆青斐。”

        陆青斐礼貌笑:“你好。”

        “青斐妹妹啊,你好你好。”

        褚濯拉过自家戴着耳机,自顾自玩手机的亲妹,“这是我妹,褚潼,亲生的!”

        特地强调了最后三个字,你的只是小师妹,而我是骨血亲情!

        哈哈哈,这回是你输了!

        褚潼摘下耳机,没好气地推开褚濯的手,“哥,你抽什么疯?”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