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直播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17章 我们不搞玄学的

第17章 我们不搞玄学的

        沈南湘脸色大变:“彩瓷是不是不能回古墓了?”

        “韦警官会护送文物到博物馆的,不用担心。”

        陆青斐顿了顿,问道:“你知道他是什么职业吧?”

        虽说沈南湘是古人,但好歹活了数千年,应该知晓警察是值得信赖的存在。

        沈南湘神情稍缓,点头:“知道,高冷指挥官。”

        陆青斐沉默无语。

        她就不该问。

        听韦泽说刘观云也会来,陆青斐特意多留了会儿。

        “刚才,那个谁……”韦泽不知如何称呼沈南湘,鬼?王妃?好像都不太礼貌。

        陆青斐意会他的欲言又止:“还在,但你看不见了。”

        她收回妖气,别人就看不到沈南湘了。

        韦泽似懂非懂,没多问,选择去看面如死灰的梅开寒。

        *

        三师兄的妖气在掌心跳跃。

        陆青斐眺望天际的霞云,眼瞳悠悠一转,唇畔浮现出笑容。

        意外收获。

        沈南湘抠手指,支支吾吾道:“那个、那个……”

        陆青斐侧眸:“哪个。”

        “你能不能烧本小说给我?”沈南湘叹气道,“我还没追到大结局,按照作者的更新节奏,距离完结还得一百三十五年。”

        彩瓷进博物馆,称得上安全,不用担心被盗墓贼盗取,沈南湘会进入转世轮回,不再依附在陶瓷。

        陆青斐:“你觉得一百三十五年后,作者还活着?”

        沈南湘焕然神采,欣悦笑说:“也是哈,那我在奈何桥等作者大大好了。”

        作者:救命!读者在奈何桥等我!

        看着沈南湘,陆青斐露出思考之色。

        若是每个文物都有一个沈南湘,考古学家估计做梦都在笑。

        不用过多钻研,便能知晓文物的前世今生。

        考古界的狂欢,让文物交代自己的历史。

        半晌,陆青斐在心里否定了这个的想法。

        沈南湘太委屈了,不能再来一个了。况且,要是都让文物自己阐述前世今生,那考古学家干什么?当吉祥物吗?

        远处警鸣声响起,越来越近。

        警察来得很快,效率极高。

        陆青斐看准目标,径直朝清癯老爷子走去,将恢复原样的符纸递给他。

        “刘天师,多谢你的符纸。”

        刘观云和徒弟都有些意外,没想到真的有借有还。

        刘观云接过,顺口问了句:“天极宗是哪个道观?”

        他在各种渠道搜寻,都没有找到天极宗的信息。

        陆青斐微微笑道:“不是道观,我们不搞玄学的。”

        她仿佛在说“我是科学至上主义者,不信玄学的哦”。

        刘观云尚未启唇,中年警察便唤他过去。

        陆青斐心系直播,没久留,还完符纸就走了。

        抓捕梅开寒,全面搜寻房子看是否有其他非法文物。

        一通下来,忙里忙外。

        中年警察瞄见韦泽在玩手机,拍了下他的后脑勺:“吩咐你的事情如何了?”

        “陆小姐不要锦旗,她说关注账号就算是谢她了。”

        “还有这种好事?”中年警察狐疑,“是不是你抖机灵,为了省钱省脑,不给人家锦旗?”

        “冤枉啊,她是真的说关注账号就可以了!”

        中年警察在信与不信徘徊时,韦泽招揽道:“要不,你们也关注一下?”

        刘观云的徒弟兴致盎然:“好呀。”

        大聪明徒弟在关注主播,师父在拧眉不解。

        这房子的邪气忽闪忽灭,真是怪异。

        刘观云脸色凝重,余光瞥到徒弟的手机屏幕,是主播的主页。

        头像是天极宗的石门照片,昵称叫“我在人间直播修仙”。

        思起陆青斐说的话,刘观云心情格外复杂。

        不搞玄学,但修仙,是吧?

        “师父,”徒弟幸灾乐祸说,“她比我们还要迷信欸!”

        五十步笑百步,搞玄学笑修仙。

        刘观云拿过徒弟的手机,眯眼看清头像下的字,不由得一怔。

        主播个人介绍——

        我本尘世人间客,一朝入道逍遥乐。

        *

        “刘天师,你这次真是神了!”韦泽毫不吝啬地揄扬。

        刘观云莫名被夸,斜了眼他。

        韦泽:“你教的徒弟超强,我心里本来还有点不信玄学的,经过这回完全信了,彻底信服!”

        刘观云的徒弟颇为诧异,指了指自己:“我、超强?”

        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韦泽把他的手拿下,“不是你。是另一个徒弟,陆青斐。”

        “幸好刘天师提前让她来了,不然梅开寒就拿着文物跑了,还有那个什么铁汉柔情的邪物,超级阴森。”

        刘观云额角青筋狠狠一跳:“邪物?”

        “对啊。”韦泽四顾张望,耸肩道,“现在看不到了。”

        刘观云想起若有若无的邪气,心下一凛,不显山露水,只肃了神色。

        看来是陆青斐打着他的旗号,处理邪气,又利用韦泽做目击证人,全身而退。

        她太令人捉摸不透了。

        刘观云拧眉沉思,半晌,大致理出个思路。

        天极宗大概率是捏造的。

        不是什么正规玄门学徒,行事神神秘秘,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练邪术的野道士。

        想不通。

        明明瞧着根苗正红的样子。

        为什么偏偏要走歪门邪道?

        **

        凌霄山旁侧山峰,树林与水源比凌霄山好,陆青斐这几个月没事,都会跑到那里呼吸新鲜空气。

        顺便拾捡死人的纸元宝。

        没有黄表纸,陆青斐通常裁剪纸元宝,当作黄表纸用。

        威力虽然会弱化,但谁让它不要钱呢。

        暮色四合,太阳慢慢地沉入地平线,留下一片金红色的余晖,像是熔金般洒满山林。

        晚风拂过,带着一丝冷意,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陆青斐倚靠在苍翠欲滴的大树下,左手手腕绑着的红色发带随风飞舞。

        她抬手搭在眉上,眺望远处的墓地。

        别说,她这种蹲点行为挺像贼的。

        太阳隐没,天地间昏暗一片,陆青斐出行。

        她择根野草,慢悠悠地走到坟墓前,低头弯腰捡纸元宝。

        可还没碰到,一阵阴冷的风便将纸元宝吹走。

        陆青斐改而拾捡另一个纸元宝,却再度被吹走。

        凉风拂动黑色长发,擦过皙白脸颊,她站直身躯,定定望着杂草丛。

        哪个不怕死的家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