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直播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15章 你管这个叫求啊!

第15章 你管这个叫求啊!

        韦泽讲冷笑话,一是为了活跃气氛,让陆青斐不害怕,二是为了逼自己尽快冷静下来。

        结果她半丝惊恐的情绪都没有,话也说得条理清晰,只有他一个人在自娱自乐。

        韦泽问:“你呢?”

        陆青斐:“我能处理。”

        “那你小心。”

        韦泽见她如此淡定,以为刘观云也收她为徒了。

        陆青斐:“三,二,一……”

        一字落下,还没搞清楚情况的韦泽下意识往门口冲。

        陆青斐将手搭在楼梯扶手,借力,体态轻盈地跃起,直奔高位,口袋里捏的符箓也像扑克牌般飞了出去。

        就在她离开的时候,阴影如千斤坠砸向原先的位置。

        砰的一声巨响!

        只闻其声,却不见任何凹陷。

        死穴被符箓遏制,阴影懵圈了。

        韦泽回头看去,惊惧后怕,又觉得匪夷所思。

        动作如行云流水,气势似杀伐果断。

        ……肯定不是第一次打架!

        主修考古,辅修武术?

        陆青斐眼睫低垂,整理衣袖,遮住手腕的红色发带,她走下楼梯,停在阴影跟前。

        阴阳之道,太极图中黑鱼代表阴,阴属静,谁动谁就会被攻击。因此,陆青斐先韦泽一步迈腿,以己作饵。

        于是乎,她这个月的三张符全都用完了。

        第一张灭厉鬼,第二张给二师兄辟邪,第三张……是什么东西?

        陆青斐弯腰,细细打量黑不溜秋的团子。

        是一把长着毛茸茸耳朵的流星锤。

        她伸手rua它的耳朵。

        qq弹弹。

        手感还挺好。

        “你……”韦泽望着陆青斐良久,终于忍不住发出疑问,“不是考古专业的吗?”

        陆青斐脑海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轮廓,顷刻,又似烟雾般散去。

        她拽回思绪,看向韦泽:“体育课锻炼了下身体。”

        韦泽欲言又止。

        锻炼了下,能有这身手?

        咋的,你是武曲星转世?

        陆青斐慢条斯理地补充一句:“我喜好和平,不爱打架。”

        韦泽更沉默了。

        恍惚间,他猛地瞧见她手中散发着邪异不祥气息的黑团:“那什么玩意!”

        陆青斐:“一把萌态的流星锤。”

        萌态流星锤?

        铁汉柔情?

        韦泽干咽一下,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身手不凡,又懂玄学。

        古有林先生抓僵尸,今有陆小姐揪邪物。

        “我…我去盯着梅开寒,以免他逃了。”所谓术业有专攻,玄学他不懂,他还是去做他能做的吧。

        韦泽拔腿跑,一溜烟,人就没影了。

        客厅变得静悄悄。

        锤子筛糠似的颤抖,像是怕极了陆青斐。

        “你为何会有我三师兄的妖气?”

        “阿巴阿巴……”

        锤子叽里咕噜不知道说的是哪种语言,陆青斐没听懂。

        想了想,她问:“偶然所得?”

        锤子弯弯耳朵,以示点头。

        得到答案,陆青斐手上力道加重。

        锤子边张牙舞爪,边含糊不清地祈求放过。

        “我…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陆青斐充耳未闻,不带一丝犹豫,从它体内抽出妖气,字句清晰地说:

        “此地华夏,妖鬼禁乱。”

        阴风翻涌,黑团消失殆尽。

        *

        别墅花园,草植茂盛,花团锦簇。微风吹拂而过,裹挟着浓郁的花香扑进鼻腔。

        陆青斐微微蹙眉,抬手捂了捂鼻子。

        韦泽拦住梅开寒,两人吵闹声响起,对峙片刻,隐有暴动的迹象。

        “小心我告你利用职务之便,强闯民宅!”

        梅开寒狠话放下,正欲动手,毫无预兆的,腿弯被人从身后踹了一脚。

        他吃痛跌下身子,又被一脚踹中后背,跪伏在地。

        “谁?!”

        太阳西落,有些冷,陆青斐双手插进外套兜里,站在梅开寒面前,俯视他,温和开口:

        “梅先生,我求你件事。”

        “???”韦泽的世界观被刷新了。

        你跪下,我求你件事。

        你管这个叫求啊!

        陆青斐下手又狠又毒,梅开寒双腿灌了铅似的,一时无法站起来。

        “你算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

        他面容阴鸷,伸手试图抓住陆青斐,却被她反手桎梏。

        无法挣脱。

        陆青斐眼神示意地上的方盒,“韦警官,麻烦打开盒子。”

        既然梅开寒不愿意配合,她也没必要跟他浪费时间。

        “那是我母亲的骨灰盒,你们干什么?!”

        梅开寒拼命挣扎,脖子和额头青筋绽起。

        韦泽动作很快,拆开方盒,里面并不是什么骨灰,而是丢失的五彩龙纹瓷盖罐!

        梅开寒见状,不再负隅顽抗,而是说:“只要你肯把它给我,我能助你掌控楚国。”

        掌控楚国相当于让陆青斐登基。

        资本家叫她逐梦职场当社畜卷王,守墓人助力她称帝,哦不,现在应该是当市长吧。

        “你要是想收买我,直接v我五十。”陆青斐松开他的胳膊,重新把手抄进口袋,“v我五十,助我修仙。”

        梅开寒:“……?”

        这么容易,五十万就打发了?

        “非法盗取文物,梅开寒,你糊涂啊!”韦泽看向梅开寒,愤愤道。

        我为你两肋插刀,你盗我国家宝藏。

        太可恨了!

        梅开寒额上冷汗涔涔如滚珠落,喝道:“她是我的!”

        陆青斐:“它是国家的文物,不是你的。”

        “它是王妃的东西,就是我的!只属于我!”

        梅开寒发疯中,手上戴着佛珠的绳子被扯断,佛珠散落一地。

        一颗圆润佛珠滚到脚下,沈南湘回头望了眼梅开寒,讥讽道:

        “呵,虐妻的男人真丑陋。”

        看来睿王妃没有忘记千年前的事情。

        古代虐恋情深,现代佛子爱女鬼?

        陆青斐转换思路,对沈南湘说:“我跟他说不来,你来说吧。”

        话音落下,她抬起白净五指,将掌心的妖气注入沈南湘额间。

        梅开寒瞪视陆青斐,视线内倏地出现熟悉的金缕衣,他双手颤抖如癫痫。

        那面如白瓷,眉似柳叶的女子……是王妃!

        凭空出现一个人,吓得韦泽一个激灵,往后退两步,脸色苍白三分。

        他惊愕地瞪大眼睛:“这谁啊?”

        陆青斐:“王爷,王妃已经在城墙挂了三天三夜的王妃。”

        韦泽:“……”

        这特么不是假的吗!

        韦泽深呼吸,紧绷的神经刚松弛下来,后一秒,突然想起什么——

        他瞳孔一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