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直播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14章 自有我辈出手!

第14章 自有我辈出手!

        沈南湘疑惑:“认识谁?”

        “梅开寒。”

        “认识啊,他是守墓人嘛。”

        陆青斐笑笑,没追问。她低头看手机,纤长的黑睫在眼睑落下淡淡的阴影。

        沈南湘又换了身青桔的古装长裙,眼珠子在陆青斐身上流转,遽然说:“你优雅得像只猫,有迷迭香的气质。”

        陆青斐抬首:“?”

        睿王妃的脑回路,她不太懂。

        穿过十字路口,拐弯便到云城分局了。

        “陆小姐。”

        一个惊喜男声蓦地在身后响起。

        陆青斐转身,不期然看见韦泽。这会儿,他没有穿制服,穿的是某知名品牌的运动套装。

        “早上碰到你,现在又偶遇你。”韦泽笑着挠脸,“你说这不是巧了嘛,这不是。”

        “韦警官。”

        陆青斐跟他简单打了个招呼,还没来得及开口讲其他事,便听韦泽热情说:

        “我方才还碰到梅先生,他去海洋撒母亲的骨灰,今晚就走了。”

        陆青斐目光微凝:“梅开寒要离开?”

        韦泽:“对啊。”

        闻言,陆青斐眉心轻折,改了主意。

        “韦警官,刘观云天师找到窃取文物的人了,请随我来。”

        又双叒叕找到了?

        韦泽茫然不已,待反应过来,陆青斐已经走了一段距离。

        他指向停车位:“我开车来的,可以坐车啊。”

        陆青斐:“现在高峰期,堵车,走路快点。”

        “是哦。”

        韦泽当即抛弃车,跟上陆青斐的步伐。

        别说丢掉迈巴赫了。

        就算扛着火箭都要速度去救文物。

        “你怎么对彩瓷如此关心?”韦泽跟在陆青斐的身侧,问道。

        “保护文物,人人有责。”陆青斐义正言辞道,“我不能熟视无睹。”

        韦泽听到她的回答,福至心灵,昂然道:“思想觉悟非常高!”

        盗文物贼妄生,自有我辈出手!

        “刘天师说盗取古墓彩瓷的人是谁?”韦泽边走,边问。

        “喏,到了。”陆青斐示意前面的别墅。

        韦泽顺着她所指的方位看去,愣住。

        这不是梅开寒的家嘛。

        疯了,她要把守墓人送去踩缝纫机!

        “刘天师早上没说梅先生是盗墓人啊。”韦泽难以置信,“你是不是听错了?”

        “是不是,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话间,陆青斐抬手,摁门铃。

        门铃响起三声又三声,门终于开了。

        梅开寒把家里佣人都遣散了,只能亲自开门。

        在看见陆青斐的瞬间,他的眼睛闪过一道幽暗。

        “梅先生,我还有些事情想跟你了解。”韦泽从善如流说,“现在方便吗?”

        韦泽要求配合,“失责守墓人”梅开寒不会拒之门外。

        这也是陆青斐一定要让韦泽来的原因。

        出门在外,要懂得使用别人的身份。

        韦泽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冲动了。

        虽说刘观云跟陆青斐交谈甚欢,还给她符,他们关系应当不错,让她传话很正常。

        但万一陆青斐耳背呢?

        要是被梅开寒投诉,他转正失败就得回家继承家产……这也太惨了吧。

        韦泽有种无所遁形的慌张。

        陆青斐却很从容,目光不动声色地梭巡,了解周围情况。

        她从始至终都晏然自若。

        韦泽简直要怀疑人生:

        为什么你这么淡定?

        这样显得我胆子很小啊!

        沈南湘切换声音,轻灵梦幻般的呢喃在陆青斐耳边响起:

        “他把彩瓷塞进骨灰盒了。”

        陆青斐几不可察地点头。

        别墅客厅收拾的一尘不染。

        梅开寒语气略带歉意:“佣人回家了,家里没有好茶,二位见谅。”

        “不用招待我们,问几个问题我们就走。”

        韦泽环顾四周一圈,目光最终落在梅开寒身上,“梅先生说赝品是从古玩市场花大价钱买来的。”

        梅开寒:“是的。只可惜是当面现金交易,没留下线索。”

        韦泽:“但我们去查古玩市场的监控视频,并没有看到梅先生的身影。”

        梅开寒对答如流:“嫌疑人很狡猾,特地选了个监控死角。”

        韦泽心想,这话听起来没有漏洞。

        他也不怀疑梅开寒。

        毕竟梅开寒可是佛祖门下的,信佛慈悲,在古墓待了七年,要真想偷文物,早偷了。

        从进门开始,梅开寒就一直在留意陆青斐的一举一动。

        她站在旁边默不作声,安静听着他们说话,轻轻点着手机的指尖暴露了她的悠闲。

        许是感知到了窥视,陆青斐突然偏头,目光如有实质地撞击梅开寒的视线

        咔嚓。

        空气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敲碎了。

        梅开寒心里徒然一震。

        这女生貌似在警察局就盯上他了。

        韦泽肯定是她带来的。

        直觉告诉梅开寒,陆青斐不好对付。

        他克制心中的慌乱,挪开视线,“我有点事,要先去处理,你们在此等候片刻。”

        “你做你的事,不用管我们。”

        梅开寒离开后,韦泽费解地看向站在楼梯口的陆青斐。

        ……怎么感觉她是来抄家的,他是不是助纣为虐了?

        韦泽惶惑:“刘天师真的说梅先生是嫌疑人?”

        “不是嫌疑。”陆青斐笃定说,“就是他盗走的文物。”

        “怎么说?”

        韦泽不明白,搞玄学的都喜欢装神弄鬼吗?

        她的话越玄,他的心就越悬。

        陆青斐仰首,秀眉微蹙,忽而说:“别动。”

        韦泽活动脖子的手顿时僵住:“?为什么?”

        “你抬头看。”

        韦泽抬起头,只见天花板角落有巨大的阴影若隐若现。

        周围明明亮堂堂,也没有其他物品,为何会有阴影?而且这股影子难以分明。

        韦泽不禁打了个寒颤。

        邪物!!!

        韦泽屏息,顺势握住斜靠在旁的高尔夫球杆。

        “刘天师没说这里会有邪物吗?”

        韦泽虽然没有经验,但跟刘观云接触多次,也知道鬼邪并非无稽之谈。

        陆青斐挑起唇角:“这可不是一般的邪物。”

        韦泽:“难不成是二班的?”

        邪物也要上学,分班级吗?

        那是不是还有什么尖子班,冲刺班,创新班?

        是我三师兄的。

        陆青斐心说。

        天花板的阴影在游动,宛如墨色的鱼儿在海水自由自在地嬉戏。

        陆青斐视线随其移动,叮嘱道:“我数三声,你往门外冲,截住梅开寒。”

        韦泽:“那你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