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直播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12章 丢人现眼?专业对口!

第12章 丢人现眼?专业对口!

        这、是、假、的。

        四个字一出,全场哗然。

        众人难以置信地看着陆青斐。

        让你开眼,没让你鉴定!

        刘观云很快恢复老神自在的样子,仿若无事发生。

        中年警察瞳孔地震,朝金玉挤眉弄眼。

        真的假的?

        梅开寒厉声道:“胡说,这分明是真的!”

        金玉拢眉:“这话可不能乱说。”

        “真正的五彩龙纹瓷盖罐,龙须是绿色的。”陆青斐慢条斯理地脱手套,眼也没抬说,“这个彩瓷的龙须却是红色的。”

        金玉立即拿放大镜查看,确实是红色的龙须。

        她问陆青斐:“你怎么知晓真品文物的龙须是绿色的?”

        “我知道!我知道!”

        韦泽举手抢答,“因为她毕业论文就是写这个的。”

        金玉:“毕业论文?”

        陆青斐拿出手机,捣鼓一番,找出论文,点开配图,放大,再放大。

        “这是发现古墓那年,考古专家在古墓拍的图。”

        金玉手握放大镜,盯着图片极其细微的地方,顿时醍醐灌顶。

        “确实是绿色的龙须。”

        能看得出有千年历史的赝品和真品的差距。

        陆青斐哪里是丢人现眼,这分明是专业对口!

        中年警察缓慢地闭上眼睛。

        这一刻,悬着的心终于吊死了。

        梅开寒心中波澜,面上依旧风平浪静。

        连他都不知道龙须颜色不对,陆青斐竟然知道!

        金玉对陆青斐的喜爱溢于言表,称赞道:“观察得非常细致。”

        有如此后辈,还愁什么传统技艺无法继承?

        “没办法,为了毕业。”陆青斐不矜不伐说。

        “最近假文物怎么如此猖狂?”中年警察苦恼道,“像是在干扰我们查案。”

        韦泽附和:“这里面肯定有诈!”

        梅开寒起身,仍是那副目下无尘的孤高模样,语气歉疚:

        “抱歉,是我没弄清楚就交了过来。”

        中年警察摆摆手:“没事,梅先生也是担心文物会流失,能理解能理解。”

        “既然如此,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韦泽,送送梅先生。”

        韦泽:“好嘞。”

        刘观云的徒弟问:“师父,他身上邪气不是也很重吗?为何不怀疑他?”

        刘观云睇一眼他:“梅开寒是守墓人,整天在古墓晃悠,身上邪气不重才奇怪。”

        徒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这线索又断了。”中年警察坐下,喝了口茶,眉头深锁,叹气道,“时间拖的越长,找到的可能性就越低。”

        “金老师,他是谁?”陆青斐收回看梅开寒的视线,好奇问。

        “梅开寒。做了七八年的古墓守墓人,古墓里的文物在他的看护下一直保存得很好。”金玉说,“现在虽然不是守墓人了,但还在帮忙找文物的线索,是个称职,有责任心的人。”

        陆青斐聆听着,抛出一个问题:

        “觉不觉得梅开寒长得跟历史遗留下来的睿王画像有点像。”

        金玉笑道:“人跟人长得相似很正常,都是一个鼻子一张嘴两只眼睛。”

        “睿王妃十六岁嫁给睿王,十八岁被睿王吊在城墙三天三夜。相依为命的娘亲因爱惜女儿,想为女求情,却惨遭睿王侧妃杀害。睿王妃知晓此事,抱着彩瓷罐,思念娘亲,最终因心疾而亡。”

        “王妃死后的第三个年头,睿王发现自己爱的其实是睿王妃,悔不当初,把王妃坟墓掘开,终日抱着彩瓷罐入睡。死后又跟着彩瓷罐同葬。”

        陆青斐娓娓道来,声音有种道不明的悦耳感。

        她说话的时候没有人阻止。

        待她说完,金玉就忍不住笑道:

        “你以为是网络小说吗,还在城墙挂了三天三夜,死后的第三个年头。”

        中年警察也笑:“太戏剧了。”

        “我没在讲笑话。”

        陆青斐一脸认真,“睿王连挖坟掘墓拿陶瓷罐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说不定这次也是他干的。”

        语不惊人死不休。

        所有人先是被她这番言论吓到,后又被她天马行空的想象逗乐了。

        “睿王的鬼魂偷走了文物?这不是扯淡嘛。”中年警察说,“文物是真实的,鬼是虚假的。”

        “年纪轻轻的,怎么比我这个老婆子还迷信。”金玉笑眯眼看陆青斐。

        一直静默的刘观云咳了两声:“玄学是可信的。”

        金玉和中年警察相视而笑。

        玄学可信,鬼不可信,睿王的鬼魂更不可信。

        先前,陆青斐研究五彩龙纹瓷盖罐,查询一大堆正史和野史,觉得这个最不可信。

        但现在,她改变想法了。

        送完客回来的韦泽听到这话,捧场笑道:

        “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说不定真的是鬼偷走的。要不开个地府搜查令,去搜看看?”

        中年警察伸胳膊,敲打韦泽的脑袋。

        “疼不疼。”

        “疼。”

        韦泽摸着头,委委屈屈。

        “疼还不赶紧去查查这赝品从哪里冒出来的,”中年警察恨铁不成钢,“难不成还等着嫌疑人良心发现,自己送上门吗!?”

        虽是赝品,但也有千年历史,金玉留下继续研究。

        陆青斐走出警察局。

        刘观云的徒弟叫住她:“陆小姐!”

        刘观云眼神诡异地盯着陆青斐。

        女生一身休闲装,套着一件偏商务风的黑色外套,她转身回头,微风撩起她的额发,如拨云见雾,清风趁机掠过那双明亮的眼眸。

        瞧清是谁,陆青斐牵唇,扬起得体微笑。她的肤色胜似霜雪,笑容在日光下泛出柔和暖意。

        上次刘观云回道观,询问祖师爷,古墓沉重的邪气为何一秒便散尽了。

        祖师爷皆说不知其缘由。

        刘观云觉得此事跟陆青斐脱不了干系。

        他还没打量出个所以然来。

        陆青斐眼皮往下耸拉,盯上刘观云手里拿着的符纸。

        “天师的符纸怎么卖?”

        刘观云和徒弟俱是一愣。

        错愕两秒后,刘观云说:“不卖。”

        “那能否借我用用。”陆青斐态度诚恳。

        符纸用了就废了,还怎么还?

        虽是如此,刘观云还是递给了她。

        陆青斐仔细询问对方的名字是哪几个字后,掏出圆珠笔,写了张便条,递给刘观云。

        “刘天师,我先走了,多谢你的符。”

        刘观云下意识接过,再抬眼,只见陆青斐离开的背影。

        “师父,她写了什么?”徒弟凑近问。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