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直播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2章 师妹,你触犯天条了?

第2章 师妹,你触犯天条了?

        陆青斐是身穿。

        穿到修仙界前,孤儿院长大的她刚参加完京华大学的毕业典礼。

        学校在毕业生走后都会清除掉宿舍遗留的东西,陆青斐来不及去捡自己那床垫和被子。

        她现在全身上下只有卖破烂赚的两千块钱。

        打车是不可能打车的。

        先辈不怕远征难,青斐不怕路崎岖。

        修仙人也有自己的长征。

        陆青斐凭着双脚,绕过荆棘丛林,跨过激湍溪河,终于到了繁华的都市。

        到古玩市场把罐子卖掉后,她正式踏上找工作的独木桥。

        现在找工作基本通过网上渠道,陆青斐没有手机也没有电脑,只好花钱进网吧,找了台电脑。

        上网这东西,对于现代人来说已经化为身体的一部分了。

        她轻车熟路地打开电脑,搜索当下最火的几个招聘网站,注册、填写在线简历、主动勾搭hr。

        hr问了一堆问题,基本都是:[你是六月毕业的,现在已经九月了,这三个月为何没有工作?]

        陆青斐慢慢打字:[我去修仙了。]

        删除。

        重新打:[拿了几个offer不是很满意就没入职。]

        hr:[不好意思,我们只要有2年工作经验的应届生。]

        陆青斐:[我有10年修仙经验,您再考虑考虑?]

        忙活一个小时,陆青斐学历不错,顶级学府毕业,有人看在学校的份上,勉强给了她面试机会。

        陆青斐切换另一个网站,继续勾搭hr,她正面带微笑敲打[婚育情况吗?我单身丁克]。

        忽听,旁边打游戏的男生激情尖叫:“多谢舍你其谁大哥送来的火箭!”

        “那是当然了!榜一大哥说要选钟馗,我绝不选李白!”

        “跟各位说个笑话,我身边有位穿着古风古气的小姐姐在网吧找工作哈哈哈,这年头什么稀奇古怪事都有。”

        陆青斐瞥了眼他,男生看起来十七八岁,顶着一头红色张扬短发,他的双手正疯狂在鼠标键盘摁。

        电脑屏幕是某个游戏页面,左下角显示正在直播。

        直播间足足有一百万人在观看。

        陆青斐上大学时候,虽说大多时候都在打零工及混图书馆,但也知道现在直播行业新起,正是热火。

        “感谢今年不发疯,你当我机械猫送来的冲天炮!!!”

        陆青斐目光落在电脑上[不好意思,该岗位只招男性]的回复,余光瞄了眼隔壁一百万的数字上。

        思忖瞬息,她心里萌生出一个胆大的想法。

        直播。

        她上,她也行。

        主要是陆青斐现在没钱,在寸土寸金的云城找个包吃包住,还不累人的工作很难。

        而且三师兄宴归来还得靠她维持生命,她不能离开太久。

        更重要的是天极宗需要灵气,灵气来自人类。

        她原本想先赚钱再宣传凌霄山,吸引游客。

        知名度越高,凌霄山的灵脉越旺盛。

        如果直播的话,既能赚钱又能宣传。

        一成二就,岂不美哉!

        说干就干。

        陆青斐搜索直播平台,上知乎下载几篇行业报告,研究近几年的文娱直播动向。

        游戏直播、算命直播、讨债直播……花样百出,但唯独没有人修仙。

        也是,现代讲究科学,正经人谁会修仙啊。

        修仙直播是块没有人挖掘过的蓝海市场。

        陆青斐也算是另辟蹊径了。

        决定好,电脑自动退出,陆青斐没再充时间。

        她离开网吧,先去二手市场,以低价格买了台智能手机,又去办了张卡。

        中午,烈日炎炎,空气漂浮着热浪。

        陆青斐拎着两块钱一个的糙馒头去找钟秦。

        工地里,钟秦正在卖力搬砖。

        5毛钱一块砖,一万块砖头就是5000块钱,两万块砖头就是1万块。

        振兴天极宗,指日可待!

        陆青斐咬着馒头,目瞪口呆地望着不远处,身穿短袖长裤工服,汗湿发梢贴着额头的男人。

        难以置信。

        她黑发如墨,面如冠玉,一身俊美清冷,仙人之姿的二师兄竟然成了这般模样。

        钟秦稳当地放下手里叠得高高的二十块砖,抬手擦汗的缝隙里,瞧见了身影屹立如初的小师妹。

        “师妹,你怎么来了?”钟秦边擦汗,边走向陆青斐。

        “二师兄。”陆青斐递出透明塑料袋装的三个馒头,“我来给你送馒头。”

        钟秦接过,跟陆青斐坐在干净的砖块上啃馒头。

        夏季燥热的风吹动钟秦的短发,他的头发是陆青斐剪的,至于为何要剪头发呢?

        不是因为到了21世纪入乡随俗,而是头发长,它真的很耗洗发水!

        有如此勤俭持家的师妹,真是宗门之幸。

        “二师兄。”陆青斐从兜里拿出一张符纸,递给钟秦。

        “这什么?”钟秦看着她手里的东西问道。

        陆青斐说:“中级辟邪符。”

        掌门和师兄们体质不一样,很容易招邪祟,损害元神,影响修炼。

        “你哪来的黄表纸?”钟秦疑惑不解,“还有这符上面怎么有个脚印?”

        “不是黄表纸,这是我在死人坟前捡的纸元宝。”陆青斐不以为意道,“脚印嘛,应该是死者家属留下的。”

        “……”

        钟秦看着毫无芥蒂的陆青斐,搬砖的手抖了抖。

        修真界天极宗有朝一日竟沦落到捡死人的纸元宝。

        他的沉默震耳欲聋。

        陆青斐正要掏出手机给二师兄见见世面,不远处突然走来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他们站在她面前出示证件。

        “你好,云城公安局,请随我们走一趟。”

        钟秦看向茫然不知的小师妹:“师妹,你触犯天条了?”

        陆青斐无辜道:“我没有。”

        “你涉嫌盗墓,非法盗取国家宝藏彩陶,麻烦随我们走一趟。”警察用秉公执法的语气说。

        陆青斐眼神满是问号。

        涉嫌什么?

        什么盗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