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直播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1章 穿回来了

第1章 穿回来了

        陆青斐穿到修真界,又穿回来了。

        然而,谁能告诉她,为何整个宗门都穿过来了!

        就很离谱。

        人固有一穿。

        但这么多人穿真的过分了!

        **

        凌霄山,天极宗。

        寂然黑夜,残月当空。

        陆青斐坐在险峻陡峭的石头上,任由草草束起的墨发随风上扬。

        孤山游荡的历鬼在她耳边幽幽嚎叫了半天。

        确定陆青斐听不见,倏地伸出利爪,径直刺向她的脖子。

        它凶神恶煞,迫不及待。

        而在触手可及之处,女生眨了下眼,瞬息之间,指尖现出一张黄底红字的符箓。

        恶鬼只见纤细白皙的手在眼前闪过,随后它就……动不了了!

        躲在远处看戏的游魂野鬼都认为这女生毫无还手之力,见状纷纷怔住,生出几分骇然。

        轻而易举就逮住了这一带的鬼霸,这女生是谁?

        她身上的气息非常平凡,绝不是天师,她究竟是何方神圣!

        闻所未闻的人,令恶鬼目眦欲裂。

        “嘤嘤嘤……”

        陆青斐面上无甚喜悲,闻声静静地看向它。

        她的瞳仁极黑,在清冷月色下,折射出墨玉棋子般的暗光。

        “业障缠身,罪孽深重。”

        该灭。

        陆青斐娴熟地伸手掐住厉鬼的喉咙,五指收力。

        暗夜里,骤然散开一缕黑烟。

        陆青斐优雅收手,扭头看向不远处躲在树后的野鬼们。

        刹那,野鬼跑没影了。

        十年前,陆青斐穿越到修真界,成为天极宗的小师妹。

        兢兢业业修行十年,一朝魔族倾巢杀上门……嘿,她穿回来了。

        但她没想到,天极宗也跟着穿过来了!

        魔皇带领数万妖魔,杀了天极宗个措手不及。

        天极宗死伤惨重,几乎无活人。

        陆青斐命悬一线时,天道猛地劈下一道惊雷,笼罩整个天极宗。

        显然是奔着天极宗来的。

        关键时刻,掌门和三位师兄耗尽修为把天极宗其余弟子逐出宗门,护住他们。

        两道刺眼金光闪过。

        再睁眼,天极宗便跟着陆青斐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21世纪的华夏。

        念及至此,陆青斐站起身,足下轻轻一掠,稳稳当当从巨石跳下,去找掌门师父。

        路上灯火暗淡,主要是没钱交电费了。

        黑是真的黑,穷也是真的穷。

        陆青斐摸黑走到有光的地方,抬手,敲了敲门。

        “师父。”

        “进。”

        陆青斐推门走进,她掌门师父身穿玄色粗布衣袍,正喜滋滋地捧着没有珍珠的珍珠奶茶。

        “你二师兄今天下山搬砖专门给我带的珍珠奶茶。”掌门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眉开眼笑说,“真好喝!可惜你三师兄喝不到喽。”

        穿来后,师父和三位师兄修为全无,成为彻彻底底的凡人。

        大师兄谢云寂不符合生物学规律地一夜黑了头。

        而掌门师父看着新奇的世界,颤抖不已。

        至于其余两位师兄,身受重伤,能活着就不错了。

        若想回修真界,必得修行。

        修炼靠灵脉和灵石,至于灵脉……那场大战过后,只剩下一片废墟的天极宗灵脉早就变得稀薄,如今几乎无法让弟子修行。

        而灵石,也就是指钱或人的祥气。

        他们穷得叮当响,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哪来多余的钱修炼。

        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温饱问题,再考虑灵脉。

        二师兄钟秦得空就跑到山下搬砖,赚钱补贴家用。

        陆青斐穿回的时间线跟她当初离开的时间线一样。

        刚毕业,无业游民。

        按理她应该下山去找工作的,奈何三师兄宴归来身受重伤,气若游丝,只能靠修为尚存一点点的符术修陆青斐救。

        陆青斐虽然用凝魂固魄的术法把宴归来的魂魄封存于体内,但他穿来时,体内有一缕魂不知飘到哪里了,根本唤不回。

        得亲自去抓回来。

        可天大地大,世界几十亿人,仅靠她那芝麻大小的修为要寻到猴年马月?

        陆青斐坐在掌门师父对面的椅子上,姿态温顺。

        “师父,我明日要下山找工作,顺便拿些符纸去卖。”

        “下山挺好,想下就……”掌门点了点头,反应过来她后面的话,又惊又恐,“符纸?什么符纸?!”

        陆青斐瞥了眼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电灯泡,橘黄的光映在她白净脸庞上。

        “辟邪符。”

        闻言,掌门如遭雷劈,胡须都忍不住颤抖:“以你现在的修为一个月只能画三张符,都用来画辟邪符简直是暴殄天物!”

        陆青斐:“师父,已经画好了。”

        掌门缓和气,少顷,摊开手掌:“给师父一张。”

        “不给。”

        掌门嘴角抽了抽:“……”

        人家都说徒弟即女儿,女儿如温暖的小棉袄,他家这个怎么有点漏风?

        凌霄山内灵力稀缺,这么待下去也不是个法子。

        没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第二天一早,陆青斐先去了趟藏典阁。

        无极宗在修真界也是个大门派,典籍宝物还是相当丰富的,只是大战后全变成了废铜烂铁。

        穿回来三月,陆青斐把能卖的破烂都卖得差不多了。

        修真界小师妹在现代卖破烂?

        也是修真界一大传奇。

        陆青斐感叹一声,在藏典阁翻箱倒柜找了片刻,抱着破烂罐子走出藏典阁。

        她走在被大师兄扫得干干净净的长阶上,抬眼便瞧见扛着扁担,挑了两桶水的谢云寂。

        谢云寂作为天极宗的大弟子,可谓是修真界的黄金单身汉,长相眉如墨画,气质孤傲淡漠,浑身散发着凌厉肃杀之威。

        可惜俊美无俦的天之骄子还是为五斗米折腰了。

        此刻,陆青斐从谢云寂身上看到了人夫感,心中不禁长叹。

        ——又是修真界一大匪夷所思的传闻啊。

        谢云寂严肃看着陆青斐,“师妹,你去何处?”

        “大师兄,”陆青斐露齿一笑,“我下山找工作,顺便去看看二师兄。”

        谢云寂双眸透着寒气,幽潭般深不见底,字正腔圆道:“路上小心。”

        陆青斐:“嗯,我会的。”

        谢云寂望着陆青斐渐远的身影,毫无感情的眸子越发冰寒。

        无缘无故被送到现代世界,修为还半点不剩,谢云寂对陆青斐是有意见的,甚至还怀疑她被魔物夺舍了,根本不是他认识的温柔乖巧小师妹。

        但大师兄毕竟是大师兄,那点风度还是有的。

        谢云寂没有摆在台面上,藏在了阴暗角落里。

        陆青斐知道,并表示那就让他在阴暗角落里疯狂爬行好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