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诡异修仙:天灾降世,我成了万物主宰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关系户

第七十一章 关系户

        陈驭刚想说要破阵,只见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壮汉先他一步,“咚”的一声,跳到林隆面前。

        “林师兄,我要挑战四方流星阵?”

        林隆一愣,他并不认识此人,“你是?”

        “我叫苗凯,我师傅乃是句芒峰石安,师兄樊胜,今日第一次参加阵法考校,特来向林师兄讨教。”

        “哦~”林隆似乎记起了这个名字,点了点头,“你就是一年前加入本门,号称天赋胜过清明的那个小子?”

        “正是我。师傅说我已有黄级阵法师的实力,今日命我和师兄前来鳌鱼峰会一会林师兄的阵法。”

        他话说得还算恭谨,但是语气却隐隐流露出一股傲慢的气息。

        林隆年纪不小,遇见过不知多少恃才傲物的少年,所以也不生气。

        他手中连掐法诀,几个呼吸,阵已成。

        “虽然我听说你天赋极高,但是你入门毕竟才一年,经验尚浅。

        劝你莫学刚刚那位向无昧,过于执着,最后落得身体受伤,三年内无法参加考校。

        若真如此,你师傅该心疼啦。”

        苗凯哈哈一笑,“林师兄不用担心。

        以我的实力,要过刚才那个琉璃阵,不是难事。

        若不是我樊师兄坚持,我才不会选这破流星阵。

        林师兄稍等,且看我破阵。”

        说罢,苗凯走入阵中。

        只见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八卦镜,随手将之一抛,那八卦镜便悬在空中。

        林隆稍一错愕,“石师叔竟然将他的看家宝贝百妙随心镜送给你,看来他是真喜欢你。

        难怪你有如此自信,敢在入门一年的时间,就说能破我的金砂琉璃阵。”

        苗凯闻言,脸上露出自负的神情,“宝剑赠名士,红粉配佳人。

        没有过硬的本事,师傅他老人家又怎会赠此重宝宝于我?

        林师兄,看我在半个时辰内破你的阵。”

        说完,那八卦镜开始滴溜溜直转,苗凯在下面双手掐诀,嘴里念念有词,很快,八卦镜犹如收到指令,开始带着苗凯破阵。

        陈驭心中暗暗惊奇,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宝物。

        那八卦镜不断前行,但是陈驭发现,它并不是每一次都能够选对通往生门的道路。

        遇到阵眼,那八卦镜便会不停转动,将阵眼的功效给全部反弹回阵眼。

        不需片刻,那阵眼便会失效。

        八卦镜接着滴溜溜,带着苗凯继续前进。

        不出半个时辰,苗凯果然顺利走出流星阵。

        苗凯又是哈哈一笑,收了八卦镜,向林隆一摆手,“林师兄,我是否有入藏经阁的资格?”

        “苗凯通过四方流星阵,获准入藏经阁一个时辰。”林隆大声宣布道。

        苗凯更是得意,“林师兄,我若再破你的其他两阵,是不是总共有六个时辰的入阁时间?”

        陈驭见他如此嚣张,心中有些无语,这不就是凭借宝物的特殊作用,才能成功破阵,有什么好嘚瑟的呢?

        林隆嘿嘿一笑,“苗师弟,你的宝物虽然厉害,但是终究要看你自身的能力。

        阵法考校每次只能选一次阵法,你已使用,无法再试其他两阵。

        另外,我也不认为你有破断魂冰封阵的实力。

        若是坏了石师叔的宝贝,你不好交差。

        还是速速退下吧。”

        苗凯见林隆搪塞他,冷哼一声,回到樊胜的身边。

        林隆也不理他,再次问向众人,“可还有人要破阵?”

        其他几人已经见过流星阵与琉璃阵的威力,思来想去,总觉得自己的实力还无法破阵,都沉默了下来。

        陈驭此时举手,“林师兄,我要破断魂冰封阵。”

        在场所有人一惊,纷纷去看,说话的人是谁。

        可是大家一愣,面面相觑,无人认识陈驭。

        林隆看见陈驭,眉头紧锁,他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你又是谁?”

        此时百里画两步上前,对林隆说道:“林师兄,此人便是十日前,被门主收入门下的那位算数奇才,寒霜。”

        百里画话一出口,众人皆是心中一颤。

        这几日,他们或从师傅,或从师兄、师姐的口中,听说起此人。

        长辈都是夸赞他凭借三本残阵,倒推出算数之道,如何如何了得,将来必能成为门内第一阵法师云云。

        如今见到真人,自是惊讶万分。

        而此人一上来,就挑战最高难度的阵法,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林隆一愣,刚才苗凯已经够嚣张了,现在来了个狂的更是没边的家伙。

        入门十日就要破冰封阵,他真是不知道死字有几笔吗?

        他冷冷一哼,对陈驭和百里画说道:“寒师弟拜在门主门下,可喜可贺。

        正因如此,寒师弟的安危乃我门中大事。若是入阵有个闪失,我可担待不起。

        百里师弟,你也不拦着寒师弟,由得他随意乱来?

        我看你还是将他带回去,多历练历练,再来参加阵法考校吧。”

        说完,他便不再言语,心中暗暗骂道:

        乳臭未干的自大小儿,会点算数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

        阵法之难,岂是你这种无知小辈也能随意参与的?

        趁着老子耐心还好,快点滚吧!

        谁知陈驭却不依不饶,走上前说道:“若是林师兄准许我入藏经阁一观,我就不破冰封阵。”

        林隆一听,血压蹭的一下上来了。

        不过他还未说话,旁边的苗凯已经按捺不住,“寒师弟这是借门主之威,以上压下吗?”

        当苗凯听师傅说新来的寒霜,天赋要远远高于他与清明时,内心就十分不服气。

        他知道算数之难,非一朝一夕之功,什么凭残书推导出算数之道,绝对是扯淡。

        他严重怀疑所谓的算数天分不过是百里画提前泄露了答案,门主想要内定什么关系户,做门下弟子而做的一个局。

        现在,他更加确定此人是关系户的推断,谁能在入门十日,便去挑战阵法考校最难的一阵,若是没有内部安排谁信?

        目的不就是想不费吹灰之力就进藏经阁,看那些前人记载的奇绝阵法嘛。

        现在还跑到鳌鱼峰众人面前来演,是把其他峰的人当傻子吗?

        “哼,想要进藏经阁,必须要过阵法考校。

        这是化生门开宗立派以来就定下的规矩。

        寒师弟再是天资聪颖,也没厉害到可以打破祖宗之法的程度吧。

        莫不是已经认定自己可以顺利过关,所以才如此自信?”

        众人闻言,纷纷暗暗点头赞同。

        其实大多数人听闻陈驭的事情,都觉得不真实,现在苗凯隐隐指出对方似乎已经断定自己能过此关,似有暗中作弊之嫌。

        莫不是林师兄已经提前将如何破阵之法告诉此人,所以他才敢如此直接?

        若是如此,自己这些年苦心钻研阵法,还比不上人家命好?

        所有人,内心都纷纷不服气,默默将陈驭放在了对立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