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诡异修仙:天灾降世,我成了万物主宰在线阅读 - 第70章 金砂琉璃阵

第70章 金砂琉璃阵

        陈驭寻声望去,是一个半边脸长着一个巨大黑痣的女子。

        林隆点点头,问道:“向师妹,想要挑战哪一阵?”

        向无昧师从影珠峰的胡玉罡,学习阵法已有十年。

        她往前走了两步,越过众人,“林师兄,师妹想挑战金砂琉璃阵。”

        林隆撇了向无昧一眼,摇了摇头,“向师妹上个月侥幸破了谷师叔的五阴寒冰阵,获得两个时辰的阅经奖励。

        我当时也见了。

        可是谷师叔手下留情,那一阵只有二十个阵眼。

        但是我这金砂琉璃阵有阵眼二十八个,对于师妹来说,太过勉强。

        我看还是过四方流星阵比较稳妥。”

        向无昧自小到大,最听不得别人为她着想的话,她下意识会认为对方是可怜她或者看不起她。

        她不假思索,“不用林师兄提醒,小妹省得。”

        说完,并没有丝毫变阵的想法。

        林隆叹了一口气,独臂连掐五个法诀,眼前平地上,不断有高约半人的沙丘隆起。

        须臾,金砂琉璃阵已成。

        “向师妹,阵一起,生死难料,切记不要执念过深,该放弃时便要放弃。”

        向无昧一抱双拳,随即头也不回地跃入阵中。

        百里画本想给陈驭解释这金砂琉璃阵的厉害之处,可是想到陈驭刚刚破了清明的七星望月阵,随即讪讪一笑,停止了言语。

        清明那七星望月阵有三十六个阵眼,比断魂冰封阵的阵眼还要多出四个。

        就算让他去破解,至少也要花废半日功夫与手脚。

        而陈驭,却只仅仅用了一个半时辰。

        从前,他来看这些师妹过阵,争夺入藏经阁一观的机会,内心隐隐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可是现在,他只觉味同嚼蜡。

        所有人都将目标了投向了阵法之中。

        只见向无昧一开始还胸有成竹,闪躲腾挪还游刃有余。

        可是不一会儿,阵中的土堆开始闪现金色光芒。

        初时光芒微弱,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光芒的亮度开始不断增大。

        向无昧的眼睛在光芒不断的扰乱之下,开始渐渐睁不开。

        很明显,光芒打乱了她的破阵节奏。

        再经过几个分叉路口,向无昧的选择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光芒的亮度已经强到基本使她睁不开眼。

        陈驭在阵外看得暗暗心惊不已。

        他是靠观察才能确定灵力的流动方向,找到阵法的生门。

        若是自己进入此阵中,恐怕也会因为睁不开眼而看不到灵力的流动方向,而最终失败。

        果然阵法一途,博大精深。

        之前因为破了清明的七星望月阵而兴起的一丝得意之色,瞬间冰消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不安。

        “主人,那女子选错了路,估计凶多吉少。

        此阵乃是四象阵与六道阵的结合,此三岔路口必须选右侧这条路才可避开后续的两处阵眼。”

        此时法则的心灵沟通,打断了陈驭的思路。

        他凝神望去,果然如法则所言,向无昧走进了一个通往阵眼的道路。

        对啊,这种情况下,他还有法则可以依靠。

        法则的长处在于它专注在阵法本身,分析阵法从而找到走出阵法的路径。

        只要给他足够时间,他便可以在自己眼睛受损的情况下,助他破阵。

        想到这里,他心中立时舒了一口气。

        此时,阵中的金光渐渐凝为实质,如光箭一般,纷纷射向向无昧。

        “师妹,速速使用脱阵石弃阵。否则再在阵里呆上片刻,性命不保!”

        林隆看到向无昧走向阵眼,赶忙出言提醒。

        向无昧恍若未闻,她咬紧牙关,继续向前走。

        此时她心无旁骛,即使听到林隆的声音,也当是阵法发出,在故意乱她心志。

        师傅总是教导她,做人就是向死求生,这与她的人生经历何其契合。

        她的破阵之术正是于绝处求生机。

        林师兄只说不可破坏阵旗,没说不可以破坏阵眼。

        只要破了阵眼,整个阵法就会短暂陷入停滞,她便可在阵法恢复运转之前,利用自己的多年所学,用最快办法找到破阵之路。

        上个月,她便是用此方法,侥幸破了五阴寒冰阵,获得了进入藏经阁的机会,让她受益匪浅。

        此次她依然准备故技重施。

        林隆冷哼一声,这向无昧胆子太大了,居然还想着要去破坏阵眼。

        她以为自己和谷笑天一样心慈手软?

        嘿嘿,那就让你尝尝阵法的厉害吧。

        只见向无昧扔出一个小钟,按小钟瞬间变大,将她罩在钟里,护着她一步步向着阵眼处走去。

        阵眼处有一颗闪着金光的琉璃珠,向无昧只要能够冲到琉璃珠处,用法宝将之敲碎就算破了此处阵眼。

        可是林隆布置的金砂琉璃阵哪有这么好破。

        金光化作的利箭越来越多,射在向无昧的法宝钟上,不断发出“当当”的声响。

        很快,“当当”声越来越密集,犹如在炒豆子。

        向无昧受到的阻力越来越大,她已无法再前进一寸。

        而在炒豆子的“当当”声中,忽听得“咔”一声闷响,钟面出现裂缝,随之“当当”声变得越来越沉闷。

        不出几个呼吸,钟“哐”的一声,碎成数块,无数金箭射向向无昧。

        饶是向无昧身上穿着贴身宝物护甲,但是对身体的伤害也是显而易见。

        “噗”,她吐出一口鲜血,人被金箭的冲击力冲得倒飞出去,眼见性命不保。

        “林隆,撤阵!”一声大吼传来,一个身影从鳌鱼峰的入口处飞射入阵。

        林隆闻声,随即手捏法诀,然后大袖一挥。

        平地上的沙丘立时消失,阵法停止,金光随风飘散。

        来人羽扇纶巾,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样子也颇为年轻。

        他将已经失去意识的向无昧横抱在身前,对着林隆说道:“向无昧不知天高地厚,该受此伤。

        我且带她回峰疗伤,三年后再来鳌鱼峰讨教。”

        说完,此人头也不回地消失在路口。

        林隆赶忙弯腰行礼,“恭送胡师叔。”

        变故发生太快,众人都还来不及反应,胡玉罡已经带着向无昧消失不见。

        陈驭还在疑惑来人是谁时,百里画在旁边向他说道:“来人是影珠峰的胡玉罡胡师叔,向师妹的师傅。”

        陈驭点点头,这才明白。

        林隆大声宣布,“向无昧执迷不悟,害我不得不撤阵救她性命。

        判她三年之内不得参与阵法考校。

        尔等切勿逞强,该放弃时即刻使用师门所赐脱阵石,方可保全性命。

        可听清楚了?”

        众人纷纷回应。

        “还有谁想要破阵?”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