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诡异修仙:天灾降世,我成了万物主宰在线阅读 - 第69章 考校

第69章 考校

        清明冷冷看了一眼陈驭,对百里画说道:“寒师弟还在熟悉阵法中,哪儿也不许去。”

        百里画顿时感觉一阵尴尬,“清师妹,我只是带寒师弟去见见其他其他峰的师弟师妹,不会出什么岔子。

        我以性命担保,到时候将寒师弟全须全尾给你送回来,不就行了。”

        陈驭心想错过今日考校,又要再等一个月,时间可不能再浪费。

        于是他向清明施礼说道:“师姐,我想去参加考校,请师姐开恩。”

        清明冷哼一声,“你真想要去,看看可以。但是你绝不可以参加考校。

        你连阵法的门都没入,就妄言要去参考。

        怎么,你是准备丢师傅和我的脸吗?”

        陈驭一咬牙,“师姐,若我已窥得破阵之机,执意要去参加考校呢?”

        清明双手一阵摆弄,花园中立刻一阵响动,花草树木瞬间改变了原来的位置。

        随即,一股灵力波动在花园中不断激荡,发出噼啪之声。

        “简单,破了我的七星望月阵,我便让你跟着百里画去参加阵法考校。

        不过我要提醒你,这次七星望月阵我可不会留手。

        你若输了,就算不死也要脱几层皮。

        你可还要执意破阵?”

        百里画一看清明摆的七星望月阵,就知道她动了真格。

        然后再一听这俩师姐弟话中隐含火气,怕她俩搞出动静,最终算到自己头上。

        他赶忙出来打圆场,“咳咳,寒师弟,刚刚我师傅传音给我,让我即刻回山上一趟,恐怕今日去不了考校现场。

        反正这个考校每月都有一趟,要不,下月这个时候,师兄再带你去参会。

        清明师妹,你与寒师弟刚刚相处不久,不要动气。

        师兄先行告退。”

        说完,百里画转身就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谁知,清明与陈驭同时说道:“站住!”

        百里画听到清明的声音,呼吸一窒。

        这小姑奶奶一言不合就真开打,而且手段奇诡,不知怎么就进了她布下的阵,祸福难料。

        他只能赶忙收住脚步,回转身来。

        清明首先开口,“百里画,虽然我与寒师弟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我敢肯定,他一定会选择挑战我的七星阵。

        若是他不敢,他也不配成为师傅的徒弟。

        你现在走,是预料他定然过不了我这一关?”

        清明看见陈驭刚才自信满满的样子,心中就不由来气。

        几日前刚刚给他吃过一次苦头,让他收起虚浮躁动之心,下苦功夫钻研阵法。

        这还没几天,就故态萌发?

        这小子老是妄言破阵,阵是如此好破还需要自己这般,十余年如一日的刻苦钻研?

        既然如此,那就在同门面前,再狠狠挫他一次锐气,看他能不能改了这心浮气躁的性格。

        若还是不行,那真的要和师傅好好说说这个师弟的不是。

        百里画听出了清明的弦外之音,看来这次是自己送上门来,给清明当枪使。

        行吧,他也只能干笑一声,“不敢,寒师弟天赋异禀,说不定真有机缘窥得大道,一鸣惊人。”

        陈驭此时说道:“百里师兄,你且等我一下,最多两个时辰。”

        随后,他转头向清明说道:“师姐,师弟献丑了!”

        说完,他纵身一跃,便进入了七星望月阵。

        ……

        当陈驭用了一个半时辰,从七星望月阵出来的时候,清明和百里画都沉默了。

        此人两人内心的震撼,就如同寒冬深夜,四下惊得一根针落下都能听见的时候,天上突然炸起惊雷。

        清明之前已经见识过,陈驭用了六日时间,便将基础阵法全部记清。

        当初,她可是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做到这一步,已经被师傅夸得天上有,地上无。

        那陈驭的这个速度算什么?完全碾压天才的极限。

        若不是师傅曾经亲口告诉她,陈驭对阵法一无所知,她一定毫不犹豫地断定陈驭之前学过阵法,只是一直在伪装罢了。

        她第一次道心动摇,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天才。

        现在才知道,天外真的还有天。

        她和陈驭相比,就如同星星相较明月。

        而百里画更直接,他的脑子已经停止了运转。

        一个仅仅学了六天阵法的小子,已经将他都觉得麻烦的阵法给破了,这让他如何理解?

        难道这师姐弟俩在演双簧给他看?可他俩这么做的目的又是啥?

        他只觉得自己脑壳痛。

        “百里师兄,烦请带路。”陈驭此时对他说道。

        “咳咳,好,好,我们走。”百里画从凌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赶紧回陈驭的话。

        两人往前走了几步,百里画开始双手掐诀。

        很快,一阵光芒闪过,两人出现在了一座名为鳌鱼峰的山顶。

        法则偷偷用心灵沟通,告诉陈驭,它已经将百里画的子母传送阵,统统记录了下来,回去便可测试。

        陈驭点点头。

        百里画带着陈驭来到一块平地上。

        早已经有十名男女在平地上静静等候。

        一见到百里画,众人纷纷向他行礼,口中说道:“见过百里师兄。”

        只有一人,独臂,见到百里画只是略微点头。

        而百里画走上前躬身向他行礼,“见过林师兄。”

        林隆,是百里画这一辈中,入门最早的一人,拜在鳌鱼峰南宫望的门下。

        据说,林隆在七十年前,拜入南宫望门下时,便已经是一个小有名气的黄级阵法师。

        他与南宫望比试阵法,赌注是一条手臂,结果他输了。

        他不但没有嫉恨南宫望,反而拜她为师,一晃多年,成了众人的大师兄。

        陈驭在林隆的身上没有感受到任何灵力,可是林隆的实际年龄,应该在百岁左右。

        这种现象,陈驭已经见着三次。

        师傅沈以诚,还有百里画的师傅毕涛的修为,也不过是炼气三层,可是他们的年龄,应该不下两百岁。

        修真者是靠突破修为境界,提升寿命,那阵法师呢?

        陈驭不知道,也不好随意问百里画,他决定回去之后好好问问清明。

        见时间差不多已是正午,林隆开口说道:

        “诸位师弟、师妹,今日是每月一次的阵法考校,恰逢我鳌鱼峰做东。

        愚兄代师傅摆下三道阵法:四方流星阵、金砂琉璃阵与断魂冰封阵。

        此三阵,阵眼数分别为一十七个,二十八个与三十二个。

        过四方流星阵可入藏经阁一个时辰,过金砂琉璃阵可入藏经阁两个时辰,过断魂冰封阵可入藏经阁三个时辰。

        我还是得提醒各位师弟师妹,阵法无情,切记量力而行。

        破阵不得损坏阵旗。诸位可还有问题?

        若是没有,那么测试开始,谁先来?”

        “我!”

        一个女人娇声喊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