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输

        清明不动声色,从怀中拿出一本阵法书丢给陈驭。

        “这本书,记录了所有的基础阵法。

        我一开始就说要给你,但师傅他老人家,怕你贪多嚼不烂,所以先给了你五行阵法。

        现在既然你五行阵法记得分毫不差,那就把这些都记熟吧。

        等你都记清楚了,我再教你如何设置阵心法宝。”

        “谢师姐教诲。”

        陈驭回到西楼,问起法则,“你可听到清明所言?可能解答你的疑惑?”

        法则连忙恭声回答,“谢主人,我已明白如何强化阵法。

        而且刚才清明对于天地玄黄级别阵法师的解释,让我明白了《少见阵法三十六式》属于黄级阵法,《罕见阵法七十二式》中所记载的阵法,都是玄级阵法。

        难怪我之前参悟不透。

        主人,待我将所有基础阵法都研究透彻,假以时日,并能将黄级阵法参悟明白。”

        陈驭一听,赶忙将刚从清明手上得来的书交给法则,让他去钻研。

        自己则继续练习飞灵剑谱。

        三日后,法则向陈驭回复,“主人,我已将基础阵法全部了解透彻。”

        陈驭大喜,“那你是否可以合成黄级阵法?”

        法则略一沉吟,“阵法一途,知易行难。

        若要融合黄级阵法,还需要主人与我一同配合,

        将阵法实际运用,多了解其中的变化规律,才能更进一步。”

        陈驭点点头,“法则,你身上的巨石困龙阵,是属于什么级别?”

        “此阵只能算五行阵的升级,还是属于基础阵法。”

        “哦,那遇到黄级、甚至玄级阵法,你可有办法破解?”

        “法则现在只能说不知道,不过破阵要比设置阵法容易得多。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法则若能看过越多的阵谱,对于破阵就越有把握。

        百里画说五日后有一场阵法考校,主人可前往一试。

        只要通过,便可入藏经楼一观,到时候,嘿嘿,主人放我潜入其他楼层……”

        陈驭点点头,“既然如此,你先把巨石困龙阵放出来,看看我两如何配合才能顺利破阵。”

        转眼间,陈驭再次站在了巨大土堆形成的迷宫之中。

        巨大的独眼石头人向着陈驭扑来。

        “主人,请速往前走,第二个路口转左,下一个路口向右……”

        陈驭在法则的指引下,一点都没有耽搁,非常顺利地走出了困龙阵。

        看来只要法则能够看破阵法由什么基础阵法组成,要破阵还是很简单的。

        陈驭信心大增,不过这一阵法是法则的本命阵法。

        保险起见,他要再去找师姐清明,用她的阵法试试法则的本事。

        第二日,陈驭再次找到清明,“师姐,基础阵法我已经全部记住。

        不知三日后,能否参加门内的阵法考校?”

        清明一脸难以置信,“什么?你要参加阵法考校?哈哈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清明一边说着,一边狂笑,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师姐若是不信,可以随意设置一个阵法,我走出来给师姐看。”

        清明终于止住了笑声,看了看陈驭,带着他来到园中。

        “你且在此稍等,我去布置阵法。

        此阵为变阵,至于是哪一种基础阵法的变阵,我暂时不说。

        另外为了增加一些攻击力,我设置一个冰系法宝。

        你破阵不可破坏阵旗,看你可有真本事,能走出阵来。”

        法则跃跃欲试。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清明已经布阵完成。

        “寒师弟,你可入阵一试。

        放心,我已对阵法的破坏力做了削弱。

        你若失败,只是略微受到一点皮肉伤。”

        陈驭点点头,一下便跃入阵中。

        此时,花园景物并未变化,只是空气中略略增加了一丝寒气。

        “咻”,一只冰箭向陈驭袭来。

        陈驭侧身一闪,躲开冰箭,“法则,如何走?”

        法则本是信心十足,可是一入阵中,它竟一时无法分辨,到底此阵是哪一个基础阵法的变阵。

        七星?八卦?九宫?

        他需要时间详加分析,才能判断属于哪种阵法,找到破解之路。

        它此时心中也是焦躁不安,“主人稍等,我正在观察阵法,给我一盏茶的功夫,便能将破阵之法找到。”

        陈驭立时无语。

        “咻咻”,两支冰箭,一前一后向他前胸、腹部袭来。

        陈驭向边上一躲,闪开两支冰箭。

        冰箭速度极快,若是被射中,定被射穿。

        陈驭只能快速前进。

        法则依然不见回音,陈驭只能自己想办法判断该向哪个方向走。

        岔路一左一右。

        陈驭仔细凝神观察,发现左边路的尽头,隐隐现出数字18,而右边路的尽头为0。

        他毫不犹豫地向右侧转入。

        法则依然没有回复。

        冰箭从三支,变成五支、八支、越来越多。

        陈驭再次走到三岔路口,左路尽头隐隐现出数字17,中路、右路尽头为0。

        陈驭一愣,他这时不知该选哪一路。

        冰箭逼得他只能向右侧转去。

        就在这时,法则突然说道:“主人,我知道如何出阵了。走中路!”

        可是,法则的提醒晚了一步,当陈驭被逼入右侧通道时,忽然两侧弹出数根冰箭,刺入陈驭的身体。

        鲜血横流,好在箭尖入体三分,便不再深入。

        陈驭愣在当场。

        若是清明不手下留情,他已命丧当场。

        清明一挥手,撤去阵法。

        随后她满脸寒意,“寒师弟,你输了。

        你以为能在五日之内,熟记阵法就很了不起吗?

        哼,你太小看阵法一途。

        阵法博大精深,光有好记性、好算数,还差得远呢。

        此次便是你轻视阵法的后果,我代师傅,对你小小惩戒一番。

        希望你今后戒骄戒躁,潜心静气,好好研习阵法。”

        说完,清明一挥衣袖,返回东楼,再不看陈驭一眼。

        陈驭回到西楼,处理了身上伤势。

        法则连忙请罪,“主人,法则没用,未能一下子便看透阵法,浪费了时间,害主人受伤,请主人责罚!”

        陈驭摆摆手,“也不能全怪你。

        将来进入别人的阵法,可没有谁会告诉我们,入得是基础阵法,还是黄级、玄级阵法。

        花费时间辨明阵法是不可能绕过去的一环。

        而厉害的阵法,更不会傻傻给我们时间,研究破阵之法。

        它一定会在我们进入阵法的同时,就用各种手段攻击我们。

        看来,我还需要一种更直接的破阵方法。”

        他忽然脑中灵光闪动,似乎感觉自己抓住了一丝破阵的真谛。

        “法则,你将困龙阵摆出来,我要再入阵,细细思索如何破它!”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