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诡异修仙:天灾降世,我成了万物主宰在线阅读 - 第47章 冰法对轰

第47章 冰法对轰

        玄机的第二刀紧接着劈了下来。

        同时,她之前准备的飞矢、飞斧等一众暗器,全从墙壁的四面八方,向着丁翠翠飞去。

        丁翠翠身体急转,往旁边一滚,躲过攻击,正好滚到白色纸伞边上。

        她面上一喜,左手抄起纸伞,然后用嘴巴咬住伞柄,左手一撑。

        伞被打开,她低叱一声,“定!”

        以她为中心,一个冰冻之环在不断扩大。

        九环刀、飞矢、飞斧被冻住。

        手拿双锤要向她冲来的创飞被冻住。

        冰冻之环不断向前,直向陈驭卷去。

        “主人,危险,我马上将你传送到外面!”玄机急喊。

        “不!”

        陈驭下达命令,同时心念一动,一元青玉珠出现在左手。

        现在不能将此女一举拿下,若是给她多一点时间恢复,自己绝无生机。

        生死在此一举!

        他一咬牙,向着冻环飞奔而上,同时心中大喊,“化!”

        只见刚刚还突飞猛进的冰冻之环在他面前戛然而止。

        陈驭手握青玉珠,拼命把冰冻之环向前推。

        冰冻之环肉眼可见的,在两股力量夹击之下,不断前进、后退。

        陈驭全身力气用到极致,额头青筋不断跳动。

        两边都在拼着一口气。

        谁散,谁死。

        丁翠翠同样满脸狰狞,她身上本就伤痕累累,刚刚又断了一臂,体内鲜血几乎流光。

        她恨,恨自己手上的纸伞不过是中品道器,而对方的珠子品级远远在纸伞之上。

        不然,这场比试的结果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

        她已没有力气再支撑下去。

        “啪”,纸伞破碎成几块,掉落在地上。

        冰冻迅速溶解,消失。

        很快,创飞身上的冰冻已经解除。

        他飞身而上,“啪”,用手中铁锤将丁翠翠的左肩砸得粉碎,她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来。

        丁翠翠眼见活路已失,赶紧跪在地上,向陈驭讨饶求活。

        “道友,求……求求你,别杀我,我愿意为你当牛做马!”

        陈驭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走了过来,冷冷反问道:“若是今日我落在你手里。

        我向你求饶,你会饶过我吗?

        颍泉会饶过我吗?”

        “既然你已知道我们是颍泉派来的,你就该知道黄家背后的势力。

        他们会接连不断地派人过来,你将永无宁日。

        不如,你放我回去,我可以为你周旋一二。”

        丁翠翠还不死心,想要最后做一次努力。

        “周旋,黄家凭什么听你的?”

        “你这座小楼!它在万里镇绝对算得上是顶级至宝。

        只要你肯割爱,黄家一定会为了它,放过你。

        我用人头向你保证。”

        “好啊,我现在就用你的人头来起誓。”

        陈驭拿起墨铁刀,一刀扎透了丁翠翠的胸膛。

        后面的事情大家轻车熟路,各就各位。

        陈驭拎着这次收集的灵力光球粗略算了算。

        两位筑基后期修士的灵力,足够他升到筑基初期所需。

        现在唯一制约他升级速度的,便是自己肉身的适应速度。

        不过,现在最紧要的不是考虑这些事情。

        而是外面墙角根的小寡妇该如何处理……

        “主人,要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与这两人一样,埋了!”玄机提议道。

        陈驭略一沉吟,“……此女只是炼气六层的水平,敢在两个筑基后期火拼现场,来兴师问罪。

        要不就是她傻,要不就是她的背景不简单。

        之前刚来这院子的时候,与她打过半个照面,颇有大家闺秀的作风。

        如此估计,就只能是后者。

        杀了她怕是不妥。

        只能演一出戏,看看能不能糊弄过去了。”

        玄机听到陈驭说,要把女子弄醒,稍显忸怩地说道:

        “主……主人,我……刚才,把她打晕的时候,下手有亿……点点重,嘿嘿嘿,没关系吧?”

        当看着小寡妇肿得和猪头一样的脸,陈驭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女人的嫉妒心啊……看见此女姿容不俗,玄机可真下死手啊……幸好还有得救。

        陈驭赶紧让玄机先将两面墙都修补好。

        然后自己从储物袋中,掏出一颗灵力光球,将它刺破,再把灵力涂抹在小寡妇脸上。

        不消半盏茶的功夫,肿胀都慢慢消退。

        小寡妇又变回千娇百媚的一张脸。

        陈驭将她抱到她家门口,打开战力值,发现附近确实没有人。

        于是他轻轻将对方推醒,“姑娘,姑娘!”

        小寡妇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陈驭英俊的脸,一时愣住,怔怔地看了好一会儿。

        直到陈驭微微咳嗽一下,小寡妇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小脸一红,低下头。

        “姑娘,我见你晕倒在家门口,可是最近忧思过度,郁结于心所致?”

        陈驭准备来个先下手为强。

        小寡妇的脸又红上一点,暗自啐了自己一口。

        她刚才满脑子都是,眼前的男人怎能生得如此好看,早忘了自己为何晕倒在门口。

        她努力回想,对啦,是刚才自家的墙壁被此人家中的客人打破。

        她正愁苦自己刚死了夫君,现在又有人来毁她清静。

        这事叔能忍,婶儿也不能忍啊。

        筑基又如何?自己家身份亮出来,吓也能吓死他们。

        所以她准备上门兴师问罪,可是脚下一趔趄,就晕了过去。

        “刚刚是你将我家……”小寡妇指着自家院墙,忽然看到两家的院墙都完好无损,立时就傻了眼。

        这世上破坏院墙的方式有无数种,但是恢复被破坏的院墙的法术,她还真没听说过。

        “咦,难道真的是我自己晕倒?墙壁的事情是我在梦中所见?”小寡妇此时已经对自己的记忆开始产生怀疑。

        看着小寡妇露出疑惑的神情,陈驭准备再加一把火。

        “我叫陈驭,刚从白虎街买了东西回来,恰好看见姑娘晕坐在门边,所以才来相问。

        怕是姑娘思念亡夫太甚所致,哎,姑娘一定要多加休息才行。”

        小寡妇此时的脑子,已经彻底不够用。

        既然院墙没事,那就一定是自己晕倒后产生的胡思乱想,赶紧先回屋躺下再说。

        她赶忙施了一礼,“陈公子有礼,贱妾蓝青,多谢公子将我叫醒。

        今日身子不适,下次再正式道谢。”

        说完,蓝青赶紧闪身进了自家宅院。

        陈驭长舒了一口气,不管怎么着,这事儿算是对付过去了。

        他回到了伏危楼,开始总结这次袁焱和丁翠翠的事情。

        本想着要去找黄铭晦气,没想到他的手段来得更快。

        黄铭此人不仅心机歹毒,行动力也十分强悍。

        陈驭承认,他是个难缠的对手。

        娘之。

        黄铭,你等着,我明日就去你铸魂堂

        登门拜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