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诡异修仙:天灾降世,我成了万物主宰在线阅读 - 第38章 客卿

第38章 客卿

        大蛤蟆刚想一舌头把陈驭给结果了。

        忽然惊讶地感受到,伤口铁锏处传来温热。

        他张大了嘴,愣愣地看着陈驭。

        当年楚链帮他拔锏时,也不曾感受到铁锏的温度变化。

        他内心传来一阵狂喜,难不成这小子还真他娘的是自己的救星?

        陈驭并未注意到锏身的变化,吐血之后,他再一次卯足力气向上拔锏。

        一丝、一毫、一厘、一分。

        四龙吞口处,越来越热,越来越红。

        隐隐可以看到,里面金色竖瞳正慢慢张开。

        一寸、两寸、三寸。

        陈驭拔锏的速度越来越快,大蛤蟆内心的狂喜也是越来越盛。

        快了,快了,这缠绕自己三千年的噩梦,今日终是要摆脱了。

        忽然,陈驭脑袋中又传来一阵剧痛。

        他还来不及闷哼一声,便晕了过去。

        身体顿时一倾,全身重量全部压在铁锏的锏柄。

        “噗嗤”一声,他刚刚拔出的三寸铁锏,连同之前露在外面的五寸,一下子统统插进了大蛤蟆的体内。

        大蛤蟆还没从狂喜的状态反应过来,突然觉得自己胸口一阵火热,然后紧接着浑身一阵冰凉。

        他仿佛瞬间被抽干了力气。

        “不!”他大吼一声。

        他只看见自己的肚子迅速膨胀,越来越大,最后“嘭”的一声,炸得四分五裂。

        古神就这样潦草地失去了生命。

        灵力迅速充满了整个空间。

        陈驭的身体,被炸开的气流,冲到楚熊身边,依然不省人事。

        而要了大蛤蟆性命的铁锏,此时缓缓悬浮到空中。

        金色眼瞳已彻底张开。

        所有的灵气都瞬间涌向铁锏,被它吸收得一丝不剩。

        金光大盛,整个洞府震颤不已。

        好一会,金光消失,震颤停止。

        然后,铁锏直冲陈驭的身体。

        “噗”,铁锏消失在陈驭的身体里。

        从外表,看不出丝毫端倪。

        一切归于平静。

        当陈驭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听到耳边有一百只鸭子在大喊大叫。

        “主人,主人,你怎么样啦,快回答!”

        “主人,你不要出事啊,快回答我!”

        “陈兄,醒醒。”

        ……

        “都给我闭嘴,让我安静一下!”

        陈驭不胜其烦,吼了一声。

        世界瞬间安静。

        他满意地沉沉睡去。

        再睁眼,他发现自己在楚府的客房内。

        阳光照在窗户上,露出云的形状。

        陈驭坐了起来,发现自己换了一身青色长衣,而楚天舒在旁边的桌旁打盹。

        听见陈驭醒来,楚天舒也睁开眼睛。

        “陈兄,你醒了,我去叫奶奶和爹爹。”说完,他便跑了出去。

        陈驭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基本没有大碍。

        伸手一摸,保险套、爆满都在身上,他长舒一口气。

        他努力回想在洞中的情形,只记得自己去拔锏。

        然后呢?

        铁锏拔出来没有?大蛤蟆怎么样了?自己为什么会回来?

        他什么都不知道。

        “主人,那楚熊曾不止一次要打开我,但最后都失败了。

        他还在我身上藏了一根针,像是标记。”

        爆满忽然用心灵沟通,将之前发生的事,告诉陈驭。

        陈驭先是一愣,他隐隐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随即内心一阵发紧。

        洞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楚熊认为自己得了好处,才会来开爆满。

        楚熊马上就到,等一下他过来,,自己该如何应答?

        看来,他和大蛤蟆对话的这一段,绝不能说给楚熊他们听。

        否则,无论自己说什么,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在隐瞒什么,到时候把自己囚禁到死……

        正胡思乱想间,楚天舒已经领着老太太还有楚熊走进屋里。

        陈驭赶忙起身行礼。

        “陈小友,感觉身体如何?可恢复了吗?”楚熊先开口。

        “承蒙楚庄主厚爱,已经没有大碍了。”

        “那就好。

        我这次来,是与你商议一下,之前承诺给你的好处。”

        陈驭赶忙躬身抱拳,假作惶恐说道:“小可只是去了一次古神之处,随即就被古神打倒,晕了过去。

        直到刚刚才醒转过来。

        小可什么都没有替庄主做,怎敢有脸要什么好处。”

        楚熊盯着陈驭说道:“哎,陈小友,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我与母亲大人商议过,陈小友自即日起,便是我楚家首席客卿。

        每月的供奉为三千灵石。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楚天舒已经迫不及待,“恭喜陈兄,从现在开始,你算是我半个楚家人啦。”

        陈驭本想推脱,但是害怕自己过分谦让,反而引起对方的怀疑。

        便躬身谢礼,“那小可恭敬不如从命。”

        “哈哈哈,陈客卿,三日前在古神之地,可还记得发生过其他什么事情?”

        陈驭一愣,怎么自己睡了一下,就过了三天?

        随即他便暗暗心惊,楚熊终于问到正题了。

        “那日古神一下打过来,我仓促应对,只觉眼前一黑,便失去知觉。

        实在记不起还发生过什么事情。”

        现在他只能一口咬死,什么都不知情。

        “那陈客卿在万里镇可有落脚之地?师尊同门可在附近?今后有何打算?”

        楚熊一连三个问题抛了出来。

        陈驭脑中一闪。

        他记起黄铭给他的那幅矿区图上,在万里镇南面,有处山峰叫牛郎峰,给他印象挺深。

        “我师从梦蝶宗,师门在镇南面的牛郎山上。

        如今妖族肆虐,师傅命我等几个师兄弟,来万里镇寻找新的场地。”

        “哦,那正好,我楚家在镇南有处大宅院正空着,可给你师门暂用。”楚熊显得十分热情。

        “多谢庄主,那我立刻回山禀告师傅,接他老人家过来。”

        “也好,那陈客卿尽快早去早回。

        舒儿这两日吵着要向你讨教观气之法。”

        楚天舒一听,立刻从老太太身后跳出来,躬身一礼。

        他笑着说道:“陈兄,我虚心求学,还望你不吝赐教。”

        陈驭点点头,算是答应。

        不管怎么着,尽快离开这里才是正选。

        楚熊对楚天舒说道:“舒儿,那你替为父送陈客卿到大门口。”

        陈驭拜别老太太和楚熊,与楚天舒一同走向大门。

        不知怎么,他总觉得一颗心悬着。

        见陈驭和楚天舒离开,楚熊赶忙躬身问老太太,“娘,他身上可有古神气运?”

        老太太轻轻一哼,“若是有,娘早就一棍打死了他,将气运转到舒儿头上了。

        你确定他与古神消失有关?”

        “孩儿与他受古神攻击之时,清楚记得他在孩儿左手边。

        但孩儿苏醒之时,他到了孩儿右手边。

        刚才看他一口咬死与孩儿一同受到攻击之后便昏迷不醒。

        便断定他定与古神消失有关,至少他知晓部分内情。”

        “既如此,让柳路跟着他,找个角落,抓住他。

        然后带到镇南那处宅子关起来。

        为了楚家,不得出此下策。

        千万别让舒儿知道此事。

        另外,告诉柳路。

        若是伤了性命或是脑子,

        我要他万劫不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