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诡异修仙:天灾降世,我成了万物主宰在线阅读 - 第27章 浊狱

第27章 浊狱

        大声喊疼的是一个矮胖男人。

        陈驭定睛一看,竟是上次在对影石屋内抓影子美人的那位。

        此刻他正满头大汗,一脸死灰,口中不停地念叨,“完了,这次死定了,这次死定了……”

        “兄台,不必如此悲观。所谓天……”陈驭刚想扯几句,挑起话头,却不想那胖子忽然发了疯一样。

        “你懂个p,自进了这辆牛车开始,我们就是死人啦,死人,你懂吗!”

        陈驭仿佛被吓着一般,“兄台,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你能不能说清楚点……”

        说话间,牛车已经慢慢拖着几人,向着前方缓缓前进。

        胖子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精气神,气势瞬间弱了下来。

        死亡即将来临的感觉已经把他折磨得神经兮兮。

        他必须想点什么,说点什么,才能让脑子不去思考死亡这件事。

        “进了浊狱,没钱,就变成脓尸。有钱,就变成血僵。

        无论是脓尸或是血僵,最后的结局……”

        “脓尸,我听说过,可是这血僵……又是什么意思?”陈驭好奇问道。

        “血僵,就是喂食灵力感染幸存者的血液,将你身上的感染清除。”

        经他一说,陈驭立刻想到了自己的师傅耿烈。

        师傅服食过幸存者的血,的确没有变成脓尸,就是性格变得与平日大相径庭。

        他假装不知,“这个血僵好,我愿意交钱,至少可以活命。”

        “哈哈,活命?

        凡是喝过幸存者的血,人会逐渐嗜杀成性。

        最终失去自己的意识,变成一个只知杀戮的人形机器,这与死有什么区别?”

        陈驭听后,装出一脸死灰,“那真的没啥办法活下去了?”

        “唯一能活下来的方法,”胖子惨笑一声,“就是凭运气从脓尸的状态存活下来。

        成为一个废人,然后被圈养,不断抽血……”

        “你怎会知道这些事情?”

        “我曾是百草门的学徒,可是,师傅竟然要我生吞脓尸的血肉,逼我去做脓尸……”胖子一脸惊恐,不愿回忆的样子。

        陈驭闻言,一阵唏嘘。

        不管在哪里,底层都是蝼蚁啊。

        他开始观察附近的街道,看看离浊狱还有多远。

        转过一个弯,他发现牛车来到了朱雀街。

        经过伏龙巷,又向前行进100米,左转进入白虎街。

        再行了500米,来到一座宅邸的正门。

        门上一块牌匾,上书“浊狱”两个大字。

        一对黑色的石穷奇,立在狱门左右。

        猛虎张牙舞爪,张开的翅膀作势欲飞,好不威武。

        穷奇两边各站五名炼气十层的修士,不过比较奇特的是,他们每个人都穿着一副金属铠甲,从头到脚连成一体,把身子裹得严严实实。

        陈驭几人被赶下牛车,早有全副武装的修者,用长铁叉将他们赶入大门后的一条地道。

        地道四米多宽,不断向下延伸,一会就光线全无。

        只有通过悬挂在两旁的油灯,才能隐隐看到地道的样子。

        走过约两百步,终于进到一个房间,里面隐隐有一股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房间里一张桌子,房间尽头有两扇铁门。

        左边铁门上书“生”字,右边铁门上书“死”字。

        桌子上,摆着笔墨纸砚,还有几副手链脚铐。

        而桌子旁,站着一位身着黑衣的凡人男子。

        凡人身上没有灵力,他们不受灵力感染的威胁。

        在浊狱做狱卒再适合不过。

        此时黑衣人指着桌上的刑具说道:“交出储物袋,自己带上手链脚铐。

        你等均被灵力感染,好好配合,或许有一线生机。

        现在,摆在你们面前,有两条路可以选。”

        黑衣人清了清嗓子,“若有亲友师门愿意出1000灵石赎你们性命者,写下姓名、地址,可往生门。

        若是无钱者,请走死门。”

        荡浊司这是要将灵力感染的人敲骨吸髓,吃干抹净……

        陈驭和胖子两人沉默不语,静静看着其他几人纷纷拿出自己的储物袋,争先恐后地写下赎命之人的姓名住址,然后带上手链脚铐奔向左边的生门。

        待几人消失在眼前,陈驭看了胖子一眼,走到桌前,将镣铐带上。

        这镣铐似乎能够束缚灵力的使用。

        他刚想往死门走去,一直沉默不语的胖子,突然暴起,抄起一根铁链当头向桌旁的黑衣人头顶砸去。

        “哈哈哈,横竖都是死,我就拉你们一起陪我!”

        重压之下,他终于彻底崩溃。

        “啪”,凡人被一铁链砸得血肉横飞,立时毙命。

        血腥味立时弥散在整个房间。

        陈驭身上被喷了无数血点。

        “嘿嘿嘿嘿,”胖子杀了人,双眼血红,满脸戾气,转头看向离自己最近的陈驭。

        再杀一个又何妨。

        胖子刚想动手,忽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一张巨口将他的头颅一吞,“咔嚓”一声,整个头连脖子被连根咬掉。

        黑影随即腾空而起,又归于屋顶的黑暗中。

        鲜血四溅,陈驭已成血人。

        房间中的血腥味达到了极致。

        “嘿嘿嘿,快走吧,不然我的宝贝可要加餐啦。”

        一个阴恻恻的笑声不知从何而来,配上头顶“咯吱咯吱”骨头被嚼碎的声音,听着让人毛骨悚然。

        陈驭一抬头,才发现屋顶竟倒吊着十几只半人大小战力值为40的蝙蝠。

        说话之人定是个驭兽师,所御灵兽不怕灵力感染。

        陈驭闻言,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径自穿过右边的死门。

        铁门之后,同样是站着几个凡人。

        每人都穿着厚厚的黑色棉衣,手中都拿着一根长长的铁钩。

        身后是一条继续通向地下的阶梯。

        他们用铁钩将陈驭的手腕勾住,拉拉扯扯地不断往下走。

        越往下走,陈驭看见几人吐出的气渐渐起了白雾,看来这里的温度越来越低。

        他脑中念头电闪,难不成,脓尸都被冷藏起来了?

        很快,他们走到了地底,一个长宽约200米,高2米的长方形房间。

        房间的四周,房顶被厚厚的毛皮包裹,而房间的地下整整齐齐挖着几百个1米左右见方,2米深的洞,里面放着同样尺寸的铁笼。

        一大半的地洞中都冰冻着一具脓尸,保持着刚刚脓化的状态。

        眼前景象让陈驭大感震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