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诡异修仙:天灾降世,我成了万物主宰在线阅读 - 第8章 大主神

第8章 大主神

        创飞感受到陈驭的不对劲,赶忙停下身子,将陈驭横抱过来。

        “老大,主人晕过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见陈驭毫无反应,创飞一时没了主意,看向小贪。

        小贪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主人昏迷,他便是大哥,必须保持镇定。

        它晃了晃大脑袋,想了想,“继续走,主人说要去万里镇,我们就先到镇子附近再说。”

        陈驭只觉无数根钢针在自己的脑浆子里不停地搅拌,像有人要把他的脑子捣成豆汁。

        待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在一个无边的灰色空间中。

        看不见出口,也不知该如何离开。

        无数金色光点在身边不停地飘动,如同漫天飞舞的雪花。

        一个身着土色粗布长袍,头戴鹿角银冠的枯槁老头匍匐在自己面前三米左右的地方。

        陈驭顿时浑身紧绷。

        直觉告诉他,刚才要搅自己脑子的,就是眼前这个骨瘦如柴之人。

        而让他感到绝望的,是此人头上的数字:52000。

        那么这个空间也一定是这个老头创造出来的。

        陈驭第一次有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无力感。

        此时,匍匐着的老头颤声说道:“老奴苦傩,恭请主人万安。”

        嗯?

        陈驭被这名叫苦傩的老头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明明对方吐口唾沫星子就能淹死自己,并且已经付诸行动。

        自己为什么没死?

        而他又假惺惺的装做奴仆,对自己表忠心,这是演得哪一出?

        哦~猫吃耗子前,总要把它戏耍一番,让它以为有逃命的机会。

        在充满希望的心情下,给他绝望一击。

        这老头绝对是个超级变态!

        陈驭心中的恐惧,已经转变成狂怒,不过他依然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冷哼一声,“主人?”

        原本不停飞舞的金色光点仿佛感受到陈驭的怒气,此时全都停了下来。

        苦傩似乎大气也不敢出,“我乃青兽面具的器灵。

        是主人之前的三口鲜血,将老奴唤醒。

        老奴便与主人自动签了血契,从此供奉主人。”

        陈驭听了一愣,随即怒极反笑,“哈哈哈,主人?供奉?

        你当我陈驭是傻子不成?

        你刚才明明是想置我于死地。还有脸唤我做主人?

        难道,弑主就是你说的供奉!

        说,你到底有何居心!”

        既然在这空间中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对方还存心戏弄他。

        他索性横了心,撕破脸皮得了。

        就算是死,也要痛快!

        随着陈驭的语气越来越严厉,金色光点竟然慢慢演变成一只只竖着的金色眼瞳。

        上下左右几万只眼睛死死盯着苦傩。

        咦,陈驭感觉有点微妙。

        这里不是这老头的地盘吗?怎么里面的这些光点却配合着自己的情绪?

        难不成这空间……

        陈驭还没琢磨明白,苦傩已全身颤抖地答道,“主人息怒,请听我狡辩。

        我原是华龙族的大巫师,掌管族人的生死轮回。

        我族踏遍四海九洲,所向披靡。”

        说到这里,苦傩似乎回忆起之前的无限风光,嗓门也大了起来。

        “主人不要觉得老奴是在吹牛。

        昨日与主人交过手的狼崽子,我闻着他的味,就知道它的老祖宗曾当过我的坐骑。”

        说到这里,他颇为自得地瞟了陈驭一眼。

        发现对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尴尬一笑。

        随即他面容一窒,“当初我被逆徒暗算,心有不甘,所以舍弃肉身,将灵魂附在我最心爱的面具之上。

        前日被主人唤醒之后,发现主人有亿点点弱。

        老奴一个没忍住,想要将主人的元神暂且保管。

        然后借用主人的身体,助主人追求永生大道。

        还请主人念在我一片赤诚,饶我一命!”

        说完,苦傩赶忙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好,好,好。

        明明是夺舍复生,想要鸠占鹊巢,却被他巧舌如簧,硬生生说成是助人为乐。

        好一个狡辩!

        陈驭越听内心越是愤怒。

        数万金色眼瞳开始闪耀光芒,仿佛下一刻就能放出无数金光,将苦傩射成粉末。

        陈驭越来越确信,这空间与这些眼睛不是苦傩所造。

        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难怪苦傩变现得如此谦卑。

        苦傩虽拥有通天彻地之能,但在无数金瞳威视之下,只觉得自己犹如蝼蚁。

        他顿时磕头如捣蒜,“请主人息怒。

        老奴之前并不知道主人的真实身份,所以贸然对主人出手。

        谁知被主人拉进此处空间,才明白主人是远古仙书中记载的那位大正神。

        老奴今后再也不敢有僭越之心,只求用这一身本领,为主人略效犬马之劳。”

        陈驭听得一愣,大正神三字仿佛一把利锥再次搅动他的脑子,他忍不住闷哼一声。

        所有的金色眼瞳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似乎要记起些什么,但这些记忆好像被一层厚厚的油纸糊住,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说什么大正神?”陈驭拼命忍住疼痛,生怕露出一丝痕迹。

        苦傩见满天金瞳消失,以为陈驭要重用他,对他收了杀心,心中立时大喜。

        他赶忙伏地解释,“主人莫怪,不是老奴不肯明说。

        而是仙书中提及,谁要是敢说出大正神的名讳过往,即刻神魂俱灭。

        老奴……老奴还想追随主人。

        不过主人不用担心。

        主人的记忆,只是暂时被封印。

        假以时日,必有恢复的那一天。”

        苦傩口中的大正神乃天地初开的三位主神之一。

        他要是现在跟了陈驭,将来待他恢复记忆,这从龙之功可不是闹着玩的。

        莫说是永生大道,就算成为一方神祇也不过是对方的举手之劳。

        想到这里,苦傩心花怒放,已经在憧憬未来自己成神的美妙时刻。

        陈驭见苦傩不肯如实相告,也不相逼。

        他待头痛略好一些,喘了口气,换了个问题。

        “你刚才说与我签了血誓,我倒想问问,若是你再敢有半点不轨之心,我该如何约束于你?”

        苦傩的老脸闻言立时皱成一团,“主人还不肯信老奴吗?”

        “你我既是主仆,就该坦诚相待,难道这么快你就开始忤逆我的心意?

        不怕我再召唤出金瞳?”

        陈驭的声音充满无上威严。

        “不不不,老奴不敢。

        若是我再敢对主人不敬,只要主人咬破中指,以血指我,口中念‘灭’,就可以将我轰杀。”

        苦傩犹豫片刻之后,终于咬咬牙说出了破血誓之法。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对方既已主动收了金瞳,就没必要再杀他。

        只要他见机行事,小心伺候,把眼前这小子哄得舒舒服服又有何难?

        “那,你看我这样做,姿势对不对?”陈驭边说,边用带血的中指指向苦傩。

        “灭!”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