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你可是我们家唯一的小孩儿

第二十七章:你可是我们家唯一的小孩儿

        他说这话,简意才敢回头看牌。

        与此同时,场上的唏嘘声响起,墨禹澄的声音最大。他这个东家连赢了数场的好彩头正是蓄力待发的时候,就这么轻而易举被她赢了个彻底。

        墨禹澄挥挥手,很爽快说,“算了算了,就当给你们新婚贺礼了。”

        在场的人又纷纷的笑,暧昧的目光四处投射,简意有些无所适从。

        她只好仰头去看靳砚琛,他仍旧是淡淡的神色,垂着眸子漫不经心握着她的手,动作深情的要命,却什么话也不说。

        服务生把砝码堆进了巴掌大的小盘,赤金的盘面倒映出清晰的面孔,这纸醉金迷的繁华就连简意也有几次都看晃了眼睛。

        她听见身边那些似真似假的夸赞,称呼已经从简小姐变作了靳太太,渐渐连她自己都要觉得是真的。

        不会再有这样好的时光,真情显得如此深刻。可她有明白,这逢场作戏的寒暄向来不得当真。

        这张牌的插曲就这么过去了,后面简意不肯再抽。第一次的好运是眷顾,她万分肯定下一次一定不会有这样的好运。

        靳砚琛一边抽牌一边看着她笑,说她还是个挺小心谨慎的姑娘。

        简意义正言辞道:“这是概率论的知识。”

        这话说完,靳砚琛又抽了两张牌。他抽牌向来随意散漫,自己看也不看就打出去,等人群的叫好声响起,懒懒散散一抬眼睫,无所谓地勾着砝码。

        墨禹澄一拍大腿,声音激愤,“操,你们这对今天运气也太好了,是不是故意来赢我钱的。”

        靳砚琛往后一靠,他嘴角轻嗤一声,眼皮慢慢掀起来,成堆的砝码随意推到简意面前,千金一散的豪迈,他笑容不羁。

        简意心跳缓了一下,靳砚琛也好像要猜出她下句,拿开咬着的雪茄,清冷的薄荷香气靠近,他贴近她嘴唇,低沉悦耳的英文响起。

        他温柔溺毙的目光撞进她心里:“luck    fairy。”

        心跳发麻,耳边是长久的铮鸣,一切的人声都被隔断,方寸间的唇齿,呼吸间的交融,却有着比接吻更加亲密的悸动。

        简意的视线艰难落在他高挺鼻梁上,许久听得他耳边低笑,她若无其事低下头捏着衣角,心里早已潮湿一片。

        她突然很想尝一尝他的味道,于是扬起波光粼粼的一双眼睛,盯着他手上的雪茄烟问,“我可以尝尝这个吗?”

        靳砚琛稍顿一下,目光落至她脸上,他微颌首,轻拍了一下她肩膀示意她等下。

        简意随着他视线转身,看见墨禹澄在远处冲他们招手,靳砚琛点了下头,随意走过去。

        天光此时正是最暗,在这时候的狂欢总是浮生偷闲的感觉。简意端了一小杯香槟,倚着天台的古铜色栏杆静静地等着靳砚琛回来。

        街口的灯光颓靡暧昧,开叉长裙的艳丽女郎倚在灯下,红唇咬开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一支烟抽到了尾声,她的脸上出现了短暂的欢愉舒适。

        靳砚琛也在这时候回来了。

        他的手上搭了件长款的男士大衣,披在简意身上的时候,能闻见袖口清淡的雪茄味。

        简意抿了下唇,不说话,扭头睁着漂亮的眼睛瞧着他。

        靳砚琛也不说话,双臂撑在簇新的栏杆上,远处瞧了眼,他单手插兜朝她慢慢走过来。

        走进的那一刻,简意以为要发生点儿什么。

        屋里在放邂逅的舞曲,透明的玻璃窗倒映交颈相拥的男男女女。

        她甚至屏住了呼吸,可是靳砚琛什么也没干。他慢悠悠抬起她手心,长臂从她腰间一揽,摸到大衣内侧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她手心上,他指尖不小心剐蹭到她衣裙上的蕾丝,简意下意识的轻颤,却并不觉得抗拒。

        大概是因为他姿态是这样的温煦从容,纵然孟浪,也难叫人抵抗。

        握在手心里的东西沉甸甸的,简意低头去看,是个被塞得鼓鼓囊囊的小红包,封口处还贴了吉祥如意的贴纸。

        简意愣了下,又听靳砚琛说,“压岁钱,今儿不是除夕夜么。”

        这一晚上的宠溺给的太盛,简意咬了下嘴唇,不值得哪里来的勇气,忽然抬头问他,“那别人有吗?”

        靳砚琛点上一支烟,青灰色的烟雾模糊了轮廓,懒怠眯起的眼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深邃迷人。

        他笑:“抽了两张跟墨一航换了个红包。”

        “怎么还跟小孩儿争宠?”

        简意被他这话打趣的有点儿不好意思,夜风消融在她发烫的脸颊,她伸手在大衣口袋里摩挲,却只摸到一块冰凉方形的银色打火机。

        察觉她意图,靳砚琛咬着烟蒂模糊笑了声。他挑眉问她,“真这么好奇?”

        简意极为小心的嗯了一声,然而哪怕她再谨慎,也没想到隔着青灰一片的烟雾,靳砚琛会忽然就这么吻上来。

        背后的栏杆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简意惊呼一声抱住他,挽着的头发几乎松落,暴虐的尼古丁在口腔肆意流动,呛得简意流出眼泪,而后男人温热的指腹抹上眼角,她踉跄着,又被拽入一份甜蜜之地。

        靳砚琛指尖夹着烟,他稍稍拿远些,另一只手搭在她肩膀上。

        温柔咬住她耳垂,视线却好整以暇地盯着她脸看,看她一张素白的脸被薄红染的生动,不知道是因为渡下一口浓重的烟,还是刚刚过分缠绵的亲吻所致。

        “我……”

        “我不要抽烟了。”

        学不会渡气的技巧,慌乱里被灌入雪茄的味道。不同于大衣里侧闻到的清冽,味道冲的几乎要让人咽不下去。

        这温柔与野性的矛盾,总在他身上淋漓尽致展现。

        也更叫人着迷。

        靳砚琛抬住她下巴,笑的漫不经心,“真不学了?”

        简意呛的眼泪都出来,摇了摇脑袋语气很坚定,“抽烟有害健康,不学了。”

        “那成。”

        靳砚琛爽快应了下:“省的我每回都要亲你。”

        他俯身凑近来看的时候才叫简意看清了那眸底暗色的爱与欲,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心里倏忽一惊。

        刚刚因为亲吻被托举至栏杆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一倾,随机她像只雀儿一样跳下,嘴巴上鲜艳的口红早就被蹭掉,语气却很鲜活。

        “你怎么像大人一样威胁人?“

        靳砚琛反问她:“你不是小孩?”

        简意撇撇嘴,低头看自己新买的长裙,她伸手勾了系带,雪白如玉的脖颈露了出来,纤长的线条,在深夜里美的像一束孤傲圣洁的白山茶。

        她觉得自己也不算很小吧,大学的同龄女生早就有了一场又一场的恋爱,想要反驳的话还未说出口,就感觉腰上环了一道热烙一样的手臂。

        靳砚琛俯身朝她靠近,再开口话里就多了点调情的意味。

        “你可是我们家唯一的小孩。”

        简意眸光动容,她回过头也拥抱住他,以一种依偎的姿态趴在他的胸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