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我什么都不要,就图你一颗真心

第二十六章:我什么都不要,就图你一颗真心

        他说:“那就要麻烦你们多照顾我女朋友了。”

        连理的长廊,他深黑色的衬衫消失在尽处,热闹一下就起来了。

        先前开口搭腔的姑娘年岁也不大,地道的江南人,一把甜腻好嗓子,讲话也讨人喜欢。

        “真是惊奇了,何德何能我能受靳先生一句麻烦,今日还真是托了简小姐的福气。”

        简意笑了笑,客气说了声哪里,是她牌技太烂仰仗她们多放水。

        几番交谈下来,简意也认识了这一桌上的人,声音甜的那位叫艾米,坐她两手边的一个叫璐璐一个叫莉莉,都是随口取的名字,就图叫着顺口。

        叫莉莉的姑娘打了一张牌出去,随口说,“在这儿什么都是假的,真情不值得托付,名字也就是代号而已。”

        简意喝了一口手边的茶,上好的普洱煮的刚刚好,她淡笑不语,心思好像都放在了牌面上。

        名分这东西给的就是一个态度,简意心里也明白,今日大家见她都客客气气称一声简小姐,那是因为靳砚琛给了她体面。

        就算是王小姐、李小姐他们也都照叫不误,出了这道门他们指不定连她是哪号人都忘记。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人生一场故梦,总是要刨根究底仔细去想,倒叫自己惹了郁气。

        艾米一边摸牌一边开玩笑道:“那可不一定,要是有一天我家那位能当众称我一声女朋友,那我真是开心死了。”

        叫璐璐的姑娘也搭腔:“他要是真这么说了,你不怕家里那位找过来撕烂你啊?”

        艾米嘶了一声,摸摸项圈上嵌着的红宝石说,“说得对说得对,还是图钱比较实在。”

        听他们聊一些世家八卦倒也算有趣,这场牌打的很快,简意最后一张牌扔下的时候,艾米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光顾着聊天了,让你把牌走光了。”

        话题刚好讲到墨禹澄前段时间新定下的未婚妻,林卿阮没有来,这群人也不知道她们两个人的关系,话题毫不忌讳的聊着,简意眉头皱了下,随便洗着手里的牌,就这么轻轻问出来。

        “那靳砚琛有未婚妻吗?”

        艾米兴味挑了下眉,漂亮上挑的眼睛抬起,笑着同她讲,“这个嘛,你自己去问问他呀。”

        这话刚说完,艾米就笑眯眯地拎着手提包和她说了声拜拜。

        简意还没来得及反应,背后先贴上一道清冷微寒的气息。

        靳砚琛裹了一身的寒气,俯身撑在椅臂两侧,伸手捋开遮住她脸颊的碎发,视线微微垂。

        他的声音还是温温润润的,可能喝了点儿酒的缘故,透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潮湿粘腻贴着耳膜,丝丝麻麻的心动。

        “嗯?要问我什么?”

        简意飞快眨了下眼睛,她上身回转,双臂顺势搭上男人肩膀,指尖无意识摩挲那道瘦削挺直的肩下骨,忽地又讨好似的凑过去吻了一下他喉结。

        靳砚琛眼底神色蓦然深了两分,她难得的亲昵示好,他哪有不受用的道理。

        从不自诩圣人,任由情欲漫开。

        靳砚琛慢条斯理地抬起她下巴,他吻上她嘴唇,感受到她因为无力而向后倾倒的瘫软腰身,嘴角染上薄笑,好心扶住,唇齿流连到她耳畔。

        “没有任何人。”

        靳砚琛低笑开口:“不是在和你谈恋爱?”

        男人过分认真的神色,就连简意都少见的愣了片刻。

        和靳砚琛这种人谈感情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简意自己也觉得不可能。

        他是浮金场上的一段月影,远远望着,静静看着,妄想伸手碰一碰,又害怕是镜花水月一场,温柔涟漪都作了虚空一梦。

        但是当他今天揽着她的手,郑重其事向所有人宣告她是女朋友的时候,简意忽然又有点相信了。

        相信肮脏丑恶的世界里还有一颗真心,相信他的诚意不会作假。

        原来太幸福的时候也会感觉患得患失。

        简意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敢贪图他真心,是因为自己一无所有。

        靳砚琛伸手抚摸她发顶:“我什么都不要,就图你一颗真心。”

        “那你知道我图什么吗?”

        靳砚琛低笑一声,声调宠溺,“但愿你不要只图我真心。”

        简意安安静静地盯着靳砚琛看,他是风里去向不明的一场大雪,有着对爱收放自如的天性。

        读不懂的三行情诗,他的浪漫缱绻永远只停留在第二行。

        可是就算如此,她依旧很着迷。他的温柔从容,蕴藉有度,谈笑间不经意的睥睨,总让她带着一种既仰望又想靠近的心情。

        吧台放起了陈奕迅的歌。

        “若爱是但求开心。”

        “那她无怨无悔。”

        简意微微笑了出来,靳砚琛低头看她的时候恰好就看见了这么一副画面---

        拢在一臂之内的少女安静地撑手靠在他身侧,杏色的羊绒长裙勾勒出纤细的腰身,暖光灯打下来,无限接近暧昧的颜色,笑容温煦却不见得有多明媚,咫尺之距,又好像隔了数里。

        “走,带你去玩儿。”

        靳砚琛拍了拍她手背,捻灭了烟,他拉着她去了墨禹澄那桌。

        他们这桌在玩牌,很简单的规则,就比谁手里的点数大。一张牌扔出去看的全凭运气,堆得老高的砝码,看上去只是图个开心。

        简意一向运气不大好。

        是以当靳砚琛一把将她拉到腿上的时候,她下意识颤了下睫毛,她摇摇手说,“我运气很差的。”

        “没事儿,输了也开心。”

        靳砚琛抓着她的手抽了张牌,他懒懒倚着,一只手绕过她的腰身握住她掌心细细的摩挲,沉下声在她耳边低语,笑容有些不正经。

        “实在过意不去别的地方补偿我行不行?”

        他咬住她耳尖,呼吸几乎是贴着她脸颊,“肉偿怎么样?”

        这张牌就这么在简意又羞又恼的情绪里被揭开,她抬起一双潋滟的眸,控诉似的盯着靳砚琛看。

        后者只是懒洋洋的笑,漫不经心抬起手捏着她耳垂,绻着笑意在她耳边道,“瞧瞧我们小姑娘手气多好。”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