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新年快乐,小姑娘

第二十三章:新年快乐,小姑娘

        远处有细微的烟花爆竹声响起,东郊却和别处不同。

        简意从他怀里退出来,声音低了下去,“靳砚琛,我今晚要回家过年了。”

        靳砚琛嗯了一声,找了件外套给她穿好,他眼中还是温情一片,贴着她耳边说,“新年快乐,小姑娘。”

        眼皮被撩的发烫,简意慢吞吞地睁开眼。

        她被他身上男士香水的味道扰得无法安宁,也为自己会错意而感到羞郝。

        靳砚琛在她耳边落下一声轻笑,他单手插兜,松松垮垮站在庭院中。

        简意对他道:“新年快乐。”

        “嗯……”

        靳砚琛动了下,侧过脸的霎那,被他身形遮挡住的光影雀跃涌了出来,光亮刺痛简意的眼睛,她下意识闭上眼,嘴唇的触感却愈发清晰。

        “新年礼物收到了。”

        他笑的肆意,吊儿郎当拎着手里车钥匙,给了她新年伊始最温柔的一个吻。

        ——

        磨磨蹭蹭到六点,简意还是回了一趟简家。

        林卿阮帮她把箱子拎到胡同口,宽慰她,“有家回总比没家回,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地方?”

        “我吃完年夜饭就回来陪你。”简意回头冲她挥挥手,踏上了回简家的那一路公交。

        街景像是放电影似的起伏变化,简意回想起自己上一回坐上这班公交的心境。

        这次回去心境一下全都变了,没那么多忐忑不安,好像就算被撵走也不会再觉得悲伤。

        她是什么时候会有这种感觉呢?大概要从遇见靳砚琛那天开始。

        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当简意重新走到梦的起点的时候,居然会有恍惚的感觉。

        那条是死路的胡同口还斜在那儿,庭院的枯叶摇摇晃晃,她眯着眼好像看见身姿颀长的男人懒懒散散靠在那儿点烟。

        有时候不知道该不该说缘分两个字,人群里就那么惊鸿一瞥,她攀了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浮华梦。

        胡同巷口似乎传来老少垂髫细语,简意的思绪暂时被打断,觉得这声音怎么听怎么像简奶奶的声音。

        当年计划生育卡的严,简乘风为了逃避罚款就把简意扔到了乡下奶奶家,后来简意考上了大学才接了回来。

        自从上大学,简意还没有见过奶奶。

        老人家见到她就眉开眼笑,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旁边,嘴里念叨着说她瘦了好多。

        简意扯着唇笑了笑说大学都要减肥,这样才好看。

        简奶奶不赞同:“不减肥也漂亮,我们家小姑娘就是最漂亮的。”

        奶奶年纪有些大了,最近也有点阿兹海默症,说了一会话以后又不认识人了。

        简乘风带着儿子一起去贴春联,简意抬起头看着远处张灯结彩一片,她突然在想,今夜的东郊是否也会这样热闹?

        正想着,简奶奶忽然凑了过来,笑眯眯问,“我们小意有没有在大学交男朋友?”

        简意略垂了下眸子,她淡淡笑了下,说没有。

        在这时候她又无可避免的想到靳砚琛,她向来最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就算靳砚琛对她是那样的细致体贴,她也明白有些鸿沟是不会轻易跨过去的。

        她已然叫神山为她低了头,又怎能再添妄念,叫他为难,也叫自己难堪?

        院里的风渐渐大了起来,简意搀着简奶奶回里屋,简奶奶的记忆不知道又飘到了哪一年,忽然回头抓着简意的手,言语认真。

        “你还记得之前赞助你上学哪个好

        心人吗?”

        简意愣了下,她轻轻嗯了一声,“我不会忘记他的,奶奶。”

        简奶奶说:“人一定要报恩,遇见他可得说声谢谢。”

        老一辈的人总是信奉因果轮回,讲究个知恩图报。

        简意原来是不信这些的,后来路走的多了,茫茫人野,她也开始信这缘分二字。

        贴完春联的简亮跑了过来,他举着手里封着的大红包,声音清脆又响亮。

        “姐姐,看我的压岁钱!”

        简意睫毛颤了下,小孩子左左右右围着她晃了一圈,看见她手上空空如也,一下就乐了,扯着大嗓门喊,“耶,姐姐没有压岁钱,只有我有。爸爸妈妈根本就不爱你。”

        简意早就麻木,点点头道,“嗯,他们就爱你一个。”

        简家向来没有守岁的习惯,入了夜早早熄了灯,简乘风拿着手机热络的和亲朋好友互道祝福,白红梅偷偷拉着小儿子试穿新买的棉袄。

        简意推开门走向庭院,远离了一切嘈杂,她抬头静静看着头顶一轮薄薄的月色。

        其实她真的是个很无趣的人,习惯了情绪挤压,面无表情的做完手里一切紧急的事情,不会让内耗情绪有一点机会击溃影响她的生活。

        林卿阮说她这种行为就是自虐,没办法摆脱就强行让自己假装不在意,托久了就成了一块心病。

        简意自嘲笑了下:“在意有什么用,也不会有人管的。”

        这个时候思念就忽然随着院子里的风汹涌起来,风刮得人有点儿发冷,东郊的好就显现出来了。

        ——

        靳砚琛睡眠浅,偶见她一个人趴在阳台栏杆上看月亮也不拦,覆了沉香的大衣松松垮垮搭在她肩头,低沉着嗓音贴着她耳边逗她,“小姑娘年纪不大怎么那么多心思。”

        “我们小意有心思了啊?”

        一道话从窗边就这么递了过来,话里熟悉的宠溺叫简意面容一怔,待反应过来,她脸上立刻摆了天真不谙的笑容,笑着说,“奶奶,您不是睡了吗?怎么又起来了?”

        简奶奶说:“今儿是新年,我得给我孙女包红包呢。”

        烫金刻着吉祥如意的大红包,钟奶奶塞进她口袋,眼神很亮地冲着她说,“等结婚,给我们姑娘包个更大的。”

        简意鼻子酸了酸,她别过脸,小声说,“万一我不结婚呢,奶奶。”

        “不结婚……那就奶奶养着。”简奶奶想了想说,“不过要是遇见喜欢的早点定下来,以后也有个自己的家。”

        家这个词对简意来说还是有点儿遥远。

        她撑着下巴慢悠悠的说:“那您再等我十年五年,我在京都买了房就把您接过来一起住。”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