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你怎么这么不正经

第二十章:你怎么这么不正经

        简意勉强笑了笑,垂下的视线忽然出现了一只男人的手,就这么状似无意的搭在她手掌上,笑容和蔼。

        是倪明,白芳华的丈夫,也是她名义上的姨父。

        “是长漂亮了不少,和小时候不一样了呢。”

        倪明冲她笑了笑,不经意捏了捏她指节,“还记得姨父吗?”

        几乎是反射反应。

        简意猛然缩回手,她的胳膊因为后退的动作重重磕上门上的把手,她恍然不觉,只睁着眼睛盯着倪明。

        情绪平缓了几秒,简意死咬着下唇,缓缓扯出一抹勉强的笑容。

        “我怎么会,不记得您呢?”

        倪明盯着她的脸笑了笑,他叫了一壶碧螺春,端着茶盏小口斟茶,圈子里沉浮的老练圆滑,端着虚伪的笑意安然坐在上席。

        简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被白红梅摁着肩膀坐了下来,冷眼看着他们寒暄,简乘风站起来递了根烟过去,笑着问,“倪局,您小外甥今年要上小学了,您瞧瞧能不能在中心小学给我们弄个名额?钱没什么问题,您尽管开口。”

        倪明接了烟,在手里抖落了两下,“名额嘛,姐夫开口了我还能不给面子?当初简意上学你怎么不来找我?”

        简乘风笑了声,理所当然道,“她一个姑娘,上什么都无所谓。”

        简意脸色猛地一变,与此同时,倪明的目光越过人群看过来,高高在上的,是那样的令人厌恶。

        简乘风没做他想,打火机扔到简意面前,他喜形子色的吩咐她,“去,给你姨父点烟。”

        ——

        墨禹澄今天有一场饭局,气氛严肃正经的他受不了,抽空出来抽根烟的功夫刚好瞥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纤细的背影,回眸冷淡清婉的目光,抬头看人的时候又带了点恰到好处的凌厉与对峙,不就是靳砚琛最近养着的那只脾气很大的雀儿吗?

        墨禹澄心神微动,晃悠悠走到前台虚虚往门前一指,“查查这桌什么人。”

        没等前台的资料出来,墨禹澄自个就透过半开的门缝看见了里面的人。

        皇城脚下多大的圈子,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张熟面孔。墨禹澄漫不经心抬了抬下巴,扔下一声冷笑。

        恰逢墨夫人出来寻他:“你怎么出去这么久,还不去陪陪你未婚妻?”

        墨禹澄懒懒散散应了一声,墨夫人着急慌忙推他进去还不忘叮嘱,“你老实一点,外面那些花花肠子都收干净了。”

        “我知道了妈,外面那些女人我不可能往家里带的。”

        得了保证,墨夫人面色好看了些。

        墨禹澄往里面瞥了眼,雍容典雅的女人端坐在软皮沙发上,脸上的笑容温柔端庄,可他心里不仅一点波澜都没有,脑子里还总是不可抑制的想起另一张面孔。

        烦躁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袭来,这个纸醉金迷的圈子,其实早就烂了根,他们都是金钱权力的囚徒困兽。

        没有人能摆脱得了这命运。

        墨禹澄暗骂一声,推开墨夫人向外边走边道,“我去给砚琛打个电话。”

        靳砚琛接到电话的时候刚结束了一场国际会议。

        他不是像墨禹澄这样坐享其成的富二代,他在初次进靳家的时候就挑起了肩上的担子,很多事做不好,就意味要被踢出局。

        墨禹澄还在电话里喋喋不休的抱怨着今天极其尴尬的订婚活动,他忽地话音一转,“砚琛,你和上次那女大学生断了啊?”

        “她叫简意。”

        靳砚琛揉了下眉骨,眼下压不住的倦怠。

        刚刚结束一场费时费力的拉锯,他的身心已经极尽疲惫,却还要耐着性子听墨禹澄随意又轻浮的话语。

        “哦,那就是还跟着你呢呗。我看见她跟这儿敬酒呢,就上回来求你办事的那个。”

        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人。

        好聚好散是常有的事。

        但要是暗地里偷偷干一些见不得人的。

        折点钱没什么,关键是掉了脸面,以后难混。

        那边靳砚琛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淡淡开口,“地址发过来。”

        刚好也懒得进去周旋,墨禹澄点着烟在门口等靳砚琛。

        好兄弟就要一起找不痛快,他不是这规矩的维护者,也不希望规则轻易被人打破。

        一路领着人到包厢门口,墨禹澄特意叫进去送菜的服务生把门留了一条缝。

        靳砚琛到的时候,简意刚好站起来敬酒。

        看不见她的脸,倒是能看见对面倪明的,中年男人的发福油腻,混沌的眼球一动也不动,靳砚琛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

        墨禹澄添油加醋:“砚琛,你的真心喂了狗啊。”

        这话刚落,房门猛地被打开,从里面急急跑出来的简意避让不及,径直撞入靳砚琛的怀抱。

        简意仰起头来看他,一双无措的眼睛,上挑起的眼尾天生的冷淡温凉,却因为看见他一霎那变得柔软,还有些懵懂的不敢置信。

        “你怎么在这儿?”

        靳砚琛挑了下眉,目光往里偏了偏,示意她换个地方说话。

        简意小步跟在他身后,不知道为什么墨禹澄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她一脸的莫名其妙,心绪复杂不知该说什么。

        找了个空旷的大厅,靳砚琛撑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他伸出手刮了刮她垂下的睫毛,声音里蕴着笑意,“让我看看我小姑娘今天怎么又不开心了?”

        怎么说的她好像一个生气包一样!

        简意小声说:“没有不开心,就是不喜欢和那些人打交道而已。”

        “不喜欢咱们就不和他们玩儿。”

        没当多大问题,靳砚琛把玩着手上的车钥匙,微动的薄唇凝聚一道浪荡勾人的笑,他语气极尽宠溺,“叫声哥哥,我带你出去玩去。”

        “你怎么这么不正经。”

        简意靠在他身边,就好像一道浮萍找到了根,漂浮的心忽然落了实地,她的心不自觉被甜蜜灌溉,语气也自然而然柔了下来。

        “里面的是我姨妈和姨父,估计今天见过以后也不会再见了。”

        靳砚琛点点头,没过问她的家事,俯下身来贴着她耳垂,丝丝麻麻的声线撩人,“墨一航教我的法子。”

        “你喜欢正经的,还是不正经的?”

        简意呼吸金乱,心跳也紊乱。慌乱的抬起头,整个人被笼罩在名为靳砚琛的气息里。

        她感受到了久违的悸动,这个时候风是冷的,理智也还在,可她偏偏就想要一个吻。

        靳砚琛压在她唇上闷闷的笑:“嗯?我们小意喜欢这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