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欲望,忍得住

第十九章:欲望,忍得住

        靳砚琛眯了下眼睛,没一点儿犹豫,挑起她下巴,碾过她唇瓣。

        他有着比二十岁出头更狠的一股劲儿,游刃有余的技巧让她难以招架,听她趴在他肩头无力喘息,还坏心眼挑过她下巴问——

        “是你想要的那种接吻感觉吗?”

        热浪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没,简意记不清她是怎样回的东郊,只记得这天车外街景变得好快,她的心跳快要藏不住。

        她想,倘这世上谁能将真情游刃有余,靳砚琛必然是其中佼佼。

        东郊的这顿晚餐靳砚琛原先是打算先叫人做好了送过来的。

        他大概是真的很喜欢清净,偌大的一个东郊没留下一个打扫做饭的阿姨,好像刻意要让这方天地变得冷清清。

        简意问他想吃什么。

        他靠在窗边,想了会儿说,“汤圆吧,今天不是小年么。”

        简意才知道原来靳砚琛还过小年,难怪他今天推掉了墨禹澄的帖子,执意一个人回东郊用晚餐。

        煮完汤圆算不上什么很难的事情,控制好水温,静静守在灶台旁边就行。

        做这些的时候,靳砚琛就倚在厨房门框上静静瞧着她。

        看她忙上忙下,踮着脚费力够着最顶层的一层橱柜找炊具。

        靳砚琛悄悄走过去,揽住她因为延展而露出一截纤白的腰。

        他把东西拿了下来,径直低下头来吻她。

        简意推了下他胸膛,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会来索吻。

        她瞪着眼睛说:“你今晚还要不要

        吃呢?”

        软绵绵的调子,真没什么威慑力。

        靳砚琛松了手,抬起手,餍足的笑,他身上总有洗不清的孟浪轮廓。

        他说:“不吃汤圆,吃别的也行。”

        夜色弥漫,暧昧的灯光,轻浮的语气,浪荡的姿态。

        靳砚琛撑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睨着她,他有点儿不满足刚刚浅尝辄止的一个吻,视线危险地从她匀称细条的小腿流连往上。

        那是一双浸透了情与欲的深眸,又因为世俗的克制与压抑,叫这双眼睛里墨色翻涌出别样的温情。

        简意闭上了眼睛,心跳在猛烈跳动,她知道当她选择踏上这条路的时候,有些事情就是无可避免的会发生。

        她并不抗拒,只是隐隐约约的担心,艰难地弓起身体,冷静被暗色的夜吞噬,她变成了一根无名的风筝,在他缠绵悱恻的气息里挣扎喘息。

        后来靳砚琛忽然松开了手,他的气息很乱,黑漆漆的眼眸欲念很重,几乎要把她全部吞没。

        “再亲就忍不住了。”

        简意睁着茫然的眼睛望向他,空气里情欲与暧昧的氛围还没有散去。

        靳砚琛眼底还有难消退的暗色,却仍旧温煦的安抚着她因为不安而猛烈弓起颤抖的脊背。

        “这事儿我没那么急。”靳砚琛喉结滚动一下,声音哑了不少,“欲望么,忍得住。”

        他伸手刮了一下她鼻子:“你别招

        我就行。”

        简意咬了下唇:“为什么?”

        这世界真真假假看不分明,哪有那么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为什么。

        靳砚琛沉吟了一会儿,想不通其中缘由,他也是第一次招这样的小姑娘,也就似真似假逗她开心。

        “这不是简老师你还没教到这步。”

        ——

        可能悲伤的情绪就是一个积攒的过程,不管压抑在心里多久都不会消散,可是只要痛痛快快哭一场,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简意早上从东郊醒来的时候已经不见靳砚琛的踪迹。

        五层的别墅他也真是豪气,暖气就这么足足的开着,踩在地毯上好像置身柔软的云层,不经意拉动垂落肩头的丝绸睡衣。

        简意怔怔的在想,她居然真的能和靳砚琛这样的男人谈一场纯的不能再纯的恋爱。

        楼下的打扫阿姨还没有走,看见她来了就从厨房里拿了两个煮好的鸡蛋笑眯眯地递过来,“靳先生说哭过的眼睛一定要热敷一下再走。”

        简意脸蓦然一红,想到自己昨天的窘态恨不得扒条地缝钻进去,偏偏靳砚琛还坏心思撑着手臂逗她说,“我们小意真是小姑娘,哭起来也娇气。”

        她当时被羞得受不了,扑着不许他再说。

        靳砚琛慢悠悠抓住她手腕,让她答应今天不许再哭才肯将这件事忘记。

        简意自然不会再哭,人生屈指可数的几次落泪,就这么好巧不巧的都在他面前,简意不知道该不该赞这缘分巧妙,还是上天有意让她在他面前出糗。

        出东郊的时候,白红梅打来了电话。

        简意瞥了一眼,情绪一下冷却,她迟疑了下,接了电话。

        “是意意吗?”

        简意说:“你连你女儿电话都记不得吗?”

        白红梅声音稍弱:“这不是不常打……中午你姨妈一家要来吃饭,你一起回来吧?”

        “我不去。”

        简意语气提起来,稍显尖锐,“我不想见到那个男人。”

        “都是过去的事情,马上要过年了你也回来和你爸认个错……而且你弟上学的事情要麻烦你姨父帮忙呢,你就当为了你弟弟回来一趟成不?”

        话说到这份上,简意深深叹了一口气。

        她抬头看了眼天空,京都的天色依旧是灰暗暗的一层雾,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透进光。

        饭店定在离东郊不远的地方,收到了地址简意直接打车过去了。

        坐在出租车后面,恶心感和眩晕感一阵阵传来,她暗嗤自己真是被靳砚琛娇养了习性,只是稍显颠簸的一段路,她居然开始眷恋起他永远平缓舒适的车技。

        简意今天愿意来参加这场饭局其实是因为她的姨母白芳华。

        她是白红梅最小的妹妹,读过大学有体面的工作,在简意很长一段灰暗的时光里,白芳华短暂的成为过她人生的灯塔。

        在和简乘风因为填报志愿的事情决裂的时候,最后差上的两干块学费,就是白芳华悄悄塞给她的。

        白芳华告诉她:“女孩子要自强,好好读书,将来会走出去,有自己生活的。”

        踏进那扇门比简意想象的要艰难很多,想到那个令她作呕的男人,她指尖深深嵌入手心,浑身上下猛烈颤抖。

        几番控制住恶心的感觉,她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白芳华坐在门边,看见她来了,很热情地把她拉到身边。

        “这是我们意意吗,一年没见了,长成漂亮大姑娘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