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留在我身边

第十八章:留在我身边

        靳砚琛望着她笑了笑,伸手掸掉她肩头的雪,他的眸光很淡,多数时候会显得薄情,这会也不例外。

        他隔着一层薄雪吻住了她,无意散落的深情,贴着她耳边说——

        “留在我身边。”

        简意也是后来才知道白红梅来过学校找她几回。

        那天刚好是南方的小年,接到辅导员的一些委托,她去学校里帮忙取一些档案资料。

        在门卫室填进出表的时候,刚好看见了白红梅留下来的签名。她似乎没进去,资料填到了电话号码那一栏又杠掉。

        门口的保安说她上周牵着一个小男孩来过一回儿,等了半个小时发现半天没有人出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早就已经放了寒假。

        门卫说这话的时候还暗自发笑,说天底下哪有记不得孩子回家日期的父母。

        简意微微一笑应了句:“天底下还真有这样的父母。”

        这话题就这么轻轻揭过,进学校的时候简意和林卿阮打了个照面,她大概已经有小半个月没有看见林卿阮了,她的变化好大,羊绒桔梗小长裙,脚下踩着一双限量版的真皮小靴,满身的贵气逼人。

        “我们大明星拍完广告回来了?”

        林卿阮摘下了墨镜,拎了拎手里的档案说,“没呢,剧组临时请假回来的,我办休学。”

        “怎么办呀,以后没办法和我们意意一起上课了,你会不会孤单?”

        林卿阮攻读的是电影艺术学院,她不是学校里第一个暂停学业发展演艺事业的,但她做出这个决定,简意还是蛮惊讶的。

        她斟酌了下问:“那你姑妈那边怎么说?”

        “我没告诉她。”林卿阮笑着说,“就和她重病卧床故意不告诉我一样。”

        话说到这儿也没有继续劝的必要,简意默了一下,伸出手,“那祝你早日成为大明星。”

        林卿阮说了声谢谢,指了旁边停的一辆车,问她要不要一起聚聚。

        她说:“我也有些靳砚琛的事情要告诉你。”

        短短两个月,林卿阮已经在那个圈子混的风生水起。

        她向来长袖善舞,能从一些只言片语挖出什么东西来,简意一点儿也不奇怪。

        她站在原地想了会,摇摇头,语气温和。

        “不了,他说给我慢慢了解他的机

        会。”

        林卿阮盯着她瞧了一会儿,那眸光一瞬间的复杂晦暗,跃到唇边的欲言又止,简意不是读不懂。

        她大概是想斥责她糊涂,埋怨她不清醒,恼怒她给了真心。

        可是这世界浮雕刻金,她两手空空,真情与否,哪有那么重要。

        简意是目送着林卿阮离开的,她那辆红色的跑车十足的洋气,汽车的尾气伴随着轰鸣声,她捂着鼻子站在路边咳嗽。

        她想招一辆计程车,却不期看见站在马路对面的人——

        靳砚琛欠身靠在开了一半的车门上,简意目光望过去的时候,他正凑过去点烟,一瞬间的光影明暗,眉眼浑然天成的不羁。

        见她小跑过来,靳砚琛低低笑了两声,用另一只手轻轻摩挲她脸颊。

        “靓女,上不上车?”

        简意第一回听他说粤语,低沉的气泡音好像贴着她耳膜,薄唇微启,俯身扑面而来的气息就快要将她吞没。

        天生适合调.情的语调,粤语被他念的又苏又缠人。

        简意嘴唇动了动,有些话想说,耳边的灼热又逼得她说不出来话。

        靳砚琛俯身给她系好安全带,明知道她脸红得说不出来话,仍旧坏心思贴近,连呼吸都有意嵌入她每一寸。

        “怎么不说话?”

        简意舔了舔嘴唇,低垂的视线自然而然看见他起伏分明的喉结,冷感的气质,靳砚琛身上却总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欲感。

        车开的很平稳,可能因为她的心不平静,所以简意一路上都在紧紧握着车把手。

        靳砚琛瞥了她一眼,好笑开口,“害怕什么,怕上了车没有回头路?”

        可不就是怕没有回头路么。

        可是简意时常回头想一想,倘她不上靳砚琛这辆车,他们永远也不会遇见。

        就像没有联系的这段日子,只要他们两个一方有任何人不主动,就不会有巧合相遇的时候。

        简意也在想,那她和靳砚琛到底算是什么呢?

        她既不用像林卿阮一样曲意逢迎,将时间和经历尽数奉上围着打转,也不用时刻呆在他身边陪着他亦或是等着他。

        好像大部分时间,是他在等她。

        静默的一霎,靳砚琛将车停了下来,他回过头看着她,目光温和,“你在想什么,小意?”

        “在想你今天为什么会找我?”

        “还能为什么呀。”

        故意拖长的语调,他也有不正经的语气,车里的光线昏暗,沉下来落在他轮廓分明的下颌,有种虚浮的迷蒙感。

        靳砚琛掰过她肩膀,声线蹭着她耳朵边线,说,“你向后看。”

        好大的一束绿玫瑰,香槟色的底纹,萧条落败的凛冬,好像所有的绿意都积聚在此,鲜活生动的明艳。

        精致的刻金小卡上写着这束苏格兰绿玫瑰的话语﹣﹣永不老去的爱情。

        靳砚琛侧过眸看她,坏得有点儿不正经的语气,他摩挲着她脸颊,“还能为什么,这不是想和你谈恋爱么。”

        就算是演戏,这真心的戏码也足够诚意。

        靳砚琛指腹在她眼角摩挲,他啧了一声,“墨一航那小子教的什么法子,把我姑娘都教哭了。”

        注意力被吸引,简意问,“谁是墨一航?”

        “墨禹澄的小侄子,前两天闲的没事带过去玩了两天,我让他教我怎么谈恋爱来着。”

        “先夸漂亮,再送玫瑰,你说我还有哪点做的不像你们谈的恋爱?”

        除去不能给的,他倒真是把一切能做的都做了。

        要怎么形容这多情。简意一边感动,一边又告诉自己,可他也只能做到这儿了。

        靳砚琛低笑一声,凑近一张清隽面容,几乎与她平视。

        简意眨了眨眼睛,很乖地握住了他的手。

        她说:“我上次是不是和你说,谈恋爱第一步是牵手。”

        “嗯。”靳砚琛尾调上扬,懒懒应了她一声。

        “那我今天教你第二步好不好?”简意低下头,细细软软的声音从牙齿紧咬的唇泄出,“下……下一步是接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