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我是什么样的?

第十五章:我是什么样的?

        元月一日的新年,简意就这么和靳砚琛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需计较是谁先迈出了第一步,他们都没想将界限分的太明朗。过完了短暂的元旦,简意也恢复了在事务所的工作。

        她忙着冲刺最后一场年审,时常加班到很晚。

        靳砚琛有时会来接她下班,也不催促,只是静静亮着车灯,在她下楼快步跑向公交车站的时候突然摁响了喇叭。

        看她被声音吓到,发现了始作俑者又恼怒地回头瞪着他的样子,靳砚琛唇角又会勾起促狭的笑意,半开下车窗朝她招招手。

        “你等了多久呀?”

        拿下口罩,简意一边解下围巾,一边歪头问他。

        靳砚琛低头看了眼腕表,说了声没多久,也就两个钟头,从白天等到了黑夜。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微微拖长,微光打在他侧脸,仍然是漫不经心的在笑,口气略玩味,挑着眉饶有兴味的等她下文。

        简意便也顺着他的话说:“让我们靳总等了这么久,要不然我补偿一下?”

        靳砚琛哼笑一声:“怎么补偿?”

        简意目光朝他看过去,她的眼睛亮亮的,带着情绪看着人的时候就好像一汪波光粼粼的湖面,揉碎了日光撒进去,眼底一点天真未褪的青涩,和表面的淡然镇静混在一起,恰到好处的欲拒还迎。

        明知道她意图,靳砚琛偏偏吊着一双轻佻眼睛瞧着她,他懒散挑着眉,似乎在说不是补偿么,怎么还要他主动?

        简意脸红的要滴血,心跳偏偏在这时候作乱,系在胸前的安全带就好像是最后一根稻草,她紧握着,压着一颗雀跃的心仰起头朝他吻过去。

        这动作太生涩,胡乱间她磕到了靳砚琛的下巴。

        男人只是笑,温热的手掌抚上她后脑勺,腕骨微微压在她脖颈,似乎想加深这个吻。

        他抵在她唇上吐气幽深:“第一次?”

        简意胡乱地嗯了一声,蜻蜓点水亲了一下他飞快逃离,她的脸几乎要被烫伤,也不敢再看他神色,装模作样地把脸别向车窗外,耳尖冒的通红。

        靳砚琛扑了个空,抬手点了下唇上水渍,笑容玩味。

        他的手顺着她敞开的羽绒服进去,贴身紧致的短款毛衣,轻轻一撩是一截纤细的腰线。

        最里面的肌肤蕴着热气,微凉的指尖贴上,立刻就能感觉到她发颤的紧绷。

        简意下意识捉住他作乱的手,眸光潋滟叫着他名字,“靳砚琛……”

        “嗯?”

        靳砚琛慢慢靠近她,语气危险,

        “我们小意学坏了?”

        ——

        新年的第一个月,东郊的热闹却好像从未有停止似的。

        踏了进去便是堆叠的热浪,男男女女举杯欢庆,简意刚踏进门便是一个巨大的彩蛋在头顶炸开,墨禹澄开了瓶香槟在空中狂炫,看见她热情的迎了上来。

        简意被这热情吓到,很快反应过来扯了下唇,笑着说,“新年快乐。”

        墨禹澄真是一副自来熟的性格,对谁都是那样一张笑脸,一副场子里和谁都玩的开,他拉着简意进去要给她介绍里面的人。

        靳砚琛脱下手套,把简意拉到身边,给了她一把进东郊的钥匙,让她先进去。

        这便是他们有事要谈了,简意轻轻嗯了一声,转身在他看不见的角落打了个哈欠。

        她其实也很累,一周的连轴转,做不完的琐碎工作,真不是故意不联系,人总要先苟且生存下去才能想着那点浮梦一样的欢愉。

        不远处金镶玉裹,欢呼与纵乐一刻也不曾停歇,可是要说他们是有多快乐的,似乎也不见得。

        热闹好像只是麻木的从众,他们的神情,分明是叫欢笑吞没伤悲,好做个世俗的蠢人。

        而靳砚琛端然立于其中,人群向他汇聚,他的眉心拢上不明显的烦躁,表情却仍旧淡淡的。

        吧台上的女郎袅袅起身,细腰拢在镂空长裙,恰到好处的弯腰,好叫人一览胸前沟壑。

        当真是将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简意唇角划过一声冷笑,不再自添烦恼,拎着手提包往里面的东郊走。

        她踏进来之处就能想象到这个圈子迷乱复杂,知道这世俗真情难得,尤其在这个地界,真心更是沦落到了叫人耻笑的地步。

        可是真真切切看到的时候,不免又觉得堵心,干脆一把钥匙关上东郊的门,图个眼前清净。

        满室的霓虹花火,有人抱来了几个桶大的烟花爆竹要在后院放。

        靳砚琛往后瞥了眼,招来人吩咐叫他们拿远些,不要扰了后面的清净。

        墨禹澄神色暧昧:“楼上给你留了间房,去不去住?”

        “不去。”

        “我带她去后边住。”

        靳砚琛本来想在这儿抽支烟,一摸口袋发现烟盒空了。他也不想在这儿多逗留,谁知道墨禹澄不肯轻易放他走,硬是拉着他扯了半天。

        “你不会上心了吧?”

        邵禹丞咬着烟头:“这不像你啊,砚琛。”

        靳砚琛问了句:“我是什么样的?”

        这话把墨禹澄问愣住了,他们这个圈子看着亲近,其实和谁又不大亲近。

        大家心里都有一根线,越过了都不好说。

        墨禹澄笑了笑,脚尖把烟头撵灭,又重新点了一根。

        他整个人藏在吐出的烟雾里,说出来的话半真半假,“特薄情的人。”

        东郊是一片很大的别墅区,前厅和后院有一条长廊隔开,就好像喧闹和宁静,天然就有一道泾渭分明的界限。

        简意站在楼顶的天台静静看向远处繁华,错落有致的小楼,她的记忆总是不经意勾连到在家乡的时候。

        虽然比不上这里雅致,却也能看清完整一轮月亮,悬挂苍穹高处,月光也是淡淡的,花香融在朦胧的雾色,隐隐绰绰透出一个人影来。

        今夜喝了太多的酒,眼前的景和五年前在山塘镇的情景融合,简意虚虚晃晃想起五年前,靳砚琛也是这么朝她走过来。

        他一如从前随性散漫,来去一身轻松,对什么都不曾有流连。

        那段记忆也许于他而言只是银河里漫天散落的星辰,可是却是她一生里弥足珍贵的宝藏。

        简意下到三楼的时候,刚巧和靳砚琛会面。

        他身上沾染了些许酒气,走路还很稳,眉眼间清朗,蕴着恰到好处的笑容,问她今夜想住哪间房。

        简意最着迷他身上这种从容有度的气质,她见过太多酒池肉林的男人,沾染了一身的浊气,喝了点酒就会含糊不清的发疯。

        靳砚琛身上好像永远不会,他有一座理智与冷静的天秤,即便是相拥在一张床上,他也会尊重体贴地问她是否会觉得不舒服。

        他是个再完美不过的情人。

        简意睫毛颤了下,酒精催化她的大胆,她伸手遥遥指了他那间,酒气熏蒸整张脸都是绯红,她感觉到走路都是飘飘然。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