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该是受了多少苦

第十四章:该是受了多少苦

        简意并不知道,这座东郊的缔造者,是他。

        靳砚琛开了一扇窗户通风,空气里传来凛峭的寒意,将刚醒的一点儿困倦吹的干干净净。

        简意蓦然缩了脑袋,重新钻回深灰色的被子,又冒出一只眼睛看着他,“好冷。”

        靳砚琛唇角笑了下,靠坐在沙发软垫上,拍了拍自己腿上的位置,有点坏心思。

        “过来坐。”

        “不要。”

        踢了下被角,简意被窗外的寒气逼的缩成了一团,她抬头看了眼腕表,这几日被养的有些懒怠,她嘟囔着喊道,“新年第一天,我要睡到吐。”

        听到这话,靳砚琛暗自好笑。

        他交叠的双腿放下,目光落在被子上拱起的小小一角,忽然就起了逗弄的心思,走到床边,带着寒气的手从床尾探进去,很轻易抓到她蜷着的小腿。

        指尖微微摩挲了两下,靳砚琛在这样一个不算晴朗的早晨看着她,被扰了睡眠的简意有些不高兴,蹬腿踹了他一脚,却反而被他握在手心。

        靳砚琛说:“这才像个小姑娘。”

        简意睫毛颤了颤,她突然觉得这样的时光用作睡觉实在是虚度,便撑着手臂抬起来看他。

        她抱着手臂放在胸前,柔顺的长发顺势垂落在胸前,那是一种未经任何漂染和烫损的原始发质,乌黑浓密的像是一副平铺直述的画卷,不知谁能在这副艺术品上留下旷世的一笔。

        “我为什么不像小姑娘?”

        简意歪过头看他,她伸手从床头摸来手持镜面端详,觉得自己虽然长的不算幼态,但也不至于过分超了太多年龄。

        她未曾将这句话往深处了想,靳砚琛也只用手掌拢着她长发,眸光温柔且沉静。

        “我们小意有和别的小姑娘不一样

        的气质。”

        这话不管是哪一个姑娘听了都会觉着开心。

        简意抿了下唇,好叫自己脸上的笑意不会弥漫的太快。

        她抬起眼睛,却又不争气的在他那双既像深海一样幽深,又像春日一样温情的眸子里溺毙。

        于是心跳声如北风击打那扇菱格窗,她最后在靳砚琛兴味又有些故意的笑里缴械投降,红着一张脸扑进他怀抱里。

        后来又闹了一会儿,靳砚琛的手机也响了两回。

        他起先摁了一下,后来那铃声不停歇的响起,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靳砚琛脸上的表情淡了下来,直接摁断手机倒着扔在床上。

        简意抽出一只手给他捡了回来,推了推他滚烫的胸膛,意思是让他去忙。

        靳砚琛嗯了声,捞起手边的衣服,走到门口又想响起什么似的折返了回来。

        彼时的简意尚且还沉浸在早晨不够清明的思绪里,头发微微炸毛,未着脂粉的脸上被光晕出生活气,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好像心有为他片刻敞开。

        靳砚琛情不自禁伸手揉了一把她头顶,看着她蜷着腿一个人安静的跪坐在暗色的床垫,他不由得重新抵在床边,掌心握住她脖颈,贴着她脸颊,气息喷洒在她耳边,惯常多情的呢喃。

        “再睡会,下午带你出去玩儿。”

        简意轻轻嗯了一生,捏着被角安静的躺了下去。

        她的目光顺着墙边的边线一路往里,目送着他缓缓合上那一扇木色的门,啪嗒一声,就好像落了把锁,她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也随着他的离开合上。

        那些俏皮的,生动的神色,消失不见。

        她静静地抬起手抹掉眼角的湿濡,心里总是盘桓着靳砚琛刚刚贴近她耳边说的那句话。

        他扶着她肩头,偏头注视的目光温柔又缱绻,说,“这么懂事的小姑娘该是受了多少苦。”

        那些丢失的理智与镇静,究竟要用什方法才能找回。

        简意反复咀嚼他最后留下的这句话,这冬日冷风也变得多情,她好像置身于苦难与阳光之间,理智的指针早已停摆,她作了圣火的虔徒。

        下午闲的没事干,简意和林卿阮打了一通视频电话。

        林卿阮最近新签了一个娱乐公司,专门花了大价钱捧她,行程排的十分满。

        简意和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在一座临海城市拍广告。

        谈到今年过年,两个人都罕见的失语。

        林卿阮点了根烟说:“我哪有地方过年,就留咱们那小破胡同呆呆就成。”

        如果人生是一场戏的话,那么林卿阮拿的大概就是最惨的女配剧本。

        她七八岁的时候父亲就因为吸毒坐了牢,母亲好赌且暴躁,输光了家底把她扔在债主家里抵债就跑掉。

        后来她被嫁人的姑姑领回了家,好不容易读到了大学姑姑又查出了乳腺癌。

        简意觉得这世界上这么多人她能和林卿阮做朋友,也是因为他们两个太相近。

        两个孤独的灵魂在深夜里也许不一定能碰撞热烈的火光,但一定会因为惺惺相惜而依偎。

        她绞尽脑汁也没为好友想出一个好去处,一个熟悉的人名从脑袋里闪过,简意下意识开口,“墨禹澄呢?”

        林卿阮跟了墨禹澄这事儿轰轰烈烈的,百货大楼前挂了巨幅海报,大少爷挥金如土,响当当一个娱乐公司开出来,专门就为捧她一人儿,外人看了都要赞一声情真意切。

        如今听林卿阮这么一说,又觉得这恩宠像是镜花水月,空泛的很。

        林卿阮狠狠抽了一口烟,烟雾漫过她红唇,她迎着海风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数着皮夹里的钱,语气漫不经心的。

        “大年初一,那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可能留给我。简意,我对自己的位置向来看的太清楚,我不是他的女朋友,甚至谈不上他的任何人。我只是他养的一只雀,他需要我,我便去。”

        “我逗他开心,他捧着我荣华,这圈子,就是这样简单。”

        简意的呼吸滞了下来,林卿阮的话又将血淋淋的现实扯在了她面前,那场浮华的温情的梦,好像又成了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后来门口的餐铃响了,佣人推着三层的餐车弯着腰走进来。

        对面半开的门,靳砚琛换了身简单的西装衬衫在开简易会议。他朝着她微微招了招手,意思是让她先用。

        这动作让简意梦回了他们第一回见。

        那回雪纷纷扬扬的下,她没想到会有人为她撑伞。

        所以她想,爱与不爱的界限也不需这么分明,这世界,总归要有些无理由的存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