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这一刻,我的心跳是为你

第十三章:这一刻,我的心跳是为你

        靳砚琛静静站在那儿。

        他的眼神寂暗无光,身上有一股空谷幽兰的气质。

        月亮从高楼坠落,引入不见底的深夜。

        墙边一瓶百合发出恬淡香气,简意伸出手,指尖点上阳台玻璃,白气氤氲而生,靳砚琛的面孔变得模糊。

        她伸出手,抓不住。

        于是在这一刻明白,有的人于她而言,遥远如天上月。

        她便不再上前,只在原地看着他,看清冷月色为他渡上一层寒霜,看他凸起喉结滚动分明,微躬起的身体尽显颓然,等到青白色的烟雾吐出的时候,又好像模糊出另一幅面孔。

        白天和黑夜好似将他割裂。

        她从没有见过真正的靳砚琛。

        倚在墙边的男人很快察觉到她的视线,微挑着眸朝她看来,熟悉的温情的目光重新出现,靳砚琛朝她招了招手。

        再没什么理由拒绝,简意就这么离了温暖的卧室,朝他跑了过去。

        她身上热气腾腾的,将好和他裹了一身的冷气相撞。

        靳砚琛搂着她的腰,往上提了提,敛眸盯着地下,问,“不穿鞋不冷么?”

        “忘记了。”

        伸出手,简意有些僵硬的回搂住他的腰。

        这是她第一回搂男人的腰,不太熟练的靠近,心脏砰砰砰跳的飞快。他身上熟悉的烟草味传来,清冷的雪茄,禁欲的沉沦,她枕在他胸膛的时候,明白了原来心安是这样的感觉。

        靳砚琛轻轻摸着她柔顺的长发,他心安理得的受用她突然的亲昵,另一只手夹着烟,眸光隐在黑暗中晦暗不明。

        她进来了,他便不再抽烟。

        流窜的冷空气很快将呛人的烟味一扫而空,月光皎洁,简意只穿了件丝绸质地的睡裙,领口延申至锁骨,像玉一样温润细腻。

        靳砚琛漫不经心瞥了眼,手指勾起她吊带,朝上拎了拎。

        她却像惊弓之鸟一样猛地弹开,脸一下长的通红。

        靳砚琛好笑不已,指着自己被她蹭的火热的胸膛,耳语问那你还贴我那么近?

        “因为我想离你近一点。”

        一语双关,简意仰起头锁住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深沉如墨,她看不懂,于是就俯身贴近他的心脏,狡黠贴近他胸膛。

        空荡荡的阳台寒风凛冽,枯藤老树叶子被刮的坠落一大片。

        静悄悄的夜里,他们两个人紧紧依偎拥抱着,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进去这样的话。

        因为不会再有这样的时候了。

        两个乏味的灵魂脱离了浮沉,静悄悄在黑夜里遇见,沉默是他们最大的默契,他们都在黑夜里喘息。

        后来还是靳砚琛伸手拢了拢她冒着寒气的肩膀,问她要不要进去。

        简意还保持着抱着他的姿态,她闭上了眼睛,在黑夜里安静聆听心跳声,说,“再呆会吧。”

        靳砚琛便也由着她,后来檐角静静覆了一层白色的雪。

        他倚在墙角点着烟,伸手揽着她盈盈一握的腰身,青灰色烟雾升腾,他的眸光不算清明。

        靳砚琛忽地抬起她的下巴,带着清冷的寒气长驱直入,空气变得潮湿,简意攥着他胸前的衣服,仰起头有些迷乱的承受他突如其来的亲吻。

        她第一回与人亲吻,忘了要闭眼的呆滞,却胡乱闯进他眼中,暗与欲的烈日熔浆,他的眼睛在她心里纵了一场大火。

        于是她渴望再多抓住他一些,哪怕她自己也只是孤独行走在这世上的俗人。

        无意识的张口,她像一朵尚在含苞的花,挂在枝头欲绽不绽。

        靳砚琛抓住她指尖微颤的手,带领她抚向自己胸膛的位置,他迷人的眼睛在这一刻终于完全落在了她脸上,他说,“小意,你听听,这一刻我的心跳是为你。”

        呼吸一下被扼住,语言被抽离掉一切表达的意思,她只能顺从本能去吻他。

        靳砚琛丢下手里的烟,两只手并揽着她的腰身,他任由她的唇无章法的欺压在他的脸,又在她抽离之刻重新拉回她来了一场耳鬓厮磨。

        后来他牵着她的手,下巴抵在她肩窝,指着她瞧东郊好大一片落雪盛景说:

        “好像只有下雪天能见你。”

        檐角落下的霜雪被温情融作了雪,天边仍旧挂着一轮月钩,迷迷糊糊再度睡着的时候,简意感觉被角被人掀起,带着寒气的手背轻轻探向地脸颊。

        她被这温度冰了一霎,很快又靠了过去,用所有的温暖包裹他。

        简意睡觉很容易惊醒,不清醒的时候感觉有一只手在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无法抗拒这样的温柔体贴,简意伸手轻轻环住他的腰身。

        她做了一场很不好的梦,却难以在这场梦里醒来,于是含着眼泪用力闭着眼睛,贪婪吮吸他怀里的气息,思绪飘向他们刚刚拥吻的雪夜。

        而他颌首落吻于她眉心缱绻,依偎的体温炽热灼人,为何抬头目光仍旧如月色清冷寂寞。

        简意无意深究这样的问题,也不想凭空给自己多添烦扰。她静静依偎在他的胸膛,后来眼皮被忽然的亮度颤了一下,意识到是床头的一盏灯被他打开。

        靳砚琛支起身静静端详她的面孔。

        良久,他抬起指腹轻轻揩去她眼角的眼泪,只当她睡着,将她眉心的皱褶抹平,感叹了句,“怎么睡觉也哭。”

        ——

        简意在东郊度过了一整个元旦假期,踩着2009年的尾巴,就这么跨进了2010。

        黎明的曙光亮起的时候,简意往窗外看了眼,天空是光秃秃的灰暗,一点儿也看不出节日的热闹。

        靳砚琛气定神闲地靠在窗边抽烟,瞥见她神色,眉骨抬了下,随口问,“没看过烟花?”

        简意摇摇头,市区里是禁这些东西的,寻常的节假日简乘风忙着应酬,白红梅照顾小儿子也顾不上她,对于她来说,其实到底是2009年还是2010年,没什么太大差别。

        “要不我现在叫人给你放一早上?”

        简意永远无法忘记靳砚琛说这话的神色,他的目光是那样的柔和,说出来的话听着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因为说话的人是他,就显得格外有说服力。

        他就这么抬手一指,问她想不想看。

        好像只要她点个头,下一秒这天空便会为她升腾起烟火灿烂。

        简意缓缓摇了摇头,托着下巴开玩笑道,“那我不成红颜祸水了?”

        “你高兴就成。”

        简意这几天在东郊过的的确是挺开心的,没有学习工作的烦恼,这儿的暖气充足,丰富的外文书简直让她叹为观止。

        她觉得这儿像一个避难所,重重叠叠的假山回廊刚好隔断了外界的一切嘈杂和打扰。

        不知道这东郊的主人建造之初是否也是这样的想法。

        简意不懂建筑学,只当个闲话说与靳砚琛听,他挑了下眉,仰头微微吐出一口烟圈,笑了下,说可能是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