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我总是要哄的

第十二章:我总是要哄的

        真正的东郊不是那座彻夜狂欢的浮夸宫殿。

        它是喧闹人间的唯一一处静园,藏在熙熙攘攘的假山乱世之后,颇有小隐于世之感。

        穿过热闹繁花的前厅,那儿仍旧歌舞升平,墨禹澄站在真皮沙发上拿着话筒转着酒瓶,看见靳砚琛来了,叫了声名字,烟酒气袭来,他大着舌头问,“今儿怎么有空来,不是忙乔家的项目吗?”

        这话题在看见站在藏在他身后的简意时候戛然而止。

        墨禹澄眯了眯眼睛,又抬头碰了碰脑袋,这动作有些好笑,但远不及他此时脸上的震惊。

        “砚琛,你带女人来了?”

        简意往后退了一步,她对酒气有下意识的厌恶,明知墨禹澄说话没有恶意,她心里却仍旧没由来的升起一点儿悲凉。

        他们这个圈子,走马观花似的来来往往太多人了。

        真心换不来真心,他们也不稀罕那点儿真心。

        年轻的身体漂亮的皮囊是资本,巧妙的一个“带”字算的分明,好像踏出这地界,脱离了肉体关系,男人与女人便再无关系。

        在这个时候,靳砚琛忽然牵住了她的手。

        刚进屋,他的手上带有风霜的寒气,腕间的沉香木手串垂下来硌着她手。

        他似乎不愿叫她沾染了这处的风尘气,轻搂着她腰身叫她入他怀抱,边对墨禹澄颌首道,“我回东郊。”

        穿过一道椭圆形的长拱门,就是东郊。

        山水秀丽,树木风朗,廊上的雕花细致秀丽,简意还未来得及细瞧便又进了他怀抱。

        甚至还等不及进去,宽阔笔挺的大衣,是他温暖又安心的怀抱,冷调的木香传来,分不清是他身上的,还是腕上的沉香木。

        靳砚琛抬手捏了捏她的脸,很温柔的问她,“刚刚有没有不高兴?”

        简意先是一愣,很快心里软了下来,泛着密密麻麻的酸。

        明明没有多大的委屈,甚至连她自己都不重视的情绪,可经由他这么一问,她还是没由来的低下了声音,软绵绵的嗯了一声。

        “我才不是什么其他女人。”

        简意低下头抓着他衣袖嘟囔:“我满打满算今年也才十九,明明就是正值青春的美少女。”

        靳砚琛被她这话逗笑,他一面牵着她去餐厅,吩咐人准备今晚的晚餐,一面低着头笑话她,“就为这句话?”

        “既然这样,我明儿便告诉墨禹澄,左不过是我被嘲笑一顿老牛吃嫩草罢了。”

        简意扑哧一下笑了。

        她歪着脑袋定睛看着他,似乎在端详他究竟多大。

        可惜靳砚琛这一张好面孔实在太有欺骗性,她的目光从他立体的眉落到深邃的眸,最后转到薄情的唇,没瞧出什么名堂,反而被他一双潋滟的眼睛勾去了魂。

        片刻的失神,靳砚琛似乎有些满意她这反应,抵着她额头闷闷笑了两声,像逗小猫似的轻轻挠着她下巴上的软肉,问,“你猜猜?”

        简意懒得和他玩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她踮起脚凑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却因为第一次不够熟练,胡乱亲到了他的鼻尖。

        她立马溜之大吉,回眸冲着他笑容灿烂,“我才不猜你多大,反正都是老牛吃嫩草。”

        窗帘是深沉的墨绿色,拉开了一半露出晦暗的天色,室内的光影不算明亮,她回眸灿然一笑,风华却是动人。

        靳砚琛有一瞬间的看晃眼,天鹅湖中涟漪起,他微微笑着替她拉开雕花座椅。

        “这就开心了?”

        “嗯。”

        简意托着下巴,目光望向窗外,她的神情又沉静下来,冗长的夜晚透着点散漫,“我很好哄的。”

        “那你下回有什么委屈都告诉我。”

        靳砚琛爽快回答。

        “那我要是不告诉你呢?”

        小女孩的把戏太过明显,靳砚琛低低笑了一声,还挺乐意哄她这副脾性。

        他把人拥在怀里,语气带着若有若无的无奈,贴着她耳边说,“哪能怎么办呢,说与不说,我总是要哄的。”

        “总不能叫我们家的小姑娘受委屈吧。”

        简意承认她被这句话取悦到了,她到底在口口上缺了经验,被他三两句勾了心神,脸上不争气飞过霞云,埋在他怀里又被那股沉香捂得喘不过来气。

        她尚且还有一丝清明,含糊着问了他,“为什么?”

        这世间总是没有没由来的好与坏,也不会有平白无故的喜欢。

        不论她的忐忑与不安,靳砚琛却是从容地搂着她的腰,他手上夹了根烟,仰头吐出时也在想她这个问题。

        半响,他低了头,目光缱绻地望着她,语调很是深情。

        “这世上总有些没理由的存在,你跟着我,我不让你吃亏。”

        猝不及防的,简意抬手压住了他的脖颈,于是一口烟没出来,她的唇映了上去。

        她的动作称不上温柔,哆哆嗦嗦压在他唇上的时候还有点笨拙的粗鲁。

        不会换气,狼狈的向后倾倒,被他一口冲人的雪茄呛的直流眼泪。

        靳砚琛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讶,挑着眉看她。

        “不说跟这个字。”

        胸口咳的一阵发麻,简意仍旧倔强的抬起头直视他,她语调又平又缓,一口气说完一双眼睛里全然都是冷静和理智。

        她说:“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我们谁也不欠谁,都不要算的太分明好不好?”

        靳砚琛夹着烟的指节停住了,烟灰从他指尖撩落,他尚且不自知,眯着眼睛认真审视她。

        他向来知道她与众不同,更冷静更理智更会捕获人心。

        却在这一刻,读不懂她要什么。

        也许是这夜她的眸光太动容,又或是清冷的神色太令人怜惜。

        靳砚琛碾灭了烟头,对她说了声好。

        他漫漫三十年的人生,也是头一回用上了鬼使神差这个词。

        ——

        大约是东郊有些太过于空旷,于是暖气便开的很足。

        简意是在一片闷热里醒来,她下床找水喝,半睡半醒的时候看见阳台上静静伫立一道人影。

        天光昏暗,她看不清通往阳台的路,赤着足跌跌撞撞往前面走,拧开把手的那一瞬间却停下了动作。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