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我只希望你在我身边是开心的

第十一章:我只希望你在我身边是开心的

        沉重的檀香与她身上少女的馨香奇妙的融合,靳砚琛微微向后仰了仰头,生平第一回有了些许心安的感觉。

        至于这心安为何,他说不出原有,也无意深究。

        车厢里的气温逐渐升高,前后的两块挡板慢慢的升起。

        简意的视线慢慢移着,心一寸寸的沉下去,她知道,这场只对她一个人的审判开始了。

        出乎意料的,他并没有问她要一个答案。

        那天的事情就好像揭过去一样,素色的手帕揭开摊在她面前,靳砚琛抬了抬下巴,叫她把脸擦一擦,省的别人误会他欺负了她。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含着笑,阴雨天灰蒙蒙的色调一下明亮起来,简意怔怔地盯着他望移不开眼。

        后来靳砚琛似乎对她无奈,好脾气地凑过来替她擦掉脸上的水渍。

        从额头到眼下,最后落到她小巧鼻尖的时候,靳砚琛忽然曲起手指,力道不重的刮了一下。

        她被这动作惊了一下,反应过来立马瞪着眼睛望向他,有点儿羞愤,还有一半是被他这动作吓到的惊诧。

        靳砚琛却故意低下头欣赏她这副样子,温热的指腹描摹她的唇形,力道放重,带着一点儿泄愤的意思。

        “这么决断,真一点也不考虑我?”

        靳砚琛是没见过这样的一个姑娘的,一会儿大胆无畏的凑到他面前,勾了人以后拎着裙子跑的飞快,消失了一个星期也没个踪迹。

        倘他今晚不来这儿堵一遭,是否他们便不会再有后续?

        简意一下愣在了原地,她情不自禁和他的眸子对视,他那双对人人都漠然的眼睛,不知何时也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笑意,带着揶揄的神态,总引着人想入非非。

        她的心因为这句话就此定了下来。这世界迷障一场,她在此处挣扎困顿。但也不可否认,这世上会有一场惊鸿一瞥,叫你不管不顾。

        “我没你电话呀。”

        简意低下头,抓着他的手拿了帕子仔细的擦。她语气不自觉多了几分娇嗔,尾音拉的长长的,“这不能怪我的。”

        靳砚琛一下失笑。

        时不时冒出来困惑他的问题,居然是这么个缘由。

        简意抬起眼睫瞧他,那目光好似在说,瞧瞧,你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吧。

        靳砚琛靠了过去,反客为主,捏住了她手心。

        “那倒是我对不住我们小意了。”

        有些事儿就这么轻飘飘揭了过去,爱与不爱的界限从来不清白,他们不是少年懵懂的恋爱,不需要宣誓一样的浪漫。

        简意含糊点了点头,不习惯他的亲昵,却又渴望,她抬起头好奇地打量着他,又觉得不真切,像是一场梦一样。

        她在望向他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一切。

        人总要有一回是不顾一切的,就让她把这回勇气都用在他身上吧。

        车在平缓的前进,这还是简意第一回和他一起坐在后排的座位上,空气里的气温在升高,气息好像在无意识在交融,简意抿了下唇,感觉嘴唇有些难言的干燥。

        靳砚琛恰巧这时候看了过来,于是他那双浅淡的眸子落在她唇上的目光就多了点别的意味。

        简意难熬的别过脸。

        她一无所知的站在他面前,像一张白纸一样被操控,被他那双潋滟含笑的眸扼住全部,还要艰难的腾出空间来想,他们下面是不是该接吻?

        靳砚琛忽然靠近,凸起的腕骨抵住她的手,他的身上传来一种浓醇的木质香水的味道,不足以使人顷刻沉迷,却勾着人埋首于他颈侧。

        “在想什么?”

        “在想为什么是我。”

        过分的诚实,简意仰起头看他,琉璃一样清澈的瞳孔,不带有一丝世俗沾染的杂质。就这样心无旁骛地凝神看向他。

        靳砚琛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她的脑袋,危险地逼近,却又难忍地停下。

        咫尺的距离,他喉结隐忍动了下,掌心不由自主放在她脑后,指腹动了动,他的声音也染上了暮雨的潮腻。

        “你说呢?”

        他的笑容带有一丝玩味,抚在她肩颈的手漫不经心,光华流转的目光温和却又显得高不可攀,一下就将简意的心吊到了最高处。

        她到底没出社会,道行还浅,语气陡然变得迟疑起来,“你会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问出来就显得有点幼稚,简意自己听了都不由笑了一下。她歪头看向靳砚琛,目光含了几许深意,“没关系,这个答案不重要。”

        当喜欢需要问出口,这个答案就已经变得显而易见。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一见钟情的浪漫,你来我往的暧昧吸引,谁又能辨的出其中真情与假意。

        这场雨落到了最大处,噼里啪啦的雨声从前挡风玻璃传入。车厢内却被暖气充足的围绕,不知不觉简意湿润的长发已经半干。

        她斟酌着语气,半响抬眼问他,“你今天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手里的文件放下,身后的背景被雨水打落的无限模糊,只有他英俊挺阔的侧颜利落分明,此刻正含笑注视她,“不然呢,要进这条巷口可不容易。”

        简意实习的是一家规模不大的事务所分部,公司开在居民楼里面,幽深的巷子口,一般车还真不好开进来。

        明明就是这样稀疏平常的一句话,可偏偏从他口中说出来又显得别样的温柔。

        “小意。”

        靳砚琛打量着她,他随手从文件夹里抽出一支派克钢笔,握住她交叠在膝盖上的手。

        这动作把简意吓了一跳,下意识抽回身,反应过来是他的时候,又有点儿踌躇地再度伸了过来。

        乖的简直不像话。

        靳砚琛轻笑一声,钢笔出墨很快,下笔的力度他拿捏的刚好,笔锋流转处好似描摹一副精心雕刻的画。

        而简意,就是他举世无双的艺术品。

        “这世界呢,爱恨没那么分明。”靳砚琛敛眸淡笑,察觉到她因为紧张而僵硬的四肢,他伸出手臂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

        “我只希望你在我身边是开心的。”

        靳砚琛抬起手,顺着她细腻的脖颈往下,她的脊背绷得紧紧的,于是他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算是安慰。

        手心传来发麻的感觉,针织毛衣被轻轻挽了上去,骨节分明的手指拢着她纤细的手腕,简意被这场面刺激的缩了一下手,又挣不开,只颤着睫毛看着他动作。

        靳砚琛淡淡笑着,派克笔在他手下落下最后一笔,正巧这时候车也停了。

        他紧贴她耳边,故意重重咬了一下,语气很坏,“下次可不许记不住我号码了。”

        “叮…”的一声脆响,是靳砚琛拨开打火机盖的声音,他下了车,撑着手臂站在车旁等着她。

        赤金色的火焰好像腾空而上的烟花,还没来得及反应美丽就已绽放,就像一场令人动容的暧昧邂逅,拉开帷幕的这一天,总是让人始料不及。

        简意在那一刻仰头深吸,她明白,她的生命里注定要刻上靳砚琛的名字,且无法挣脱。

        处月影如雾纱,近处树影也婆娑。

        靳砚琛俯下身,虎口摩挲她颈间,低沉的语气像是在邀请。

        “想不想去真正的东郊看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