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七章:一个喜欢了五年的人

第七章:一个喜欢了五年的人

        那件大衣被简意以一个极高昂的价格放进了干洗店,拿回大衣的那一天,刚好是她结束期末周最后一门考试的时间。

        今年的期末周来的比往年要早些,可能因为京都的第一场雪落得也早,简意交了最后一场经济法的答卷便匆匆赶往自习室。

        临近寒假,这是她在学校的最后一天兼职,这也意味着她需要尽快找到一份新的兼职来维系假期的日常开销。

        简意是不指望简乘风给她钱的,低三下四找人要钱的日子她一刻也过不下去,她倒是宁愿自己一个人多做几份兼职。

        这个时候自习室没什么人,简意随手抽了一本证券投资学的书来看,时不时抬头看看有没有非本校的同学溜进来。

        一开始有人坐到她对面的时候,她还没有注意到。

        后来那男生桌子底下不小心踢了她一脚,笨拙尴尬站起来看她的时候,简意才惊了一下。

        “那个......学妹好?”

        简意抬眸看了他一眼,语气平常,“借书、还书还是办卡?”

        “都不是。”那男生说话不利索起来,瞥见她看的书,“你对证券投资很感兴趣吗?”

        “不是,我是想看看怎样才能赚钱。”

        简意放下书,目光坦然的朝他看,她的目光太沉静,那男生本来鼓足了勇气过来,可对上她平淡如波的语气也不免稍稍泄气。

        他语气变得扭捏起来:“那请问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简意已经能猜到他下一句要问什么,干脆一起回答了,“我白天有学校的兼职,晚上还要去家教辅导,不谈恋爱是因为比较忙,不太有时间。”

        大学里谈恋爱的普遍三个搭讪问题:

        有男朋友吗?

        为什么不谈恋爱?

        有喜欢的人吗?

        果然,下一秒那男生又继续道:“那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被问了无数遍的答案刚到嘴边,简意又硬生生止住。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节骨眼上想到一个人。

        如果有一天他要向女生告白,必然不会唐突又无趣地查户口一样盘问她的恋爱情况。

        思绪一下乱到了别的地方,简意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回来,她想了一下,指尖不自觉勾着掌心,语气迟疑,“有吧。”

        “但是我还不太确定。”

        那男生莫名其妙看了她一眼,不由自主问,“不太确定什么?”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谈得上什么确定不确定。

        却没想到简意笑了笑,对他说,“不太确定他是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那男生只当她借口:“要不然我们先加个联系方式了解一下?”

        “不了。”简意拎起手边的包,淡声拒绝,“我心里有一个喜欢五年的人。”

        到这儿就算结束了,几乎是天衣无缝的理由,那男生最后还是有点不相信,惊讶地问了句,“你居然也会暗恋?”

        这问题林卿阮后来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也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林卿阮掰着手指头数出她这个月整整拒绝了三位追求者,学校论坛沸沸扬扬都在好奇她这位金融系女神口中暗恋整整五年的人到底是谁。

        简意默了一下,只说,“我随便编的理由,没有暗恋对象。”

        林卿阮点点头:“我觉得你也不像是会暗恋别人的人。”

        “说不定呢。”简意哼笑一声,“真正的暗恋都是骗过任何人的秘密,说不定我就在骗你呢。”

        薄雾渐渐染上了夕阳,这座城市也由白日的喧闹缓缓走向低沉,光与暗的交界处,又在酝酿着另一场更大的狂欢。

        林卿阮正对着客厅里的全身镜补妆,她最近添置了许多新衣,逼仄的房间已经难以塞下,她干脆全部都堆到客厅。

        桌上还摆了瓶香槟,林卿阮拿开瓶器开了,斟了一杯递给她。

        “任何人都可能陷入盲目的爱情里,但我觉得你肯定不会。”

        林卿阮想起来见到简意的第一眼,是在一个剧组的后台,她去跑龙套,简意在后台做助理帮忙。剧组的工作谈不上轻松,但是那些明星出手阔绰,有时候运气好抖落下来的小费就能够他们一个月生活。

        有导演看上了她,要捧她做大明星。

        圈子里挺著名的一个导演,当时林卿阮羡慕的不得了,谁知道简意以学业规划冲突为由一口拒绝。

        在那个时候,对于她们这些普通女孩来说,进娱乐圈当歌星几乎就象征着阶级的跨越,更不要说这么一名著名导演主动抛来橄榄枝。

        林卿阮当时怎么说呢,她觉得这姑娘太坚定,心里一定有个很执着的目标。

        后来这个名额就落在了她头上,剧组杀青饭的那天,导演笑呵呵告诉她有个叫简意的小姑娘临走时候推荐了她,说她是专业艺术学院的,基础扎实。

        这事儿上她始终差个人情,想到这儿,林卿阮忽然停下描眉的手,她问,“你想不想见靳砚琛?”

        突然提及的名字,最隐秘的一层好像被牵动,简意几乎以为藏匿在最深处的秘密被看破。

        她一时不知说什么,眸光闪烁了两下。

        林卿阮立刻明了,她笑了一声,“差你个人情,就让你和想见的人见面吧。”

        简意是在醒来的时候才琢磨出林卿阮这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这一天刚好是圣诞的狂欢夜,过节的气氛热闹非凡,简意喝了小半瓶香槟却是一觉睡到了傍晚。

        醒来的时候天色昏暗,世界冷冷清清,好像完全变成她一个人。

        简意眷恋这种孤独感,端着一小杯未尽的香槟,慢悠悠倚在阳台看风景。

        月光下静静伫立的浅色暗影,似乎有与夜色融为一体的迹像。皎皎清辉自长空洒落之时,简意恍惚看见一道熟悉的人影。

        恰逢林卿阮发了信息问她有没有什么京市本地推荐的酒楼。

        未作他想,简意挑了几家自己觉得口味还不错的发了过去。

        然后车笛声响,扰得窗户上的树影婆娑,这胡同口的安宁,就此被打破。

        林卿阮从副驾驶探出头,冲着她热情的招手,“意意,一起下来玩啊。”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林卿阮和墨禹澄两个人下了车就忽然没了踪迹,无可奈何,简意只能领着靳砚琛去自己原先定好的位置。

        这位置是她原先给墨禹澄和林卿阮留的,平安夜的气氛刚好,烛光蜡烛闪烁着莹莹的光。

        她特意定了个情侣包间。

        靳砚琛坐在她对面,他今日穿的正式,一身裁剪得宜的深黑色西装,屋里的暖气有点热,他伸手松了松领口,眉眼神色很淡,还有点儿很明显的倦意。

        气氛难言的尴尬。

        过了一会儿,靳砚琛主动给她开了桌上的香槟,笑着说,“今天叨扰你了,都是别人乱安排。”

        简意笑了笑,客气道,“也是我朋友会错意。”

        “看来他们两个是合谋。”

        一句玩笑落下来,气氛陡然变得轻松,靳砚琛看着她淡淡的笑,很随意地举起酒杯同她道谢,“上次还要谢谢你帮我拿钥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