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六章:好巧,又见面了

第六章:好巧,又见面了

        主管领着她认了几个公司常往来的客户,简意事先背过他们资料,嘴巴也甜的一声声叫过去,没多久就熟络的聊到一块去。

        后来这些人要聚在一起打麻将,简意极为有眼力见的找了个借口退了出去。屋子里有些闷,她拎着裙子悄悄推开了阳台的门。

        她喜欢看雪景,京都却不常有下雪的时候。

        银装素裹的世界,世界变成完全素净的亮白色,她总是看不够。

        等到身边响起一阵咳嗽的声音,简意这才恍忽感觉到这地界是有人在的。

        她转过身去,目光有一种被人误闯的惶惑感。

        靳砚琛笑着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倚在一旁的栏杆淡笑望着她。

        这儿的阳台连廊多柱,简意还真没注意到旁边的还有个人。

        出于礼貌,她也同他笑了笑,说,“好巧,又见面了。”

        他们见面的次数不算多,一回两回三回,却又像是命运安排好的似的,差一点儿也不行。

        “我以为你这次又要和我说谢谢。”

        靳砚琛抿了一口酒,他瞳孔的颜色很淡,看人的时候目光也疏离,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却浮了点儿戏谑的笑意,无端就让简意想起他们前两回的见面。

        实在谈不上是多好的见面。

        每回她都是那么的狼狈。

        简意歪了歪头,朝着他弯着眼睛笑了起来,“谁叫每回见面您都帮我忙呢。”

        大约是被她的笑意感染,靳砚琛也难得笑了声。

        他忽地俯下身,语气带着点儿让人无法抵抗的熟捻,“那这回请你帮我个忙行不行?”

        他笑的有些顽劣,衣角被风扬起的时候,身上那股浅浅的酒香晕了出来。

        简意忽然觉着他也不是那样难接近,总也是有人的瞋痴怨怪,风月场里抽身出来的时候,也会侧着身眉眼落在她身上。

        简意有点儿迟疑,不知道他这样响当当的大人物口中的忙是不是她应不应承得起的。

        她又想起人家统共见了三回面就帮了她两回,立马就添了句,“您说。”

        靳砚琛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可这姑娘眼睛一闭摆出一副上刀山下火海的壮烈样子,他一下被逗笑,掸了两下烟灰,遥遥指了下里面。

        “我车钥匙在那儿呢,想请你想个法子给我带出来。”

        简意挑了下眉,觉得这事儿简单。

        她把喝了一半的金汤力撤下,随便挑了个由头,主管就朝她挥了挥手让她先走。

        还是那辆迈巴赫的车。

        简意觉得靳砚琛似乎对有些东西格外偏爱点,譬如她回回见到他,他都穿同一色系的大衣。

        简意出来的时候,靳砚琛正倚在栏杆上抽烟。

        金属点烟器亮起雾蓝色的火焰,他咬着烟头,微微偏头凑过去,下颌线锋利明朗,又随着他仰头吐息的动作拉扯延长。

        这还是简意第一回看见一个人把抽烟这件事做得如此从容优雅。

        不像是抽烟,倒像是浮生借了点忙里偷闲的光阴,静静的伫看这雪色的人间。

        于是她自觉的没有打扰,沉默着站在他的身旁,静待他把一支烟抽完,烟圈在青白色的上空盘旋,乃至最后一点儿消失,这世界又恢复了它原本的模样。

        靳砚琛也回了神,他视线里有一点儿还没完全抽离开的冷淡与颓然,恰好就被那一刻的简意捕捉到。

        她飞快地眨了下眼睛。

        只见靳砚琛倾身过来,一串钥匙握在他手心,不经意地擦过她的手背,还有点儿残存的余热,在这个过分凛冽的冬日,一点一点放大。

        下雪了。

        就在这个小小的四方的庭院。

        盛大的狂欢乐曲还在继续,酒楼里的觥筹交错没有一刻停止,而他们,静静在这儿共同等到了一场冬雪。

        简意情不自禁伸手接了一点雪,可能是她掌心的温度太过灼热,雪落在她掌心很快就化成了水,任凭她伸手在空中等了许久,也总是握不住它的形状。

        靳砚琛在这时候走了过来。

        他手上搭了件女士的大衣,如同第一回见面一样绅士有礼,浅笑着递到她面前,似乎没什么理由能拒绝。

        “去哪儿,我送你。”

        简意笑着说了声谢谢,他这样的温柔细致,眉眼里落下的缱绻总是让她有些不真切的感觉。于是她狠狠掐着自己的掌心,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场人间虚妄的浮华梦,可抬头对上他眉眼,她又难说出任何拒绝的话。

        后来话题不知道怎么就转到了她身上。

        两个人靠在生了铁锈的栏杆,靳砚琛问:“怎么不多呆一会儿?”

        简意笑了下,说,“他们在聊威士忌、高尔夫还有沪深300,我插不上话。”

        雾气笼罩着这座城,静悄悄的,她却是独一份的坦率明亮,玻璃酒杯映出浅浅一轮月色,青涩的,要到二十岁的小姑娘,眼睛里的稚气还没消,明晃晃的野心学不会遮掩,就这样可爱又生动的在他面前袒露。

        “不过呢,我觉得我可以学。”

        简意举了举手机,是个购物软件,她刚下单了几本书,有经济学的,也有教社交礼仪的。这动作太亲昵,反应过来后她“咻”的一下收回手,却听得他几声轻笑,她的耳边爬上薄薄的绯红。

        “你要想学,我可以教你。”

        这话有些暧昧,就跟悄然爬上长空的夜色似的,隔着一层薄薄的雾,简意回头撞进他好像蓄了春水一样的眸。

        她浅浅笑了下,应了一声“好”。

        温度在这时候低了下来,这场闲散的有些过分的谈话也该到了尾声。

        从门槛上跨过去的时候,简意还恍忽了一下,肩头的大衣就这么滑了下来,她小跑着跟在靳砚琛后面,忽然仰起头问他,“我能知道这衣服是谁的吗?”

        她又添了一句:“我干洗好了送过去。”

        靳砚琛在这时候垂眸看向她,他那双过分清澈的眼睛,就这样轻易的把她的心思看穿。带着一点儿纵容的笑,没揭穿。

        “没谁。”

        衣领簇新的吊牌被他慢悠悠拎起,他笑的玩世不恭,“就你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