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五章:要上车吗?

第五章:要上车吗?

        林卿阮摇摇头,还勉强的笑着说,“那多丢人,传出去我怎么在这个圈里混?”

        简意于是住了嘴,这世上总有太多的不得已,为着生为着活,不是人人都能在这皇城梦里酣然哄睡,醒来便是一场富贵滔天的人生梦。

        她没有任何劝林卿阮的想法,只是沉默地捡起她掉在地上的手提包,艰难的撑着她的身体往前走。

        二十米不到的长廊,简意走的格外的漫长。

        林卿阮完全撑在她身上,神色已然涣散,紧揪着她的衣领,贴着她的耳旁还和她念叨着今天赚的小费够他们付一整年的房租。

        京都的雪向来落得又疾又猛,简意扶着林卿阮在长廊的檐角下避雪,顺便在等手机上的打车软件应答。

        鬼使神差的,她往长廊拐角处看了一眼。

        那儿是个幽暗处,不明亮的月光皎洁倾侧,又好像是上天独有的眷顾,男人的衣角被风刮起一层,又随着青蓝色的烟雾落下。

        简意的目光移不开了。

        她看见他优雅而矜贵的点了支烟,半边侧脸隐在暗色,面前就是喧闹的人群,他却只冷眼瞧着,把世俗当作游戏,无所谓的笑着。

        此刻他有着和白天不同的深邃与冷静,风衣传来雪松和红酒混合的气味,很奇妙的味道,就好像在馥馥名利场翩然抽身的清贵,眉眼间散落的倦怠,刻着对这俗世的无趣。

        简意自觉好像窥探到了什么隐秘的东西,故而一时不敢开口。

        可是不知道是她的目光太过不知道掩藏,还是他这样的人天然就能敏锐捕捉他人的视线,简意硬着头皮与他对视。

        实在没话说了,她对着他说了声“谢谢”。

        靳砚琛也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来,光影汇聚成圈,在他偏头的动作又璀璨冒出,简意眼前有一瞬间的眩晕,她不由得眯起眼睛看他,余光尽处是他含笑的一双眼睛,温润有礼的从容,简意有一瞬间心里警铃大作。

        她想,她一定不要爱上这个男人。

        这个可笑的想法只存在了一霎,简意自觉她和靳砚琛这样的男人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她侧目再度去看,那长廊尽头没了他身影,眨眼的一瞬就好像一道幻影,可笑她也会做起这不切实际的浮梦。

        这场雪还在落,京都的雾霾向来很重,灰蒙蒙的一片看不见来时的路。

        打车软件上迟迟没有应答,林卿阮的状态已经很不好,简意咬咬牙,打算撑着她就这么走回去。

        后来有一辆车就这么停在了他们面前。

        车窗摇到半截,靳砚琛坐在后排,他没什么热络的寒暄,只偏过头,淡声问了她一句,“要上车吗?”

        挺轻的一句话,好似去留皆随她意,没什么可不可的态度。

        光影在这一刻拉的无限长,隔着一道深黑的车窗。

        她和靳砚琛刚好站在两条平行线上。

        简意向前跨了一步,她向来能把握住一切机会,夜色沉默的像一条无言的长河,风里传来他身上的烟草味,她的心却在那一刻奇异的沉静下来。

        人生来就要选择一条路走下去,每条路都刻着不同的命运。

        凛冬的第二场雪落下时,简意走了一条名为靳砚琛的路。

        后来他们的相熟说起来实在巧合。

        简意有时想起,也会觉得缘分是一个太奇妙的东西。

        那年简意对粤语歌似乎情有独钟,唱片机里的乐声到了最后的时候,幽窄的胡同口出现了一辆灰色的敞篷车。

        一声响亮的“靓女”,墨禹澄单手搭在车旁,脸上的笑容玩世不恭。

        这个时候刚化好妆的林卿阮就会小心翼翼踩着高跟鞋,脸上是羞羞怯怯的笑,作嗔似的瞥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太高调。

        那天在西郊景苑的一夜。

        没想到,却促成了他们两个人的一段缘。

        简意笑着递了一把伞,笑着称自己今日还得去事务所一趟,极为有眼力见的不打扰他们。

        从巷子口出来的时候,墨禹澄刚刚上了车,简意听见他小声嘟囔了一句,说是三哥也在呢。

        简意知道他口中的三哥是谁。

        靳砚琛。

        他在家中排行第三。

        她笑了下,当这话像风一样掠过,继续拎紧手里的包准备赶最早的一班地铁。

        早高峰的地铁几乎要将人挤压成一片,这缝隙里挣扎的拥挤却让简意格外的心安。她又想起靳砚琛这个名字了,在每一次踏往事务所的路上,她都会想到这个名字。

        她想他到底是怎样的人。

        怎么她只是和他沾染了一点儿微不可见的关系,这小小的事务所便拟了毕业后的转正名额,一下将她捧到天边。

        一点儿不安的良心作乱,林卿阮当时还涂着口红嘲笑她,她歪头眨了眨眼睛,笑着说,“真觉得良心不安,我让墨禹澄介绍你跟他认识要不要?”

        不知道当时出于什么样的情绪。

        简意摇了摇头,她拉开灰暗的百叶窗,遥遥往对面灯火通明的西郊景苑看了眼。

        说了句“看缘分”。

        看什么缘分呢。

        她不知道。

        只知道歌舞升平的西郊景苑,想见他,总是需要点理由。

        —

        后来这缘分来的时候,简意似乎也想不到什么理由再拒绝。

        临近新春的前一个月,学校的大部分功课也都结束,事务所却出乎意料的忙。

        年关将至,什么旧账都得清一清,一整年没谈下来的项目合同,似乎也能借着一年的尾声摩拳擦掌再努力一下。

        简意就是临时被抽调过去负责一项地产的投资项目,这项目原来是轮不到她的,后来不知道负责人怎么想的,说是要带着她出去一道见见世面。

        那天西郊景苑一别,柳美凤便被借调去了北方分部。明升暗调,最常见不过的手端。

        私下里有人来问简意,那夜在西郊景苑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一个实习生怎么会有那么大能耐?

        那些试探的揣度的目光,简意通通坦然接受。

        她安之若素,只道,“我也不太清楚那天的情况,我只是去送了个u盘。”

        简意能用这套说辞糊弄同期的实习生,新来的主管头一天就钦点了她跟着一道出去谈事。

        开车的路上打量的目光就没停止,快要到酒会的时候,忽然问了句,“小简啊,你跟靳先生认识吗?”

        简意掀眸看了他一眼,她仍然是淡淡的笑,不显山不露水,谨慎地挑了两个字回他。

        “见过。”

        —

        有些生意是不放在明面上谈的,气氛到了酒杯清脆碰了声响,一笔单子就这么成了。

        简意要了杯金汤力,主管侧目看了她眼,说,“度数高,小心醉。”

        简意笑了笑,表示自己心里有数。

        她别过头看向窗外,梧桐枝干就这么斜着伸了进来,弯曲的姿态带了点屈意讨好的样子。有穿着长裙的女伴抖索的肩膀,嫌弃这地方实在太冷,于是这贸然闯入的一截梧桐树干就立马被手脚麻利的匠人剪了去,光秃秃的立在苍凉寒冬。

        人群里主管突然叫了她一声,思绪就此被打乱,简意重新投身到现实的洪流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