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雪夜缠吻在线阅读 - 第四章:好一出戏

第四章:好一出戏

        白日里见不到什么人影,入了夜一盏又一盏的光却亮了起来。灯火的绚烂,林卿阮做模特这行的,见过太多的人走进对面那座香榭,摇身一变金银坠了满身,成了响当当的时尚新星。

        她目光往对面看了眼,轻飘飘落了句,“指不定我将来真也踏进那富贵地界呢。”

        彼时的简意,没想到她这句话应验的这样快。

        她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也真的踏入了这地界。

        京都又落了第二场雪,连绵的雪簌簌下了一夜,一早起来红墙碧瓦的枝头早已盖了层寒霜。

        这场凛冬暮色将至,在夜色完全吞噬楼宇的檐角时,简意刚刚核对完一整套企业账目。

        她合上电脑,抬头望了眼窗外,人迹稀少的胡同口,长街的路灯或许年久失修,从来没有一盏是亮着光的,幽长的巷子就像一条永不会尽的无归路。

        只有对面的西郊景苑,灯火通明的盎然,光与暗的泾渭分明。

        手机屏幕的一点微光亮起,她听见电话那头的林卿阮大着舌头和她说这儿的别墅如何壮丽宏大,上了年份的拉菲入口如何醇香。

        她笑了起来,开玩笑问,“那你还想回来吗?”

        林卿阮说了句:“不回来这儿也没我住的地儿。”

        简意被她这句话逗笑,电脑的文件拷贝好,她关上电脑打算休息,却又接到了事务所上司的电话。

        柳美凤告诉她时针已经过了零点,她所允诺第二天交的报表也到了期限。

        简意迟疑了一下,低头看了眼腕表,问,“现在?去哪儿交?”

        柳美凤发了个地址,让她半个小时到。

        看见地址,简意苦笑一声,和林卿阮开玩笑道,“好巧,这下我可以去接你回来了。”

        林卿阮对这种大厂压迫实习生的行为深感不齿,她悠长的叹了一口气,又安慰简意,“忍忍吧,为了生活谁都是这么过来的。”

        进入西郊景苑需要铂金邀请函。

        简意没有,她给柳美凤打了电话,后者应了声好,晾着她在寒风里等了半响才赶到。

        柳美凤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大好,似乎有点儿心虚的神色,然而还不等简意细细探究,她就被柳美凤不由分说的拉进了包厢。

        “合伙人说想见见你,你见了面别乱说话!”

        被这么慌乱的拉了进去,简意扭头往外看了一眼,面前的灯火辉煌,她还未曾从幽冥暗色中褪去,就仓促踏入其中。

        合伙人姓黄,喊她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看她一个小姑娘凌晨一点风尘仆仆赶过来有点儿过意不去,请她进来随便叙叙旧。

        满座的觥筹交错,简意被柳美凤死死挡在身后。

        她不是个蠢笨的人,三两下的言语交往,她也听出了门道。

        一场精英荟萃的宴会,柳美凤拿了她熬夜赶工的成品,掐着时机露面邀功。

        简意笑了笑,就这么冷眼站在后面听柳美凤的财报分析,后来不知道讲到哪一步骤,凭证上的一项账目总是核对不上,柳美凤一下卡了壳,意识到这账做错了,她立马又把简意拉出来。

        “不好意思黄总,新来的实习生账对错了,是我疏忽了。”

        那位姓黄的合伙人抬眼淡淡瞧了下,问了句,“这账到底是你做的,还是她做的?”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柳美凤硬着头皮认下去,她再度把简意推到身后,笑着说,“这么大个数据,实习生哪会啊,这账都是我亲自做的,就最后交了点核对的任务给她锻炼,谁知道她还没办好,真是让您见笑了。”

        简意愣了下,她是第一年来事务所实习,没想到柳美凤做事这么绝,抢了功劳不说,还直接将错处推到她面前。

        她睫毛颤了下,知道柳美凤这是打算弃了她,这些上层混迹的人说话做事都有一套滴水不漏的章法,今日无论她进还是退,都不会落着什么好。

        明晃晃的一场鸿门宴,偏偏她还没有什么办法。

        新做好的u盘在掌心被硌得生疼,柳美凤的背景她有所耳闻,简意深呼吸,快速分析利弊,强迫自己将那一点不甘和委屈压下去。

        简意下唇死死咬住,这样明显而又对峙的局面,不是没有人看不出来。

        只是这世界并非黑白分明,大多数事情也不需要一定是清白,简意没指望会有人为她一个没后台的小实习生打抱不平。

        也是这时候,人群里一道懒懒散散的声音响起——

        “好一出戏。”

        这声音就好像湖水里掷下的一粒石子,散漫的无意,偏偏就惊起了一池的涟漪。

        简意看见柳美凤的脸色刹那间就变了,这场拙劣的把戏就这么被拆穿,高台上的男人视线冷淡,眼尾眉梢点着凉薄的笑意,就这么漫不经心的定了人的命运。

        简意对这一切却恍若不闻,从踏入这房间开始,她隐约就觉得这单调的乐声缺了些什么。

        直到他的声音响起,低沉的像是一把古朴的大提琴,琴弦奏起时,铮的一声鸣,她的心被缭绕的飞乱。

        他们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见面了,那道劲瘦利落的名字伴随着低醇动听的声音又再次震响了她的耳膜。

        简意的记忆一下就被牵扯引进那个雪夜,她抬首看他端坐在琳琅红尘里,又觉得他天然合乎其间。

        靳砚琛。

        这名字就含在她的嘴边,又好似灼热,她说不出来话。

        熙熙攘攘的你来我往,她看见靳砚琛忽地朝她勾唇笑了下,喧闹任其喧闹,他就这么淡淡的坐在那儿,那目光好似在说,瞧,我们又见面了。

        简意觉得许是那日的灯光实在绚烂多情,她仰头望着他,觉得凛冬里的那一轮薄月,好像也没那么冷清。

        后面的事情就变得容易了很多,他轻飘飘一句话却好像是个通行证,那些个张牙舞爪的人就此歇了气。

        简意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看见了他们的目光,两分不敢置信,三分又是忌惮,暗潮的涌动,这世界从来就不分明。

        出来的时候刚巧也遇见了林卿阮,她在洗手间吐了个昏天黑地。

        吐到后面犯了胃酸,她捂着胃蹲在墙根直喘气。

        简意有些担心问要不要给她喊辆救护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