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女人之间的争吵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女人之间的争吵

        王心怡这问题问完了也就算了。

        最多就是我敷衍的帮忙回答一下,也就过去了。

        结果她才刚问完温婉,是不是为了给我交代来的,还没等我和温婉说话。

        她的嘴里就又来了句:“还有孙禧珍和佳佳那边,你有去给她们一个交代吗?你知道佳佳的情况有多么的糟糕吗?你肯定是不知道!因为你答应了帮人家,结果又反悔!

        你反悔也就算了,你直接和南寻说就是了,这样南寻他也好早点和孙禧珍说,给孙禧珍一个交代,让孙禧珍别抱太多的期望在你的身上,其实这本来也不算什么,毕竟每个人都会遇到麻烦,这很正常。

        可你却又玩起了失踪,足足耽搁了一天的时间,才去和南寻说你帮不了忙了,你知不知道,佳佳她没时间了!你知不知道很有可能就因为你耽搁的这一天而出现变故!

        我希望你是真不知道,才出尔反尔的,如果你是知道的情况下,还出尔反尔,那你就真的是太没良心了!人命关天的事都能当儿戏!”

        王心怡说话是真的不过脑。

        真的是想到了什么,就说什么。

        你要是在背后说,那也就算了。

        可现在温婉她人就在这呢,王心怡她居然就当着人家的面说这些话。

        而且她的话说的很难听,完全是一副在质问人,责怪人的口吻在和温婉说话。

        正常情况下,就算真如王心怡说的那样,也不可能这么问。

        最多也就是问一下,你是不是来看佳佳的。

        而王心怡她倒好,说的好像温婉来这,就应该忏悔来的。

        对于帮不了佳佳的帮,温婉本来就很内疚。

        温婉她帮不了佳佳的忙,并不是她不想帮,而是她背后的公司和她的经纪人田晓兰的缘故,才导致了她没办法帮忙。

        因为帮不了佳佳的忙,温婉为此还特意的跑这来,和孙禧珍以及佳佳道歉。

        这已经算是很负责任了,已经算是给了孙禧珍和佳佳一个交代了。

        况且,温婉和孙禧珍还有佳佳都是非亲非故,她帮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一点的问题都没有。

        王心怡她倒好,还特意的再去提一嘴,生怕人家不记得这事。

        面对王心怡突然问的问题,温婉显然是没有预料到,她愣在了那。

        而王心怡说完这话,一点都没有觉得这她这话说的有什么问题,而是盯着温婉看着,等着温婉的回答。

        一旁的米柔拉了拉王心怡,把王心怡给拉到了她的身后,随后连忙对温婉解释说:“心怡她没有恶意的,她问你这问题,也是因为她太关心佳佳了,才会忍不住问的,她真不是要责怪你什么!”

        “米柔说的是,王心怡她没什么恶意的,她并不是真的责怪你什么,她就是说话不过大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温婉你别和她一般计较。”

        看到米柔说话了,我连忙也帮忙解释了起来,希望温婉不要因此而误会什么,更不要因此而生气。

        我当然是希望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不要再继续的下去。

        我和米柔都帮王心怡解释了,这时候王心怡其实只要顺着我和米柔说的话的意思,往下说一下就是了,就说是太关心佳佳才问的就是了。

        结果王心怡她倒好,我和米柔的话才刚说完呢,王心怡就立马又来了句:“是!我是关心佳佳才问你这问题的,可我问你这问题也是想弄个明白,你一会答应别人,一会又反悔的,你们这些演艺圈的人都是这样说一套做一套的吗?

        还是说你演戏演得太投入了,把生活中的自己和戏里的自己联想到一起去了,才会表现出两个截然不同的你来?

        也对!你根本不用在乎这些,毕竟不是你去和孙禧珍还有佳佳接触,真正和她们去接触的人是南寻,你要是真不肯帮忙的,孙禧珍怪的人也未必会是你,而是南寻才对,唉!可怜的南寻,为了你这事情,失眠了一夜不说,还总是觉得自己亏欠了孙禧珍和佳佳。”

        王心怡说着说着,居然还替我鸣起了不平。

        虽然王心怡有一点说的很对,那就是我联系不上温婉的时候,我的心里面真的很烦很乱,还导致了失眠。

        在得知了温婉帮不了忙的时候,我也的确是不知道该去怎么面对孙禧珍还有佳佳,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她们。

        可那是我不知道情况的前提下。

        我在知道了温婉帮不了忙的原因后,以及知道了温婉还努力的争取过,我就理解温婉了。

        我也认了,知道这事情不是想的那么简单的。

        况且,我是真的不怪温婉。

        如果说真要怪的,那也是怪温婉背后的公司以及温婉的经纪人田晓兰。

        还有就是我自己,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是我太快去承诺别人,才会导致给孙禧珍带来了失望。

        因此,我是真不希望王心怡因为这事情去怪温婉什么。

        “王心怡你说什么呢?什么说一套做一套的,什么演技好不好,你说这些做什么?温婉她一开始答应帮佳佳,她是真想要帮佳佳忙的,她要是不打算帮佳佳的忙,为什么还要转钱过来给佳佳看病?难道是他钱太多了,没地方花吗?十万块啊!可不是小数目,我相信就算一个人钱再多,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的拿出十万块来给个不认识的人花,还有你说温婉把现实生活中和戏里联想到了一起去,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我是真的生气了。

        你王心怡平日里口无遮拦,胡说八道也就算了。

        尤其是对我,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最多就是不理会她。

        可她现在,居然还说起了温婉的不是,还是当着我和温婉的面说温婉的不是,关键这还是在我的家里。

        这是我忍不了的,也是没办法不去管的。

        温婉大老远的从苏州跑到长兴县这来,目的就是给孙禧珍和佳佳一个交代,就是来和她们道歉的。

        温婉要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她还来这做什么?做戏给别人看吗?

        孙禧珍和佳佳又不是什么名人,她这戏做给谁看?意义在哪?

        这一切就根本说不通。

        结果现在被王心怡说温婉是说一套做一套,说温婉是来演戏的,这我哪能接受。

        而且王心怡的那番话很明显是在质疑温婉的人品。

        我反驳了王心怡问温婉的那些话后,我又继续的说到:“你知不知道温婉她今天来这边是做什么的?她就是来和孙禧珍还有佳佳道歉的,她来了就让我带她去医院见了孙禧珍和佳佳。

        她要是说一套做一套,她要是不是真心帮孙禧珍和佳佳的,她有来的必要吗?她不来你觉得会对她有什么影响吗?

        王心怡你以后说话能不能经过一下大脑?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是!我知道你是关心佳佳,可你关心佳佳,也没有你这样关心的,哪有把过错怪到别人身上,去关心另一个人的?”

        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全程都是看着王心怡说的。

        我承认,我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后面我说的语气的确是重了一些。

        可我也是因为真的生气了,才会加重了语气。

        我不希望王心怡口无遮拦的去说温婉,更不希望看到温婉受委屈。

        “心怡你别说了,你没听南寻说吗?人家就是来和孙禧珍还有佳佳一个交代的,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

        米柔也当起了和事佬,劝起了王心怡。

        见我帮着温婉说话,而米柔也在劝她,王心怡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温婉。

        我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她虽然没有再开口说话,没有再去质问温婉什么,也没有反驳我什么。

        但从她的眼神来看,她似乎并不服气,她似乎还是觉得她是对的。

        只是碍于我帮温婉说话的缘故,加上米柔一直都在劝她的缘故,她这才忍了,没有再继续的说。

        可就在我以为,这一件事情到此为止了的时候,刚才一直选择沉默的温婉,这时候却开口说话了。

        她似乎并没有因为王心怡刚才质问她的那些问题而影响到心情。

        温婉的脸上保持着微笑的看着王心怡回道:“首先,我帮不帮孙禧珍还有佳佳,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没关系,我想帮就帮,我不想帮我就不帮,你有什么资格在那对我问这问那的?我又凭什么要回答你?再者,既然你这么关心佳佳的情况的,那好,你告诉我,你帮了佳佳什么?你是帮她找到她的亲生父母了?还是说你是帮她找到匹配的骨髓了?还是说你什么都没帮到忙?甚至帮的忙比我还要少?”

        温婉的这番话我是真的满出乎意料的。

        我是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回答王心怡。

        更是没想到,她不但没有因为王心怡说的那些难听的话影响到心情,还反过来质问起了王心怡,把刚才还伶牙俐齿的王心怡给问的哑口无言,迟迟回答不出半个字来。

        当然,让我最没有想到的,还是温婉的改变。

        她的变化真的很大,她给我的那股陌生感,也随之变的更加的强烈了。

        温婉她不再柔弱,她变的好强势。

        以往的温婉,我认识的那个温婉,是绝对不会这么去和别人争吵的,更是不会去把话说的这么的难听的。

        我是真的很想知道,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温婉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她改变这么多。

        难道说娱乐圈那个大染缸,真的能够彻底的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吗?

        气氛已经是无比的尴尬了,这时温婉又做了一件让我更加意向到不到的事情。

        那就是温婉直接去了之前王心怡住的那个房间,把王心怡的行李箱和换洗下来的衣服都给拿了出来,丢在了王心怡的面前。

        温婉不客气的甩下一句:“不好意思,以往我来南寻这,都是睡那个房间的,今天那个房间我要住了,麻烦你快点把你的东西拿走,免得放在屋子里碍手碍脚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