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你管这叫革命的友谊?

第一百零九章 你管这叫革命的友谊?

        “谢谢!谢谢你肯帮佳佳,我替佳佳谢谢你了!以后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做!我孙禧珍的命从今往后就是你的,你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拿去!”

        一开始孙禧珍还有一些犹豫。

        但在我的劝说下,以及孙禧珍自己也明白,佳佳的情况拖不得。

        必须尽快找到合适的骨髓来配对。

        而且她也清楚,大城市的医疗资源肯定是比农村要好的。

        为了佳佳,在犹豫了下后,孙禧珍还是答应了。

        孙禧珍说着话的同时就“噗通”一声的跪在了米柔的跟前。

        她更是激动的,泪水直流,连着给米柔磕了好几个头。

        见状,我和米柔连忙把跪在地上的孙禧珍给扶了起来。

        她这么跪着,还在那不停地磕头,别人看到了可就不好了。

        再者,米柔帮佳佳,也不是为了要孙禧珍报答什么。

        米柔帮佳佳,完全就是出于好心,想帮她罢了。

        我和米柔把孙禧珍扶了起来后,我从身上摸了张纸巾出来递给了孙禧珍,说道:“你这是不是太夸张了,又是下跪,又是磕头的,还要把命交给人家的,你以为这是古代啊,要卖命啊?这是现代好吗?买人性命,那可是要坐牢的!”

        我这话是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的。

        目的就是为了缓解被孙禧珍弄的尴尬又紧张的气氛。

        我这么一说,孙禧珍尴尬的擦了擦泪水,解释说:“我也是一时之间只想到了这些,因为我没钱,我也不知道我能怎么报答米总,就……”

        “好了,你不用解释这些,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和我去办一下转院的手续吧,今天休息一天,你回去准备准备,看需要带着什么,明天就把佳佳转到苏州的医院去吧,刚好,那边我也都已经联系过了。”

        米柔和孙禧珍两人去办理了转院的手续,而我则是去了外面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虽说温婉没有帮这忙,导致没办法利用温婉的资源来帮佳佳找父母和合适的骨髓,但现在有了米柔的帮忙,也算是不错了。

        这也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对于孙禧珍为了佳佳的付出,我是真的打心底服她。

        她对佳佳真的是太好了。

        为了佳佳她愿意给人磕头下跪,为了一个和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她甚至连自己的尊严以及性命都能够放下。

        我觉得她真的比佳佳的亲生父母更配当佳佳的母亲,更配做佳佳的监护人。

        过了没一会,米柔就和孙禧珍就办理完了转院手续,回到了病房。

        由于孙禧珍要回去整理一下东西,带一些替换的衣物之类的,孙禧珍回了一趟家,我和米柔、王心怡替孙禧珍在医院待了一会。

        在我们三人在医院陪佳佳的时候,米柔单独把王心怡叫了出去,不知道两人说什么去了,独留我一个人在病房陪佳佳。

        看到佳佳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盯着我看,我出于好奇,问了佳佳一句:“小丫头你看什么呢?干嘛盯着我看?”

        佳佳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笑着问了我句:“哥哥,那个米柔姐姐是你的女朋友吧?”

        佳佳这问题问的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小丫头问的问题。

        我听孙禧珍说,佳佳今年才刚三岁,这小丫头年纪这么小,居然还懂这些,这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真是没想到,现在的小孩子这么的早熟,三岁居然都懂这个了。

        “哥哥你不说佳佳也知道,米柔姐姐就是哥哥你的女朋友,哥哥对佳佳那么好,总是会逗佳佳开心,米柔姐姐又那么温柔,对佳佳也很温柔。哥哥你肯定很喜欢米柔姐姐,佳佳不会猜错的!因为佳佳也很喜欢米柔姐姐,米柔姐姐不像心怡姐姐,心怡姐姐一点不温柔,我不喜欢的吃的,她也给我吃,我不喜欢的玩具,她还硬塞给我,我都讨厌死心怡姐姐了。”

        “……”

        我被佳佳说的有些无语了,这小丫头年纪虽小,但好像什么都懂似的,也分的出米柔很温柔,王心怡性格大喇喇的。

        可童言无忌,她这么说肯定是没有什么恶意,肯定不是乱点鸳鸯谱,也不是真的要责怪王心怡什么。

        也正因为佳佳的这番话,我算是终于搞明白了,为何佳佳不喜欢王心怡了。

        原来是王心怡总是拿佳佳不喜欢的东西去逗她。

        而且对于佳佳对我的称赞,我是感到惭愧的。

        因为最初的时候,我是不打算管佳佳的事情的,佳佳哭的很厉害的时候,我也是装作没有看到。

        我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去安慰佳佳,逗佳佳开心的。

        就连我真的决定帮佳佳,那也是因为我想到了我和温婉没了的那个孩子的缘故。

        佳佳对我的信任和称赞,我是真的受之有愧。

        我现在唯一能够做的,那就是不辜负佳佳对我的信任和称赞。

        去真的对她好,去真的关心她。

        为了不让佳佳继续的误会我和米柔之间的关系,也害怕她童言无忌,在米柔的面前乱说,我耐心的和佳佳解释了我和米柔之间的关系,告诉了她,我和米柔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也不知道佳佳听懂了我和她说的没有。

        在我和她说的时候,她一个劲的点头,说懂了。

        可她嘴里却还说着我喜欢米柔这样的,因为佳佳她也喜欢这样的话。

        在我和佳佳多次强调这事的时候,米柔和王心怡以及孙禧珍陆陆续续的都回到了病房。

        随着孙禧珍回来了,我们几个并没有在医院逗留太累,待了一会后,就一起离开了医院。

        王心怡在得知了米柔帮佳佳转院去了苏州,还帮佳佳找合适的骨髓配对,高兴的不停的说着称赞米柔的话。

        说米柔善解人意,说米柔心地善良,说米柔就和活菩萨一样。

        当然,在称赞米柔的过程中,王心怡也借此把她自己也给狠狠地称赞了一遍。

        她说米柔不愧是她的好闺蜜,不愧是她多年的好友。

        说她没看错人,一直当初和米柔深交是多么正确的一件事,说她多么的会看人。

        在王心怡对自己一顿猛夸过后,米柔看着王心怡说道:“既然佳佳的事情算是暂时的解决了,你也应该和我回苏州了吧?你应该不会再有借口要留在长兴这了吧?”

        米柔这么一说,王心怡尬住了,刚才脸上还是高兴的笑容的,这会尬在那,一会看看米柔,一会又看看我的。

        她还不停的给我使眼色,像是要我帮她说两句。

        我当然知道王心怡是不想回去,她害怕回去了,被她爸妈逼着回家去。

        但我也觉得王心怡是该回去了,没理由继续的待在长兴县这了,也没理由一直不回家,不去面对她的父母。

        那是她的家,她终究是要回去的,她总不可能为了避着她父母,就和她父母一辈子都老死不相往来了。

        之前王心怡她还有理由,说去为了陪佳佳,为了多来看看佳佳。

        现在佳佳都要转院去苏州了,她还在这做什么。

        我选择了沉默,没有帮王欣怡说话。

        也正因如此,王心怡气坏了,气得直跺脚,指着我就说道:“南寻,我王心怡真是看错你了,我还以为我们一起相处那么久,一起蹬三轮蹬的满头大汗,一起叠千纸鹤熬夜,我们已经有了革命的友谊,你肯定会帮我说话的,肯定会站在我这一边,理解我懂我的,没想到你这么没良心,居然什么话也不说!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看着一脸认真在那责怪我的王心怡,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她可真是会瞎掰,把那些事叫革命友谊。

        搞的好像我和她共患难,同生共死过似的。

        在王心怡不停的说着责怪我的话的情况下,我忍不住的回了她句:“蹬三轮好像是我在蹬,你坐在后面什么事都没做吧?这能叫革命的友谊吗?你好意思管这叫革命友谊吗?”

        我是真无语了,这分明就是我一个人干苦力,她坐在后面享受。

        到了她的嘴里,居然成了我们两个一起蹬的了,说的好像她也出了不少力似的。

        关键是她居然还拿这事来责怪我,让我真的没法再继续迁就她,让着她。

        对于我的反驳,王心怡似乎还不认同,她又说道:“我哪有什么都没做?我不是唱歌给你听了?你忘了吗?我的歌都是唱给狗听了是吗?你南寻男的不是人,是狗吗?”

        “……”

        王心怡这话说的,直接把我给骂了。

        她管她唱的那魔改歌曲叫和我一起蹬三轮,说这是我们革命的友谊,也就她了,才能说的出口。

        要是换个人的,绝对没脸这么说。

        王心怡见我不理她,继续的说着:“就算蹬三轮不算,那叠千纸鹤肯定算吧?南寻你忘了我们一起为佳佳叠一千只千纸鹤,一起熬通宵了吗?”

        “是,我们是一起叠了一晚上的千纸鹤,可是你也的确该回去了,你难道打算一直待在这吗?我知道你是想逃避你的父母,可家始终要回的啊!你和你爸妈应该有很久没见过了吧?你是不是应该回去见见他们了?”

        对于王心怡说的叠千纸鹤,这我否认不了。

        我的确是和王欣怡一起通宵叠了一晚上的千纸鹤。

        但我还是想要劝王心怡回去。

        我不觉得她这样一直不回去,就能够逃避她父母的。

        她父母终究是她的父母,是早晚要见的,不可能躲一辈子的。

        况且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除了自己,就是父母了。

        我不觉得王心怡回去,她父母真的会逼她做什么,我觉得只要她和她父母好好谈的,肯定是有的谈的。

        要是她父母那么不通情达理的,怎么可能放任她在国外那么久,而是早就已经抓她回来了。

        而且我也不希望王心怡和我一样,对自己的父母一直有误会。

        等真的看来父母有事了,才去后悔。

        见我还是没有帮她说话,王心怡算是对我死心了。

        她没有再打让我帮她说话的主意,而是又去和米柔讨价还价了起来,说回去可以,但暂时不回家,而是继续住在房东大爷那,等她做好准备了,她才回去。

        而且她还不停的米柔强调,不能让她父母去房东大爷那找她。

        在我看着王心怡和米柔讨价还价,准备等他们聊的差不多后,我就和米柔说一下我的事情,说下我打算辞职,准备待在老家发展一事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我妈给我打来的电话。

        我接起电话,我妈在电话里和我说了个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的事。

        在和我妈再三确认过后,确定了我妈没说错,我也没听错后,我和米柔、王心怡打了个招呼,连忙赶去了我爸妈在镇上的店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