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一切都是假的

第九十九章 一切都是假的

        这个梦和白天的时候我在湖边出现的幻觉几乎一模一样,甚至可以说比起白天的幻觉,要更加的真实一些。

        梦中的温婉家里没有出事,她也没有进演艺圈,而是继续的在学校当老师,教小孩子音乐。

        我和温婉不但没有分手,而且还已经领证结婚,甚至还在南京的秦虹小区买了房子。

        在我们结婚后没多久,温婉就和我有了爱情的结晶,她的肚子开始微微的隆起。

        很快,温婉顺产生下了个女孩,我和温婉给她取名叫南梦。

        为了照顾孩子,温婉放下了工作,在家带孩子,做起了全职太太。

        而我依旧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在清吧驻唱,唱那些我喜欢的歌,来赚钱养家糊口。

        闲暇之余,我也会接一些兼职,在一些活动的现场扮演小丑,和小孩子互动,逗他们开心。

        虽说生活条件不是特别的好,但起码我们过的非常的幸福。

        梦中的我每天下班回到家,第一件是就是看孩子,就是陪南梦玩,就是逗她开心。

        而南梦也在慢慢的长大。

        在梦里面,我和温婉的孩子开始读幼儿园,开始读小学,初中。

        而我和温婉也在慢慢的老去。

        就在我们的孩子他要大学毕业,准备踏入工作的时候,有一天我回到家里,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却发现我的家变了,我推开门走进去,发现我的家不再是我和温婉一起买的新房,而是变成了我和温婉在南京的时候租住的出租屋。

        里面的场景完全就是当初我和温婉在这租房子时候的样子。

        我站在客厅喊了两声温婉的名字,可温婉却没有出现。

        我又喊了两声南梦的名字,可南梦也没有出现。

        这让我开始觉得不对劲起来。

        一股不好的预感更是涌上了我的心头,让我越发的不安。

        我连忙从身上摸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南梦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我的手机里怎么找都找不到南梦的号码,包括连微信的好友,我也在好友栏里找不到。

        这让我变的更加的紧张,我又连忙找出了温婉的手机号,给温婉打去了电话。

        好在,温婉的号码还在,温婉的电话是通的,是有人接的。

        这才让我勉强的定下心来。

        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连忙问温婉:“你在哪呢?怎么不在家做饭啊?还有我们女儿她人呢?怎么我找不到她人了?她是不是把我给删了?”

        我一连问了温婉好几个问题,我想要快点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结果电话里的温婉却给了我一个让我怎么也没办法接受的答案。

        温婉在电话里回答说:“南寻,我已经和你说过不止一次了,我们早就已经分手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孩子,我们的孩子她还没有出生,她就走了,你难道都忘了吗?”

        听到温婉和我说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们根本没有孩子的时候,我情绪一下子变的激动了起来。

        我激动的在电话里和温婉理论道:“不是的!温婉我们没有分手,我们不是已经领证结婚了吗?我们是真的有个孩子,她叫南梦,你忘了吗?她都快大学毕业了,你怎么能说我们的孩子没出生就走了呢?温婉你别开玩笑了,好吗?”

        我的话才刚说完,就立马听到了温婉否定我的话语。

        温婉她说道:“南寻你醒醒好吗?这都是你幻想出来的,这都不是真实的!这一切都是假的!

        当你背叛我的时候,我们的一切就已经完了,我怎么可能还会嫁给你和你结婚,我们怎么可能还会有孩子?

        就算有,我也不会要她的。

        南寻你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最毒的仇恨是什么?是有缘无分!

        我恨你南寻!

        我们本来是有缘的,是可以在一起的,是可以有未来的!

        但我们之间的缘分却是你亲手斩断的,我恨你的都来不及,你觉得,我还怎么可能和你有未来?

        还有!南寻你以后能别给我打电话了吗?我的经纪人她不喜欢你和我有过多的联系,而且我最近也有了交往的对象,我不希望因为你,而被他误会。”

        温婉完全的否定了我说的话。

        她不但是否定我说的那些话,否定了我和她已经结婚有了孩子,她更是告诉了我,她恨我。

        她还说,她不希望我再和她联系,不希望我再去打扰她。

        听到温婉和我这么说,我不停的和温婉说,她是骗我的,她是在和我开玩笑。

        我不停的告诉她,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不停的说着求她,让她不要再骗我了,让她带着我们的孩子快点回来。

        可这时候我却又发现,温婉早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等我再打电话给她,想要联系她的时候,她的手机我已经打不通了,我已经被她拉进了黑名单。

        我瘫坐在地上,嘴里面不停的重复说着,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一切都是梦,这一定是一场噩梦。

        我不停的告诉自己,我和温婉没有分开,我们是真的有个孩子。

        那个孩子她叫南梦,她已经快要大学毕业了。

        只要我一觉醒来,温婉就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的孩子也还活泼快乐的在我们的身边。

        梦中的我努力让自己睡着,可每次只要一闭上眼睛,我的眼前就会出现一个小女孩,她一开始咧开着嘴对着我笑,到了后面,她又抱着我的胳膊,嚎啕大哭,她的嘴里面不停的喊着我叔叔,求着我救救她。

        我想要避开她,可不管我怎么躲,她却一直都跟在我的身后,我到哪里,她就到哪里。

        而且她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的视线也开始变的越来越清晰。

        终于,我看清楚了她的相貌,她就是孙禧珍女儿的佳佳。

        我的耳边开始回荡佳佳哭着求我救她的声音以及佳佳哭着嘴里不停的喊着“痛”的声音。

        我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一切都是梦。

        我还在我的老家,温婉并没有回到我的身边,我们的孩子也并没有出生。

        而那梦中的佳佳,也并没有出现在我的身边。

        我想,这应该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才会导致我做梦都梦到我和温婉的事情以及佳佳的事情。

        由于这场梦的缘故,让我完全没了睡意,哪怕我只是睡了不到两个小时,但我却已经一点的睡意都没有了。

        我发现我的身上全部都是汗水,我身上的那件汗衫,更是已经全部都被汗水给浸湿了。

        我换了一件汗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此时我爸妈正在厨房忙着做早饭,而王心怡则是站在外面的空地上打电话。

        也不知道她是在打给谁,她打这个电话说话的语气非常的火爆,几乎是要和对方吵起来。

        在我走出门的时候,王心怡朝着我这看了一眼。

        但很快她就转移了目光,又看着我家门口的那片菜地了。

        我也没有去打扰王心怡,而是跑去洗了个脸,随后点上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在抽烟的过程中,我的脑海中反复的想着刚才做的那个梦。

        反复的想着,最后佳佳出现在我的梦里,哭着求我救她,哭着对我喊痛的画面。

        我越是想到梦中佳佳的惨状,我就越是容易联想到我和温婉的那个还没出世,就没了的孩子。

        我不希望佳佳重蹈我和温婉那个孩子的覆辙,我真不希望看到她年纪这么小,就因为的病痛,离开这个世界。

        她还小,在这个世界什么有很多的东西等着她去体验,等着她去看。

        她不该什么都还没有体验到,还没有看到,就这么走了。

        我和温婉的孩子已经没有机会挽回了,但佳佳是还有机会的。

        我知道,这一刻的我已经动摇了,我已经动了和王心怡一样的心思,想要帮佳佳找她的父母,甚至动了去医院做骨髓配对的想法,看能不能帮到佳佳。

        可这世界这么的大,想要找两个人,简直就和大海捞针一般,哪是那么容易的。

        再者,就算我们愿意花时间去慢慢的找,可佳佳的情况根本等不了。

        拖一天,佳佳她的情况就会糟糕一天。

        想要救佳佳,就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佳佳的亲生父母。

        可这却让我为难了,我不知道到底该如何是好,该怎么着手去办这事。

        是要去登报,找电视台吗?

        还是说,我应该去发短视频,在互联网上找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该从哪一步开始去做,还是说不管什么途径,都去尝试。

        等王心怡打完了电话,我随口的问了句:“你打电话给谁呢?怎么弄的和吵架似的。”

        “你不是不肯帮忙找佳佳的父母吗?我就只好靠我自己的能力去找了,刚才那个电话是打给我爸的,我希望我爸帮忙找一下佳佳的父母,可我爸却和你一样冷血,说什么都不肯答应,他不肯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命令我让我回去,你说可笑不可笑?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做这做那的啊?”

        “可我觉得你爸也没有错,非亲非故的,怎么可能说帮忙就帮忙,而且你回国后,的确是一直都没有回家,是应该回去看看了。”

        “南寻你什么意思?你是要站在我爸那一边,是吗?对了!我怎么忘了,你和我爸一样,也是冷血动物,当然会有一样的想法。”

        “你误会了,我并没有说我不帮,我刚才说的只是事实罢了,你爸他的确是没有义务去帮一个陌生人,他身为父亲,想让自己的孩子回去一趟,他也一点错都没有。”

        “南寻你刚说什么?你说你愿意帮忙找佳佳的父母?是真的吗?”

        我和王心怡理论着关于他父亲的事情。

        我是希望劝她,让她回去一趟,去看看她的父母。

        因为我很清楚,为人父母的肯定是关心自己的子女的,不可能真的对她不管不顾的。

        就如我的父母那样,嘴上说着不关心,但实际上呢,却是处处为我着想。

        但可惜的是,王心怡根本没进去我后面说的话,她只听进去了我说我愿意帮忙找佳佳的父母。

        就在王心怡打算问我怎么帮忙找佳佳的父母的时候,我的手机却在这时候突然的响了起来,打断了她。

        我拿出来一看,发现居然是有些日子没有联系过我的温婉给我打来的电话。

        在看到来电显示是温婉的名字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

        我和王心怡打了个招呼,便走到了一旁,接起了电话。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