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看错你了

第九十七章 看错你了

        “南寻你怎么不说话啊?你难道对这事情一点想法都没有吗?你和孙禧珍怎么说也是同学,她遇到这种事情,你不打算帮忙吗?”

        “想法?我该有什么想法吗?帮她?你让我怎么帮?这是人家孙禧珍的私事,我难道也要去管吗?再说了,孙禧珍她妈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能确定?说不定她是骗你的,孩子其实就是孙禧珍的,孙禧珍她妈只是为了让别人觉得孙禧珍没那么的惨,才故意和你那么说的呢?”

        我不知道孙禧珍她妈和王心怡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和我都没有关系。

        而且我还怀疑孙禧珍她妈有说谎或是弄错的可能。

        孩子的血型和孙禧珍不一样,但那并不能拿来当证据,证明那个孩子就不是孙禧珍的了。

        因为孩子的血型不是随父母的,而是由父母的血型来决定的。

        因此,我觉得用血型来判断孩子是不是孙禧珍的,实在是太过武断,也太过不切实际了。

        对于这事,我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对我而言那是别人的事,就不该是我去管的。

        况且就算是我去管了,那又会改变什么?

        难不成我能帮忙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吗?

        我可不觉得我有这个能力。

        我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甚至连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又有什么能力去管别人的事。

        对我而言,我能够管好自己的事,做好自己,那已经足够了。

        而别人的事,还是少管的好。

        或许我这样会显得很冷血,很无情。

        可现实不就是如此吗?

        路边有人打架,会有几个正义的人站出来拉架的?

        多数都是拿着手机看热闹的。

        真的站出来拉架的,少之又少。

        对多数人而言,都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就算真的帮了这忙,他也未必得的到什么东西,反而自己还要浪费大把的精力进去,甚至还要搭进去些什么。

        对于我的回答,王心怡似乎很不满意。

        她坐在三轮车的后面,大喊大叫着:“停车,南寻你给我停车,我不要坐你的车了。”

        见王心怡在那瞎闹。

        车子本来就不稳,她又在车上闹腾,搞的车子摇摇晃晃的,根本没办法再继续的骑,我只好停下了车。

        我的心情本就不好,她再这么一闹腾,搞的我的心情变的更加的糟糕了。

        我下了车,给自己点了支烟,吸了口烟后,我看着王心怡说道:“你现在又是要闹哪样?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吗?”

        “南寻我问你,如果孙禧珍的那个孩子真的不是她的,是她朋友的,你帮不帮忙找孩子的父母?”

        “找什么啊?孙禧珍她都找不到人,你让我找?你觉得我能找到吗?我有那能力吗?你可别忘了,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公司职员,不是什么专业找人的私家侦探,好吗?再说了,你觉得我有那人脉去帮忙找人吗?我们国家那么大,人口那么多,要想找个人,那简直就是大海捞针好吗?况且还不确定人在不在国内呢,万一出了国,那就更不好找了,你能明白吗?这不是我冷血,是真不好找,我也真没那个能力找!”

        王心怡要我帮忙找孩子的父母,我哪可能答应。

        我的能力就那样,我的时间和精力也是有限的,就凭我,根本不可能找的到人。

        况且要是人真的那么好找的,孙禧珍她早就找到人了,哪里还需要替别人带孩子,甚至为了带这孩子,连自己的清白都丢了。

        显然,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现在的我什么都不想做,就想过好自己的,做一份自己喜欢的活,多抽一点的时间出来陪陪我的爸妈,我就已经知足了。

        听到我的回答,王心怡就这么和我面对面的站着,一直对着我看着。

        我不明白她在看什么,更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对于这事情这么的执着。

        她和孙禧珍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今天她才第一次和孙禧珍见面。

        我是真搞不懂,她有必要为了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去做这些事吗?

        还是说,她把自己当雷锋了,就想着帮人了。

        可帮人是要做出行动,是要付出代价的,并不是嘴上面说说就行的。

        王心怡她沉默了一会后又说道:“你都没帮忙找,你怎么就确定你也找不到人呢?多一个人找,就能多一点希望,说不定就因为多了个人,就找到那孩子的亲生父母了呢?”

        她显然还想要劝我,让我帮孙禧珍的那个孩子找回他的亲生父母。

        可我是真的对这事情一点的兴趣都没有,我是真不想去管别人的事。

        我回答道:“王心怡你能别那么的天真吗?多个我就有可能找到?我是神仙吗?还是说我开天眼了?能够想看哪里就看哪里?我跟你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帮就能帮的,况且这种能够丢下自己亲生骨肉不管的父母,你觉得找回了他们,他们就能够对孩子好了吗?你有想过,把孩子送回她的亲生父母手中,反而可能是害了那孩子呢?”

        “他可们说不定有难言之隐,才迫不得已把孩子交给孙禧珍照顾的呢?”

        “难言之隐?什么难言之隐严重到需要完全的不联系,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不闻不问吗?王心怡有些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你能别闹了,行吗?”

        绕了一圈,我感觉我和王心怡的对话又绕回了刚才她问我的那些事。

        我想劝王心怡不要想着去参和孙禧珍的那个孩子的事情。

        可王心怡似乎是铁了心了,就是要管,根本就听不进去我说的那些话。

        王心怡见怎么都说不动我,便不再和我说话。

        她突然转过了头,朝着来的路走去。

        看到她走,有了昨天的教训,我可不敢让她一个人乱走。

        我连忙蹬着三轮追了上去。

        在追上王心怡后,我挡住了她的去路,问她:“你这又是怎么了?你到底要去哪啊?姑奶奶你能别一会一张脸吗?一会笑呵呵的让我陪你去村子里逛逛,一会又板着张脸的,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哪里惹了你了?你能别和这夏天的天气一样吗?一会阳光明媚,一会又狂风暴雨的,你知道你这样我真的很累吗?”

        “我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

        面对我的质问,王心怡的板着个脸,在那盯着我看着。

        “你是出来玩的,你就好好的玩就是了,有必要管那些和你没关系的事情吗?咱能别去管那些事了吗?”

        我好声好气的和王心怡说着,希望她能够听我的,不要再去管孙禧珍的那个孩子的事情。

        可王心怡根本不听我说的话,她自顾自的说着:

        “是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南寻是个愿意为身边人付出的人,我以为你是那种看到身边的人有困难了,你就愿意站出来帮忙的人,我一直以为你是这样的人。

        可现在我才发现,你根本不是,你就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你就是个自私自利,什么都为了自己的人。

        当初我跳护城河,你跳下来救我,你根本就不是在乎身边的人才救我的。

        对你来说,这就是你的责任,你是受了米柔之托陪我,才会看到我跳河,才会奋不顾身跳下去救我的。

        如果我只是个路人坠河了,你肯定不会救我的,就连现在你陪着我,也是米柔让你照顾好我,你才对我这么好的,如果没有米柔打这招呼,你敢说你还会对我的事情这么的放在心上?”

        王心怡一口气说了一长段的话,她看我的时候,脸上满是失望的表情。

        她说完话就又朝着来时的那条路走去,在走了一半的时候,她突然又回过了头,对我冷声的说了句:“你不用跟着我,这点路我还是认识的,你放心,我不会再打扰你,我也不稀罕再和你这种冷血的人有交集,我现在就去你家拿行李,我现在就走!以后我们也别联系了!”

        我是真没想到,我在王心怡的眼里,居然是个愿意为身边人付出的人。

        说实话,她的确是看错我了。

        但对于她看错了我,对我失望了,我并不是很在意。

        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愿意为身边的人付出的人。

        当初她脾气那么的差,我也愿意每天接送她,陪在她身边。

        这的确是因为是为了工作,以及是看在米柔的面子上。

        如果这不是工作,不是因为米柔让我帮忙的,就王心怡她那性格,我早就懒得理她,拍拍屁股走人了。

        可要说当初她跳河,我跳下去救她。

        这倒并不是单单因为工作的缘故,我选择跳下去救她。

        而是我的确不愿意看到一条生命在我的面前就这么没了,我是出于本心,才跳下去救她的。

        王心怡的一番话让我察觉到,我好像真的在不知不觉变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知道了我和温婉的孩子没了,导致我变的不太愿意去在乎身边人的事情,变的只在乎自己了。

        如果是以前,就算孙禧珍的那个孩子没有哭,我再看到她的时候,肯定也会跑过去主动的逗她,陪她玩。

        而我今天却没有。

        我今天是在看到孙禧珍的孩子嚎啕大哭的时候,是王心怡不愿意走的情况下,我才跑去帮忙的。

        可要是以我那么喜欢小孩子的性格,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就跑去安抚她的孩子,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帮忙安抚。

        对于王心怡对我的失望,我没有去追她,和她解释。

        对于她要走,我也没打算留她。

        既然她来找我玩,是因为看错了我这个人,是因为理解错了我这个人。

        那么,她现在看清了我,知道了真实的我是什么样的,从而选择离开,那其实也挺好的。

        这样她就不会再对我误会下去了。

        我慢慢的朝着回家的路走去。

        在我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却看到王心怡在我的家门口站着,并没有离开。

        她似乎是在等着我回来。

        我这才想了起来,她没有我家的钥匙,而我爸妈都去了镇上的店里。

        她想要拿行李,就必须等我回来才行。

        可就在我拿出钥匙,打算开门,给王心怡拿行李箱的时候,刚才才和我们碰过面的孙禧珍抱着她的孩子,哭着跑了过来,嘴里面更是不停的重复喊着:“救救这孩子,求你们救救这孩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