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我不配

第九十六章 我不配

        王心怡的这个问题,算是把我给直接问的emo了。

        一路上,我没有再和王心怡说过任何一句话。

        不管她在后面和我说什么,我都没有回答她,而是一个劲的不停的猛踩踏板。

        在车子骑到湖边的时候,我停下了车,走到了湖边,找了块空地坐了下来。

        我从身上摸出了烟盒,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望着平静的湖面,慢慢的抽了起来。

        中间王心怡还是有不停的在和我说话,在问我为什么突然沉默不说话了,问我为什么不理她。

        我没有回答她,也没有理她。

        就这么一直沉默着望着平静的湖面,抽着烟。

        王心怡猜的对,但也猜错了。

        我会这么的懂得哄孩子,和小孩子沟通。

        并不是我有个孩子,并不是我身为父亲,慢慢的累积的经验。

        而是因为以前工作的缘故,再加上温婉是学校的老师,她平日里一直都和小孩子接触,在家的时候温婉她也时常的会和我说学校那些小孩子的事情。

        关于小孩子的事情,温婉整天和我说,我早就已经耳濡目染了。

        但我又的确是有个孩子,这孩子却是我不想提,更不希望别人去提的。

        那是我内心的痛,是我过不去的坎,也是我最无法原谅自己的过错。

        我也希望我能够把我这么会哄孩子的经验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我也希望,我能够去好好的疼我自己的孩子。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不可能了。

        我越想这些事情,我的情绪就越是低落。

        我开始钻牛角尖,我开始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就是因为我的缘故,我和温婉的孩子才会保不住,才会没有的。

        这种想法之前我就曾经有过,而现在,这种想法又变的更加的强烈了。

        我不停的抽着烟,一支接着一支的点上。

        我望着平静的湖面,我感觉我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幻觉。

        在那个幻觉中,我和温婉并没有分手,我们不但没有分手,我们还已经领证结婚。

        我和温婉的孩子也成功顺利的生了下来。

        我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

        那幻觉我感觉特别的逼真,就好像是和真的一样。

        我甚至希望我能够留在这个幻觉中,不要再回到现实中。

        但王心怡不停的在和我说话的缘故,还是将我从那个我幻想出来的世界中拉回到了现实中来。

        王心怡劝着我不要再抽烟了。

        甚至她都看出了,我的心情很不好,开始安慰起了我。

        只是,她根本不知道我是为什么而难过,为什么而心情不好的。

        很快,我的身边就多了一地的烟头。

        而期间王心怡并没有离开过,而是在劝我无果后,她选择了不再劝我,选择了安静的坐在我的一旁,和我一样,静静的看着湖面。

        我不知道我们在湖边坐了多久。

        但我可以肯定,我们在这肯定待了很久。

        来时还是晴空万里,而此刻已经开始日落。

        “哎呀!我的手机忘了拿了,南寻你陪我回去拿一下手机吧,我的手机好像落在了你那个同学家门口了。”

        就在我打算再坐一会,再让自己安静一会,打算从身上摸出香烟,再点上一支的时候,王心怡突然一惊一乍的叫起来。

        之前我一直都刻意的无视她和我说的那些话,没有理会她。

        因为我知道,我无视她,我不去回答她,她也不会真的要在我的口中问出一个答案,最多也就是问个几遍,后面也就放弃了。

        但现在,她的东西丢了,我不能再装作没听到了,我只好起身,又载着她,回到了孙禧珍家门口那。

        在我们回到孙禧珍家门口的时候,孙禧珍家门口的那片空地上此刻一个人都没有,而王心怡的那部手机,就放在她家门口的那个洗手池上。

        看到自己的手机还在,王心怡连忙跑了过去,拿她的手机。

        而我并没有陪她一起过去,而是坐在三轮车,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因为王心怡刚才问我的那个问题,让我的心情一直都处于一个很烦躁的状态。

        我很想一个人安静一会,我甚至都想让王心怡一个人去玩,而我独自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待上一会。

        在我手上的一支烟都已经抽完了,可王心怡却迟迟还没有回来。

        明明就那么几步的路,她却去了这么久,我不禁有些担心起了她,害怕她是不是又去看孙禧珍的女儿佳佳了。

        我连忙望了一眼孙禧珍家门口的那片空地。

        结果我却看到王心怡正在和一个年纪大的女人说话。

        那年纪大的女人正是孙禧珍他妈。

        孙禧珍他妈和王心怡说话的时候,情绪特别的激动,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化着不说,手也没停过,不是指着刚才孙禧珍回的那个屋子,就是在比划着什么。

        也不知道孙禧珍他妈到底是在和王心怡说什么。

        我只看见王心怡听的脸上的表情一直都处于一个惊讶的状态。

        似乎孙禧珍他妈和王心怡说的那些话,让王心怡都感到难以置信。

        他们说了大概有个十来分钟,孙禧珍他妈才回屋子里去,而王心怡也才回来。

        我这人本就不是八卦的人,更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

        王心怡回来后,我并没有去询问她,刚才和孙禧珍他妈在聊什么。

        而王心怡回到车上后,也是一直都保持着沉默,一直低着个头,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看她挺安静的,对我而言,这样也挺好。

        省的在路上再听到她叽里呱啦的问这问那了。

        我便骑着三轮车,载着王心怡,打算往回去的路骑。

        我打算今天和王心怡的旅程就到此结束。

        可就在我骑了一半的时候,刚才一直都处于一个沉默状态的王心怡,她突然的问了句:“南寻,你说会抛弃自己子女的父母,那会是什么样的人啊?”

        我不太清楚王心怡怎么会突然的问我这种问题。

        但我也察觉到了,她好像发生了点变化,而这变化正是因为刚才她和孙禧珍他妈说了话后,才发现的。

        这让我不禁联想到了一些什么。

        对于王心怡问我的问题,我想了想,回答说:“连自己子女都不要的人,那能是什么样的人?肯定是自私自利,眼里只有自己的人,只有这种人,才可能抛弃自己的子女,才可能不要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

        说这话的时候,我不禁再次的想到了自己。

        我觉得我也算是这样的人。

        因为我的自私,我的错误决定,才会害了我和温婉的孩子。

        讲实话,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是没有资格去评价别人的。

        因为我根本就不配!

        听了我的回答,王心怡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又在思考什么。

        过了一会,她又问我:“如果是有难言之隐呢?如果抛弃子女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呢?”

        “难言之隐?逼不得已?那就是抛弃子女的借口吗?我可不认同,我觉得能做出这样事情的人,就是因为自私,不存在别的可能!”

        见我回答的十分的鉴定,王心怡努了努嘴后,又问我:“那你觉得孙禧珍是个什么样的人?”

        “孙禧珍?我对她并不算了解,和她认识,也就读初中时候三年罢了,而且我们交集并不算多,如果硬要我评价她的话,我绝对她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吧。”

        这是我对孙禧珍的看法。

        当然,这是停留在我对她初中时候的印象,做出的评价。

        在读书的时候,孙禧珍做事情就一直都非常的有原则。

        “那你觉得,孙禧珍是那种会说谎的人吗?还有哦,你觉得孙禧珍是会为了身边人付出的那种人吗?不惜损坏自己的清誉,去为身边的人付出的那种。”

        “你问这问题做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王心怡都这么问了,我自然也猜到了,她问这么多的问题,肯定是和孙禧珍有着什么关系。

        我不太想去评价别人,也不太想去妄加的猜测一个人。

        我选择了跳过王心怡问我的问题,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她。

        王心怡犹豫了下,对我说道:“刚才我听孙禧珍她妈说,孙禧珍的那个女儿不是她的,是孙禧珍从外面捡回来的,那个阿姨说,她家孙禧珍没有男朋友,也没谈恋爱,根本就没有孩子,她是为了方便照顾这个孩子,才带着孩子回老家住的。”

        “你刚说什么?你说孙禧珍的孩子不是她的?这怎么可能,你别和我开玩笑了,好吗?你没听到那个小女孩叫孙禧珍妈妈吗?”

        王心怡说孙禧珍的孩子不是孙禧珍的,这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几乎全村的人都知道了,孙禧珍有个女儿这事。

        现在王心怡却告诉我,孙禧珍的那个女儿不是孙禧珍的。

        这话我怎么听都没办法相信。

        而且我也不认为孙禧珍为了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小孩,去搞臭自己的清白。

        这要有多大的胸怀,才能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付出这么多啊。

        反正我是不认为孙禧珍会这么做,我甚至都不相信,在这个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时代,会有人愿意做这些。

        可王心怡似乎是有证据似的,她很肯定的和我说道:“我说的是真的,是刚才孙禧珍她妈亲口和我说的,而且阿姨她还和我说,那个孩子血型都和孙禧珍不一样!那是阿姨亲眼看到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