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车夫的爱

第九十二章 车夫的爱

        我吃力的蹬着我爸那辆小三轮,载着王心怡朝着回家的路慢慢骑去。

        坐在后面的王心怡从上车开始,一直就没有消停过。

        她一会看看这边,一会又看看那边的,时不时的会和我说上两句话。

        在我骑到乡间小道的时候,王心怡突然和我来了句:“南寻你知道吗?这是我生平头一回坐三轮车,真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

        我一边蹬着三轮,一边回答说:“这也是我生平头一回蹬三轮带人,我也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这的的确确是我生平第一回蹬三轮车带人的,而且还是在大半夜。

        要不是遇到王心怡这奇葩,我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在大半夜蹬个三轮还带个人。

        听到我这么说,王心怡笑了笑接着又说道:“那挺好啊,这都是我们彼此的第一次!这样谁都没赚谁的便宜。”

        本来这话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可不知怎么的,这话从王心怡的口中说出来,总让我觉得怪怪的。

        我忍不住回过头朝着她看了一眼。

        而她还在四周张望着,似乎对农村的一切都非常的感兴趣。

        我问王心怡:“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跑我老家来玩的,我们这和苏州差不多,都是江南水乡,其实真要说玩,也没什么好玩的,基本上这边有的,苏州那边也都有,吃的农家乐菜也都是差不多的。”

        这是事实,倒不是我为了让王心怡不要来,才这么对她说的。

        江南水乡,玩的就是古镇,看的就是小桥流水。

        湖州这边和苏州的确没太大的差别,如果硬要说差别的,那就是我们这边太湖只有一小块地方,而苏州占了大半个太湖,还有就是苏州发展的比我们这要好上很多。

        王心怡眨了眨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副抱怨的口吻回答我说:“这还不是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逃离苏州,跑你这来。”

        “感谢我?感谢我做什么?还有你说什么逃离苏州?你的意思你跑我老家这来,是为了避难,才跑这来的吗?”

        从王心怡的口中,我似乎察觉到她跑我老家来,并不算单纯的找我玩,而是有着其他的原因。

        这倒是让我好奇了,到底是什么原因,什么事情能让吓到她,逼的她逃去别的城市。

        王心怡用幽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后说道:“要不是你私自给我和那个陈之瀚牵红线,我至于要逃吗?你不在苏州,所以你不知道,陈之瀚他每天都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吃饭,要不要出去逛街,我为了帮米柔拍广告的缘故,又没办法不见他,只好硬着头皮去见他,那个陈之瀚他都快把我给烦死了,你知道吗?”

        “原来你是为了躲陈之瀚啊!其实我觉得吧,陈之瀚这人挺好的,你不如考虑一下他得了,说不定他真的是你的真命天子呢!”

        得知王心怡逃离苏州的原因是陈之瀚后,我不禁笑了起来。

        我还以为经过上一次在王心怡的身上吃了闭门羹后,陈之瀚就会放弃了。

        没想到他不但没有放弃,还借着工作为由,一直在追王心怡。

        人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陈之瀚倒好,就算是撞了南墙了,也不愿回头。

        但可惜的是,似乎是郎有情,妾无意。

        王心怡对陈之瀚是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说了我不喜欢他,南寻,你要是喜欢的,你自己去和陈之瀚过去,别整天想把我往他那推,你又不是我的谁,你有什么资格私自替我做决定啊。”

        “好!我不胡乱替你做决定,你爱喜欢谁,你就喜欢谁,我肯定不会再管这事,但陈之瀚还要找你的,那可不关我事啊,我人在老家呢,可不在苏州,他找你,可不是我的意思。”

        “就怪你,如果不是你,他也不会开始追我,都是你给开了个头,害的我整天被他纠缠,南寻这事情你必须负责替我把他摆平了。”

        “我替你摆平他?你让我怎么摆平啊?难道要我去告诉他,你不喜欢他,让他死了这条心吗?这话不应该是你去说效果更好吗?怎么让我去说呢。”

        我翻了翻白眼,感觉王心怡的思维逻辑就有问题。

        她这分明就是故意把这事怪到我的头上。

        “反正我不管,你必须替我摆平了他,要不然我就告诉陈之瀚,我不喜欢他,是因为你的缘故,是因为我和你在一起了,才不接受他的!”

        “姑奶奶你能别乱说话啊?这话要是乱说,是会出事情的好吗?你要是这么和陈之瀚说了,那陈之瀚他会怎么看我,我告诉他你是单身,结果转过头我就和你在一起了,他会觉得我是在耍他,这你让我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啊?”

        我一下子激动的停下了三轮车,转过头和王心怡理论了起来。

        说什么我都不能让王心怡和陈之瀚乱说,她这一乱说,我以后还怎么去面对人家。

        可王心怡根本不听我说的,自顾自的说着:“反正我说了,你不替我把他摆平了,我就说我和你在一起了,至于他怎么看你,那是你的事情,反正我只要他不缠着我就行了。”

        “……”

        我无语的再次翻了翻白眼,盯着王心怡看着。

        这女人果然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特立独行,想一出就做一出的那种,完全不顾及后果。

        对于她说要去和陈之瀚说,她不接受陈之瀚是因为和我在一起了,我是一点都不怀疑王心怡敢不敢这么说。

        我很清楚,以王心怡的性格,她是绝对敢这么说的。

        为了让她不要乱说,我打算先稳住她,选择了和她妥协,听她的。

        我和她承诺了,等我回了苏州,我就去找陈之瀚解释。

        不过,到时候到底还解不解释,那就是后面的事情了。

        到时候我辞职回了老家,拍拍屁股走人了,王心怡想把责任推卸给我,人家也不会信了。

        毕竟我人都不在苏州了,而王心怡还在苏州,只要陈之瀚不是傻子,就肯定不会相信我和王心怡的事情的。

        见我答应了,王心怡满意的露出了奸计得逞后的笑容。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笑着拍了拍我的后背,对我说道:“南寻,你看我们现在这样,像不像一首歌里的情景?”

        “啊?哪首歌啊?有蹬三轮的歌吗?”

        我仔细的想了想,在我的记忆中,似乎没有什么歌是唱蹬三轮的。

        而且我也不觉得有人会为了蹬个三轮车,还特意的写一首歌。

        王心怡努了努嘴,对我的回答似乎有些不满,带着些情绪的说道:“就是那首《车夫的爱》啊,一个前面骑车,以后坐在后面。”

        “你确定那歌叫《车夫的爱》还有你确定那首歌唱的是骑车带人?”

        我无语的回过头看了一眼王心怡,我是真服了她了,以为真的有这么一首歌呢,搞了半天,是她在那胡诌呢。

        王心怡似乎还觉得自己没说错,一边辩解着,一边还唱了起来:“难道不是吗?歌词不是妹妹你坐稳喽,哥哥蹬三轮,恩恩爱爱,车子晃悠悠吗?”

        “……”

        听到王心怡还有模有样的唱了起来,我都想给她写个服字了。

        她是真会想,是真的会扯。

        好好的一首《纤夫的爱》被她改成了《车夫的爱》也就算了,连歌词都被她给魔改了。

        关键是听起来,好像还挺顺口的。

        见她还觉得这歌是她那么唱的,我只好和她解释说:“你搞错了,这歌不叫什么《车夫的爱》好吗?人家叫《纤夫的爱》啊!而且歌词也不是什么妹妹你坐稳喽,哥哥蹬三轮,恩恩爱爱,车子晃悠悠,好吗?是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才对!你这魔改的歌词要是让原唱听到了,非告你不可!”

        “是吗?可我觉得我唱的那一版也挺好听的啊,而且你不觉得很应景吗?你在车头蹬三轮,我在后面坐着,你的车子刚好又一晃一晃的。”

        “可那是男女对唱的情歌啊,我们俩只是朋友关系,不一样好吗?”

        “唱歌罢了,有什么一样不一样的,难道我唱《钟无艳》我就要去当备胎吗?我唱《三十岁的女人》我就是三十岁的女人了吗?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死板的。”

        “……”

        我再一次的被王心怡说的无语了。

        不过就这么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发现时间倒是过的也挺快的,原本蹬着还挺吃力的三轮,都感觉不怎么累了。

        不知不自觉中,我已经蹬着三轮回到了家门口。

        我替王心怡从车上把行李箱拿了下来,而王心怡则是像个好奇宝宝似的,还在那东张西望着,打量着我家。

        也不知道是我爸妈担心我,一直都没有睡,还是说因为我回来搞出的动静太大了,在我拿着王心怡的行李箱,打算开门的时候,我爸妈率先的从里面打开了门。

        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和王心怡和我爸妈刚好撞了个正着。

        我爸妈在看了我两眼后,俩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我身旁的王心怡身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