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眼睛里看不到光

第七十六章 眼睛里看不到光

        在我拨通电话,已经打了出去的时候,温婉却从我的手中夺过了手机,将电话给挂断了。

        我不解的望着温婉,不明白她为何要阻止我。

        难道说,她赞成田晓兰的建议,她觉得田晓兰的建议是对的?

        那可是我们的孩子啊!那可是一条生命啊!

        就这么没了,我怎么可能甘心。

        只要一想到温婉曾经怀孕过,有过我的孩子,怒火就立马涌上了心头。

        我真的很难不去想那些事情。

        我气愤的对温婉说道:“你把手机给我,你听到了没?把手机给我啊!”

        “南寻你别这样好吗?孩子没了,我也很难过,我也很伤心,可田姐真的是没有恶意的,那个孩子是真没有办法生下来,田姐才建议我拿掉的,你别去生田姐的气,好吗?求你了,你别打这个电话了。”

        温婉说着话的同时,把手机还到了我的手上。

        我拿着手机,盯着温婉看着。

        看到温婉如此的帮着田晓兰说话。

        由此可见,田晓兰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人,她对田晓兰也非常的信任。

        我的手紧紧的抓着手机,在温婉的苦苦哀求之下,我没有再给田晓兰打电话,而是把手机给收了起来。

        我忍不住的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不停的抽着烟。

        而温婉在一旁,则是不停的哭,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对于她,我并没有要怪她的意思,就算孩子没了,但错的人绝对不会是她。

        我始终觉得害的我们孩子没了的,是我的错,是田晓兰的错才对。

        而她温婉,是整件事情中最无辜的那一个。

        她不但身体受到了伤害,身心更是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折磨。

        我虽不是女人,可我有能够理解,失去亲生骨肉,那种痛苦有多么的难受,多么的煎熬。

        我觉得我们应该冷静一下,起码现在要静一下。

        现在的我们情绪都很不稳定,不适合再继续的聊这个话题。

        在抽完了手上的烟后,我对温婉说道:“我觉得我们彼此都应该静一静,你回房间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南寻……”

        在我要走的时候,温婉突然叫住了我。

        我回过头,看了她一眼道:“你放心吧,我不会给田晓兰打电话的,我不会去为了这事情,去质问她什么的,就算我对她有恨,但为了你,我也会忍着的。”

        我推开了包厢的门,从包厢走了出去。

        在我走出包厢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直守候在包厢门口的小何。

        她并没有因为温婉说给她放假了,就离开了。

        而是一直都守在包厢的外面。

        我不知道这个包厢的隔音好不好,更不知道小何有没有听到我何温婉的对话,又或者说她有听到多少。

        但那些都不重要。

        现在的我根本就不在乎小何听到多少,她又会不会把我和温婉的对话告诉田晓兰。

        她要是告诉田晓兰的,那反而再好不过了。

        我答应温婉不去找田晓兰,但田晓兰要是主动找我的,我绝对不会再和这个女人客气。

        在我推开门从包厢走出来的时候,小何先是看了我一眼,随后她立马跑进了包厢,安慰起了还在哭泣的温婉。

        我慢慢的走出了酒店,回到车上。

        我坐在驾驶座的座位上,并没有立马发动车子,而是又从身上摸出了烟盒,给自己点上了一支。

        我的心里面真的烦透了,真的是压抑到了极致。

        我是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的一个决定,会搞出这么多的事情,会把我们彼此都伤的体无完肤,甚至让我后悔不已。

        为什么不能就只是伤了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而是不但伤了我,还伤了我在乎的人。

        到现在我才发现,这个决定真的十分的愚蠢。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后悔药买的。

        我真的好希望能够给我来一颗,好让那些伤了我们彼此,让那些让我们后悔不已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但可惜的是,这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后悔药。

        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

        它并不会因为我睡了一觉,醒来后就如没发生一样。

        在我抽着烟的时候,温婉的助理小何急急忙忙的追到了停车场来。

        她走到我的车前,敲了敲车窗。

        等我放下车窗,她对我说道:“可以聊聊吗?”

        我看了她一眼,她的脸色也不怎么好,一直皱着个眉,甚至眼眶还有点红。

        我点了点头,从车上走了下来,和她走到了一旁的步道上。

        在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后,小何开口说道:“南寻哥,我希望你不要怪温姐,也不要怪田姐。”

        “我不怪温婉,孩子没了,那是我的问题,不是她的问题,是我犯了错,她才会变成那样的,一切都是我的错!但如果你是来帮田晓兰说话的,那不必了……”

        “不是的,南寻哥,田姐她人不坏的,你听我说好吗?”

        我打断了小何,没有让她为田晓兰说话。

        但小何也打断了我,一副今天一定要帮田晓兰解释的架势。

        我选择了沉默,不再说话。

        我倒要看看,小何她到底要怎么帮田晓兰洗白,把她说成一个好人。

        见我选择了沉默,小何便开口说道:“当初温姐决定拿掉孩子的时候,她真的非常的痛苦,她是真不想拿掉那个孩子的,哪怕是失去被公司签约的机会,她也是不想拿掉那个孩子的,温姐说过,她很喜欢小孩,她也很渴望能够和她爱的人有个爱情的结晶,可当时温姐的状态真的太糟糕了,实在是没办法生下那个孩子。”

        “我知道她很喜欢孩子,我也相信她是不想拿掉那个孩子的,可最后让她做决定的人,难道不是田晓兰吗?你告诉我,是不是田晓兰希望温婉她把孩子拿了,温婉最后才下定决心的?”

        对于温婉有多么的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我一点都不会怀疑。

        温婉那么的喜欢小孩,就连工作,都是在学校教小孩子唱歌。

        而且这还是她自己的孩子,以她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不要这个孩子的。

        对我而言,我只在乎最后让温婉做出决定,把孩子拿掉的最主要的原因,我只想确定,到底是不是和田晓兰有关系。

        我承认,我这有些钻牛角尖了。

        温婉当时的状态医生都说了,她不适合把孩子生下来,那个孩子生下来也会是不健康的。

        但我还是要弄个明白,到底让温婉做出决定的人,是不是田晓兰。

        我还是把这过错,怪到了田晓兰的身上。

        “是!是田姐,可田姐也没有错啊,田姐也是为了温姐好,才劝温姐做这决定的。”

        “你都说是田晓兰了,那你还有必要再帮她说话吗?”

        我再次的打断了小何。

        她都亲口承认了,就是田晓兰劝温婉拿掉孩子,最后温婉才做出拿掉孩子的决定的。

        我觉得真的没必要再说了,也没必要再洗了。

        “不是的,我不是来帮田姐洗白的,田姐是真为了温姐好,才做这决定的,你当时不在现场,你根本不知道温姐当时的状态有多么的差,她和你刚分手的那段日子,几乎饭都不吃,水也不喝,整天的就抽烟,而且有一天下雨天,温姐她还在外面摔了一跤,在床上躺了好几天,她的身体状况当时就出了问题,而且田姐其实一开始是支持温姐把孩子留下的,只是后来温姐的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田姐这才改变主意,改劝温姐把孩子拿掉的,她也是为了温姐好,才改变的主意。”

        “你放屁!你这说法也太假了,田晓兰会劝温婉把孩子生下来?可能吗?你觉得这话我会信?田晓兰要是真让温婉把孩子生下来,那她的公司还怎么把温婉包装成清纯玉女?一出道就大这个肚子的清纯玉女吗?你觉得可能吗?”

        我再一次的打断了小何。

        我越听越觉得可笑,田晓兰是个为了公司利益,跑来劝我和温婉分手的人,怎么可能会为让温婉把孩子生下来。

        而且,她们公司签约温婉,就是冲着想要把温婉包装成清纯玉女的形象来的。

        一个大着肚子,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能说的清纯玉女,有谁会买单。

        要是真如小何说的,那就是在砸自己公司的招牌了。

        “不是的,田姐是真的打算让温姐生完了孩子,再出道的,田姐当时都和公司打过招呼了,让温姐晚出道一年,你要是不信的,可以去我们北京的总公司问公司其他的人,你也可以问温姐,温姐她肯定是不会骗你的,而且我这些也不是道听途说来的,温姐自从进了公司以来,我就一直跟在温姐的身边,负责照顾温姐,这一切都是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

        当小何说出田晓兰当初为了让温婉生下孩子,打算让温婉晚一年出道的时候,我定格在了那。

        虽说我未必相信小何的话,也未必会相信他们公司那些人的话。

        他们可能会为了公司的利益对我撒谎。

        但我相信温婉的话,温婉她一定不会骗我的。

        而小何的语气如此的坚定,可见她根本不怕我去找温婉对峙。

        这一刻,我笑了,只是这种笑却比哭还要难看。

        我感觉我快要疯了。

        到头来,真正害的温婉没了孩子的人,是我!

        如果不是我害的她那段日子意志消沉,身体变的越来越差,她就不会生病,她就不会因为身体不好,导致孩子要不了。

        那段日子对温婉,肯定非常的折磨,肯定非常的痛苦。

        我不敢去想,那段日子的温婉,她到底是怎么挺过来的,她是怎么熬下去的。

        我一直以为,我和温婉分手,最痛苦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因为这种极端的方式分手,让我每一天都活的非常的痛苦,让我有些话永远都不能说,让我每一天都要戴着假面具活着。

        可我现在才发现,温婉何尝不是这样。

        她的痛苦并不会比我少,只会更多。

        起码,我只是心灵上的痛。

        而温婉她却是心灵和肉体上的痛。

        我用手掩着脸,一直蹲在地上。

        我痛苦的不想抬头,不想被人看到我此刻那痛苦的样子。

        一旁的小何担心的问我:“南寻哥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想安静一会。你走吧,回去陪温婉吧,好好的照顾她,别让她再难过了,还有,你帮我转告她一下,孩子没了,和她并没有关系,错的人不是她,让她不要为了这事情自责了,她不必为了这事活在自责中的,她不应该去背负这些的。”

        “嗯,我知道了,我会转告给温姐听的。”

        小何点了点头,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回过头对我说道:“南寻哥,其实温姐她到现在都不相信,你当初会去找小姐,会做出嫖娼这种事情。温姐说过,你并不是一个欲望大于理智的人,你的性格虽然很散漫,但一直都很自律。而且温婉她在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她发现你过的并不好,她告诉我说,如果你和她分手了是不在乎的,那你应该很快乐才对,可你却一点都不快乐,她在你的眼睛里看不到光,她在你的脸上看不到真实的笑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