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又臭又硬

第四十九章 又臭又硬

        虽说我和贾肥之间因为这事情闹了不愉快。

        但我并不后悔我的决定。

        如果让我重新再做一次决定的。

        我还是会和米柔否定用庄妍当产品体验官。

        我相信贾肥会经过时间的洗礼,慢慢的明白我为什么不帮庄妍,我也相信,贾肥在看清了庄妍这个人后,会放手。

        傍晚下班,我刚准备要走,结果就被米柔给叫住了。

        米柔把我单独的叫去了她的办公室。

        但她并没有立马的和我说找我有什么事,而是自顾自的低着头看着手机,还时不时的回上两句话。

        由于此刻已经是下班的时间。

        加上我和米柔相处下来的这段日子,我知道她并不是真的冰冷至极,开不起玩笑的人。

        我便开着玩笑的说道:“米总你单独留我下来,该不会是就为了让我看你玩手机吧?要真是这样,我这可要算加班费的。”

        “南寻你能再无耻一点吗?我回个信息,你都等不得吗?还要和我要加班费?”

        见我提出要收加班费,米柔不客气的回怼了我。

        我笑了笑,回道:“我的时间很宝贵的,好吗?一分钟几十万上下呢!”

        “是吗?一分钟几十万上下?我怎么记得之前有个人连吃顿火锅的钱都没有,还要找我借,好像他到现在都没有还我这钱呢。”

        “我这不是当时手头紧吗?谁没有手头紧的时候啊?瞧你这说的,好像我不还钱一样。”

        我无语的翻了翻白眼,怎么也没想到,米柔这么会怼人。

        原本的玩笑话,变成了我自己自讨没趣了。

        一下子就把我给说的不再敢继续的和她开玩笑,生怕她现在就伸手和我要钱。

        虽说我现在手头有米柔之前发的奖金,还有千把块在身上。

        可要是把这钱拿出来,还给米柔。

        那恐怕后面的日子我就要吃土了,别说是买烟了,吃饭都会成问题。

        关键是距离发薪水的日子还有一周,我肯定是熬不到那时候的。

        “和你开玩笑的,我要是真催着你还,至于现在提吗?”见我紧张了起来,米柔对着我笑了笑,同时把手机给收了起来。

        我拍了拍胸脯,还好这个女人没有认真。

        要不然,苦的可就是我了。

        米柔一改刚才开玩笑的口吻,变得认真了起来,问道:“我听宋爷爷之前提过,你会弹吉他唱歌,是吗?”

        我点了点头,但同时又好奇,米柔问我这事做什么。

        米柔拿出一份打印好的文件,放到了我的面前。

        我简单的看了一下,这是一份去养老院慰问老人的活动项目清单。

        米柔解释说:“周六我要和宋爷爷去养老院,你有时间的话,你和我们一起去吧,到时候唱几首歌给那些老人听,陪他们一起吃个饭,慰问结束了,我会给你算加班工资的。”

        “这算是公司的活动吗?”我疑惑的问了句,不明白米柔怎么突然要去养老院慰问老人。

        芮颜是化妆品公司,照理说,和养老院是八竿子打不着才对。

        难不成芮颜的业务还包括了老年人专用的化妆品?

        “和公司没关系,是我陪宋爷爷一起去,你可能不知道,宋爷爷有时间就会去看望养老院的那些老人,陪他们聊聊天,吃个饭,说说外面的事情,这次刚好我在苏州,就打算陪宋爷爷一起去。”

        “公益活动啊?那你不用给我钱,做公益我哪能够和你要钱啊,搞的好像我南寻什么都必须和钱扯上关系似的,我也是有大无畏精神,也是愿意为公益事业付出的,好吗?我陪你们一起去,不过老年人喜欢听的歌,我会的不多啊……”

        做公益,我当然是愿意的。

        我虽算不上是个好人,但绝对是个有爱心的人。

        况且这是米柔主动邀请我,我又怎么可能去拒绝她,更是不可能和她在这事情上谈钱了。

        这会让人觉得我这人只会往钱眼里钻,会让人觉得,我做什么都必须有利益才做。

        “没事,随便唱几首就行了。”见我答应了,米柔微笑的点了点头。

        之后我和米柔是一起离开公司的,米柔开着车和我一起回了桃花坞的住处。

        我和米柔一起回来后,我才知道,原来米柔答应了房东大爷今天要来吃饭。

        当然,这也让我蹭到了一顿饱饭。

        因为米柔要来的缘故,房东大爷做了一桌的好菜,除了炒三白和银鱼炒蛋,清蒸白鱼之外,房东大爷还买来了阳澄湖的大闸蟹。

        看到桌上摆放着的阳澄湖大闸蟹,我不禁想到了贾肥。

        也不知道贾肥这会在做什么。

        我甚至在想,我要不要把他约出来,和他当面的再解释一番。

        但最后我还是摇了摇头,打消了把贾肥约出来解释的想法。

        我觉得,还是他自己去慢慢明白的好,我做过多的解释,这种时候他未必听的进去。

        在吃饭的过程中,米柔有提到我周六会和他们一起去看望养老院的老人。

        得知我也要去养老院,房东大爷突然就对我变的热情了起来,主动的夹了个螃蟹到我的碗里,客气的说道:“小寻你多吃点,这螃蟹虽然还没到吃的季节,但味道还是不错的,还有这银鱼炒蛋,你也尝尝,是用土鸡蛋和菜籽油炒的,可香了。”

        我一边吃,一边心里想着,房东大爷要是每天都是这态度对我,那该多好。

        三个人一起吃饭,突然让我有了家的感觉。

        我不禁想到了我在长兴县的老家,想到了我的父母。

        我已经好久没有回去过了,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他们了。

        如今温婉都原谅我了,我不禁问自己,我是不是也该原谅他们了呢?

        况且,这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我有必要一直记恨下去吗?

        我在想,我是不是该回去一趟,去见见他们了。

        “小柔你今天发信息和我说,心怡要回来了,是真的吗?这丫头不是一直都不想回国吗?怎么突然愿意回来了?是不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才想到要回来的啊?”

        房东大爷吃着碗里的饭菜,嘴里叽里呱啦的还说个不停。

        在提到她另一个孙女王心怡的时候,她明明很期待人家回来,但嘴巴却很硬,硬是不把期待表现出来,还硬要把人家说成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才回国的。

        这老头就是这样,牛脾气,估计是心里面还在怪那王心怡,一直不回来看他。

        米柔笑了笑,给房东大爷夹了一块鱼肉,说道:“宋爷爷瞧你说的,心怡她想你了,特意回来看你的,你怎么能说她是在国外混不下了,才回来的,这话要是让心怡听到了,她又要不开心了。”

        “哼!”房东大爷冷哼一声,似乎对米柔说的并不认同,自言自语的嘀咕道:“之前那么多的时间都不回来,过年都没回来过,现在突然回来,我看就不是什么想我了,回来看我的,就是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肯定是这样的!”

        米柔见房东大爷根本不听解释,还是硬要说人家是混不下去才回来,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的和房东大爷解释。

        而我,则是自顾自的只管吃,从头到尾都没有插半句的话。

        我可没心思去打扰他们爷孙俩聊天,更是没心思去管那个叫王心怡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回来的。

        不管她是真的回来看房东大爷,才特意回来的。

        还是,她真的如房东大爷说的,在国外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

        反正都和我没关系,我根本就不认识王心怡这人,根本没必要去插这话。

        “小寻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平时逢年过节都不回来,现在突然回来,你说这是不是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

        我不想参和,可偏偏房东大爷就是要把我掺合进去。

        见我沉默不语,只管吃喝,他就跑来问我。

        被房东大爷这么一问,我嚼着嘴里的螃蟹腿,一边吃一边敷衍的回答说:“这我哪知道啊,我又不认识这人,你觉得她回来的目的是什么,那就是什么呗,反正你老人家高兴不就行了吗?还管那些做什么。”

        说完,我就又掰了个螃蟹腿下来,吃了起来。

        “你小子这是什么话,搞的好像我是独裁者一样。”

        “那你想我怎么回答?如实的说吗?要我如实的说,那就是和我无关,我不回答!”

        见房东大爷对我回答不满,我便也懒得再理他了。

        这老头爱发牢骚,就让他发去,我可不想参和。

        “你小子不许吃这螃蟹了,要用你的时候,一点屁用都没有,就知道吃,你还知道做什么?”

        “不吃就不吃!反正我也吃饱了,你慢慢吃,我先回房间休息去了。”

        见我不帮他说话,房东大爷气的把筷子重重的放在了桌上。

        我也不惯着他,懒得和他去吵,直接放下碗筷,起身就回了房间。

        在我回到房间,已经关上了门,我还能够清晰的听到,房间外面房东大爷连我一起骂的声音。

        不停的重复说着,王心怡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才回的国,不是真心回来看他的。

        还说我是个白眼狼,给我好吃好喝的,结果我却连帮他说句话都不帮。

        房东大爷的那些话,听的我想笑。

        这老头,实在是太爱较真了,嘴巴也是真的又硬又臭。

        “南寻,你开下门,我有话和你说。”

        就在我回到房间后没多久,米柔跑来我的房门口敲起了门。

        我打开了门,米柔便走了进来。

        “你不多陪老头说会话吗?我觉得你应该好好劝劝他,改改他这牛脾气,那个王心怡又不是他的亲孙女,人家回不回来看他,那都是人家的自由,现在不回家看父母的子女一大把,他这认的孙女肯从国外回来看他,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回来的,能记着他,已经很好了,他还奢求什么啊?动不动的就发脾气,搞的好像所有人都得让着他,围绕着他转似的,你要知道,可不是所有人的脾气都那么好,都肯让着他的。”

        我把我心中想的事情全部都和米柔给说了。

        这是我肺腑之言。

        和房东大爷相处那么长时间,住在一个小院那么久。

        房东大爷的性格,我也算是大概的了解了。

        他人是不错,但就是着嘴巴太臭太硬,脾气太倔强了。

        我感觉,在这世上,也就米柔和他相处的时候,他能不和人吵,能好好的说话了。

        米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宋爷爷这么生气,其实是有原因的,南寻你不知道心怡当初去国外的原因,你要是知道了,可能你就不会说宋爷爷脾气不好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