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误会?

第四十五章 误会?

        这个声音就算我不回头去看,我也认得,我也知道是谁在我的身后喊我的名字。

        对我而言,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她只要一开口,我就能够知道她的身份。

        只是,我有些难以置信,她会出现在我的身后,更是会主动的喊我。

        我以为我们之间应该是不会再有任何的瓜葛,不会再有任何的联系才对。

        我慢慢的回过头,望向了我身后传来喊我名字声音的方向。

        在我身后站着的,真的是温婉。

        只不过,她此刻头上戴着鸭舌帽,脸上戴着墨镜和口罩,如果不是对她足够的熟悉,可能我也认不出她来。

        看到温婉站在我的身后,我的身体不听使唤的颤抖了起来。

        我的心情很激动,但又很乱。

        此刻的我脑子里一片的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我在想,我是不是该逃避,是不是该对她避而远之。

        经过田晓兰的阻止和夏斌的那个电话后,我就没想过我和温婉还会有再见面的机会。

        就在我愣在那,不知道该怎么办,该说什么,该做什么的时候,温婉突然来到了我的身边,扑进了我的怀里,紧紧的拥抱住了我。

        她就好像见到了许久未见的恋人一般,拥抱着我。

        这一切让我感觉仿佛是在做梦一样,让我无法相信。

        这一刻,我感觉我的呼吸都停止了,感觉时间也随之停了下来。

        但我还保持着最后一点的理智,没有把她拥入怀里,而是双手敞开着,没有去触碰到她。

        温婉她越抱越紧,最后甚至将整个脑袋埋进了我的怀里。

        我仿佛听到了她在哭泣。

        过了好久,温婉才主动的和我分开。

        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目不转睛的望着我,盯着我看了许久。

        “南寻,你来了为什么不进去?我要是不出来,你是不等会就走了?”

        “不进去?去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夏斌的婚宴该不会是在这酒店吧?”

        在温婉和我分开后,问我问题的时候,我也回过了神。

        我不解的望着在我正对面的温婉,不明白她在和我说什么。

        可当我注意到了温婉身后的酒店的时候,我才逐渐的意识到,原来这里就是夏斌办婚宴的地方。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有意的避开了夏斌的婚礼,特意的不参加,甚至是不给贾肥联系到我的机会。

        可没想到,最后我居然自己跑来了办婚宴的酒店门口,还在这门口的石墩子上坐着,还被温婉给撞见了。

        只是,我还是搞不明白,温婉这到底是何意。

        她不是不想看到我的吗?

        不是她让夏斌叮嘱我,让我不要出现在有她在的场合的吗?

        现在却主动的对我投怀送抱不说,还问我,为什么不进去参加婚宴。

        我不明白她在我的面前装什么,更是不明白她的主动是什么意图。

        她想要避开我,和我没有任何的瓜葛和接触。

        照理说,她应该看到我,也当做没看到才对,而不是如此的主动的更不应该和我打招呼,叫我的名字。

        我想,如果她不和我打招呼,不喊我名字的。

        我肯定是不会发现她从我身后的酒店里出来的,我更是不会意识到,这家酒店就是夏斌举办婚宴的酒店。

        因为那张喜帖我压根就没看。

        我所知道的,全部都是从贾肥的口中听来的。

        “我听贾肥说你会来的,可你既然要来参加夏斌的婚礼,为什么你不进去呢?你知道贾肥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吗?”

        “我没打算来,只是刚好路过罢了。”

        我如实的回答着温婉的问题,我的确是没打算要来,我要是知道夏斌在这家酒店举办婚宴的,我说什么都不会在酒店的门口停留,更不会还悠哉游哉的坐在石墩子上抽烟了。

        与此同时我又想要观察温婉脸上的表情变化。

        但可惜的是,她将自己包裹的实在是太严实了,我根本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变化,她此刻是皱眉还是在笑,我什么都看不到。

        这个问题在我的回答下,温婉她沉默了,没有再开口问我。

        但很快,她又换了个话题问我:“那为什么前些日子你在平江路看到我,不过来和我打招呼?有必要故意疏远吗?”

        我不和她打招呼?

        我故意疏远?

        这是哪跟哪呢?

        我感到疑惑,更是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是她不想见我的吗?

        不是她温婉害怕见到我,怕我影响到她的星途吗?

        现在却问我,为什么看到了她不和她打招呼,故意疏远她。

        我感觉好笑,她是有失忆症吗?是忘了她和夏斌抱怨时候说的那些话了吗?

        还是说,她在给自己立人设,特意营造出一副很好亲近的样子。

        若是如此的话,我觉得大可不必。

        她真的没必要在我的面前,也去伪装自己,勉强自己。

        如果这一刻夏斌给我发的那条彩信还在的话,我真的很想给温婉她看看,同时好好的问问她,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有这意义吗?

        我南寻又不是什么娱乐圈的大佬,更不是什么富二代。

        她根本不需要在我的面前装模作样,装的好像很想和我接触似的。

        她这么做,不但不会让我高兴,相反的,反而会让我感到反感,让我觉得她这个人很假。

        “你能别装了吗?这么做有意义吗?你是觉得我好骗,我傻,故意耍我的吗?”

        我把内心的真实想法给说了出来,可温婉却表现出一脸疑惑。

        她疑惑的问我:“我装什么了?我有必要和你装模作样吗?就算我们分手了,可遇到了打声招呼,说上两句话,不是很正常吗?做不成恋人,也可以做朋友啊,为什么要刻意的疏远呢?况且我们是同学是校友,难道遇到了叙个旧有什么问题吗?”

        “你真的这么想的?你真希望我看到你的时候,主动的和你打招呼,你真的还把我当朋友看待?而不是希望我远离你,不要靠近你?”

        我半信半疑的追问着温婉,同时心中还是猜忌了起来。

        我发现,这事情似乎并不像表面的那么的简单。

        温婉在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不像是在骗我。

        可她要是没骗我,那骗我的就是夏斌了。

        不是温婉她不想和我有接触,而是夏斌他不想我和温婉有接触。

        可我又想不明白,他夏斌这么做的意义在哪。

        若是他还单身,他还想着追温婉,那我还能够理解。

        可他都领证结婚了,他还这么做,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他。

        “是啊,分手了也还是朋友啊,为什么不能有接触呢?我当初的确是恨你,可我在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是你南寻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帮我,这是我不会忘的,永远都不会忘的,我永远都记得,在我人生中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是你南寻没日没夜的陪在我的身边,照顾着我,安慰着我。”

        温婉的口吻很真诚,一点都不像是在说假话,不像是在骗我。

        她的话让我越来越觉得,她没有骗我,她是真心还把我当朋友的。

        “那你为什么要和夏斌说,不想看到我,为什么要和夏斌说,害怕我在平江路上和你打招呼,甚至因为害怕我在夏斌的婚礼上和你有接触,而不希望我参加夏斌的婚礼?难道这些都不是你说的吗?”

        我感觉我和温婉之间有误会。

        而这误会和夏斌有脱不了的关系。

        而且,这种感觉变的越来越强烈。

        似乎只需要温婉的一个回答,就能够将我心中的那些疑惑全部都给解开。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可我内心又开始恐慌了起来。

        我很怕知道了答案后,我的世界又会出现一件让我无法接受,让我无法释怀的事情。

        我真的很怕再有东西会失去。

        “没有啊,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和夏斌就是普通朋友,我怎么可能和他说这些,况且我来参加他的婚礼,那是我夏斌说,你要来,我才来的,我就是想借这个机会,和你见面,你怎么突然这么问我,是夏斌和你说了什么吗?”

        “什么?你说来参加夏斌的婚礼,是因为我要来?是打算来和我见一面,你才答应来参加的?这不可能吧?夏斌不是你的蓝颜知己吗?他结婚,你会不来参加?”

        我皱着眉,心里面五味杂陈。

        我感觉,这不单单是一场误会,更是一个阴谋。

        而且这是一场天大的阴谋,从我和温婉分手开始,我就一直在被人给算计。

        他借着我和他的熟悉,以此来接近温婉,和温婉搞好关系。

        那个算计我的人,就是和我曾经穿一条裤子的人。

        这一刻,我突然发现我身边的人都好陌生,都变的我不认识了。

        我不知道我们相识了这么久,到底有没有真的交过心,到底有没有真的是把彼此当成过朋友。

        面对我问的问题,温婉表现出一头雾水。

        她激动的说道:“我的确是听夏斌说,你要参加他的婚礼,我才答应来的,至于你说我和夏斌是蓝颜知己?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不知道?我和夏斌平日都不联系的,夏斌他怎么可能是我的什么蓝颜知己,南寻你弄错了吧?况且我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会随随便便和一个男的关系这么好吗?而且你也不喜欢我和他有过多的接触,我怎么可能和他关系那么好?”

        “你不知道夏斌是你的蓝颜知己?可你发了抖音,是你自己说的啊!”

        我情绪有些激动,温婉的话似乎是在告诉我,她很在意我对她的看法,她很在乎我的感受。

        因为我,她是不可能和夏斌的关系很好的。

        我们分手这么久了,这么长的时间不见面了。

        甚至,当初我伤她伤的那么的深。

        可她还这么的在意我的感受,这让我内心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但这一刻我又渴望的想要温婉马上给我一个答案。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温婉听到我这么说,连忙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搜索了她的抖音。

        她在她的抖音上看到了她说夏斌是她的蓝颜知己的时候,她连忙解释说:“这不是我发的,我的抖音一直都不是我在打理,是田姐在帮我打理,我甚至连我自己的抖音都登不上去,你知道吗?南寻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夏斌真的没什么联系,这个合影也是我在酒店遇到夏斌,夏斌提出要合影,我又不好意思拒绝,才答应拍的。”

        随后温婉她又立马打开了自己的抖音号,把手机放到了我的面前给我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