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最适合一起喝酒的人

第三十四章 最适合一起喝酒的人

        手机屏幕裂了,但只要不影响使用,就还能够勉强用下去。

        若是用不了了,送去维修,就还能够恢复如初。

        可感情破裂了,不管怎么修补,都还是会有裂痕的,甚至再也没有可能修补好,更是不可能还继续的勉强过日子。

        我拿着碎了屏幕的手机,打了个车,直奔护城河边。

        这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经常会一个人去的地方,是我喜欢一个人独自喝闷酒的地方。

        和沐涵在一起之前,我总会买上一箱的啤酒,一个人坐在护城河边的台阶上,一瓶接着一瓶的喝。

        直到我喝醉了,没了意识,我才会停下。

        刚来苏州的时候,我有个无数个夜晚,都是在这护城河边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的过夜。

        期间,还不止一次的被巡逻的警察以为是流浪汉,险些被带走。

        在快要到河边的时候,我让司机停了下车,在路边的小卖部里,要了一箱的啤酒。

        等到了护城河边,我搬着一箱啤酒,走到了河边,在我以往经常坐的那个台阶上坐了下来。

        我给自己电上了一支烟,在吸了两口后,我把烟给熄灭了,扔在了地上。

        我打开了一瓶酒,仰头就往嘴里面灌。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瓶五百毫升的啤酒就被我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我没有停下,而是又打开了一瓶,打算继续往嘴里灌。

        我就是想要一心求醉,就是希望大醉一场。

        可就在我这么做的时候,我身后伸来了一只手,制止了我。

        我转过头一看,发现站在我身后的,居然是米柔。

        刚才在观前街附近的弄堂里的时候,我独自一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走了,把米柔给丢在了那。

        没想到的是,米柔她居然跟了过来。

        “不需要个人陪你一起喝吗?”米柔从我的手中把酒瓶子拿了过去,在我一旁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她将酒瓶子放到嘴边,毫不介意的喝了一口。

        我没有说话,而是又打开了一瓶酒,自顾自的喝着酒瓶中的酒。

        一直以来,在我心情不好,在我内心无比压抑的情况下,我几乎都是一个人独自喝闷酒的,很少会和别人一起喝。

        因为我觉得,我们喝酒的目的不同。

        准确来说,我并不是喜欢喝酒,我不是喜欢那种微醺后的那种感觉,更不是一群人一起喝酒时候的那种氛围。

        我喜欢喝酒,是因为我想要大醉一场,我想要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对我而言,酒就是忘情水,就是一剂可以暂时缓解我内心疼痛的良药。

        可我又不得不承认,米柔的确是最适合和我一起喝酒的人。

        我们都活的不开心,我们活的都很压抑,甚至每天都在逃避,却还要在人前,装的非常的开心,我感觉我们都好假,都好累,都需要用两张脸去示人。

        永远都是人前笑脸迎人,人后愁眉苦脸。

        我不知道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够走出这压抑的生活,恢复到以往的样子。

        但肯定,今晚我是肯定走不出了。

        在我手中的酒还没有喝完,在我一旁坐下的米柔,手中的那瓶酒却已经被她给喝完了。

        她自顾自的又从箱子里拿了一瓶酒出来,用我放在一旁的钥匙,打开了瓶子。

        “来!走一个!”我主动的和她碰了下瓶子,随后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我没有再一个人独自的喝闷酒,而是选择了和米柔一起喝。

        除了她是最适合和我一起喝闷酒的人之外,就凭她同样心情不好,还特意的跟来,陪着我,我就不该对她不理不睬。

        米柔也没有犹豫,在和我碰了瓶子后,也仰头大口喝了起来。

        这一刻的米柔,一点都不像平日里那个高冷的她。

        喝酒的时候,她十分的豪爽、干脆。

        很快,我们俩都喝了两瓶的酒。

        我的状态还很好,而米柔已经醉醺醺的了。

        她把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望着漆黑一片的天空,自言自语的说着:“小时候我们一家人的感情很好的,虽然我不是吴妈亲生的,但她对我就如对她的亲生女儿一样,处处都为我着想,那时候小伟喜欢拉着我的衣角,跟在我的身后,赶都赶不走,我爸他每年过年,都会放烟花给我们看,可自从吴妈瘫痪后,我们一家就再也没有开开心心的一起吃过一顿饭了,我爸过年也再也没有放过烟花,甚至有一次我听到我爸和小伟的对话,说我是个灾星,是我克死了我妈,是我克的吴妈他瘫痪在床!”

        这算是米柔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和我说她家里的事情,也是第一次和我吐露她的心声。

        从她的口中,我大概清楚了她家里的情况。

        她和家里人的关系,可以说很不好。

        不管是米崇伟,还是她的父亲,关系都非常的不好。

        米柔回忆起那些以往的事情后,她的泪水就不停的从眼眶中滑落下来。

        我并不是一个会花言巧语安慰女生的人。

        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从伸手摸出纸巾,替她擦脸上的泪水和替她开酒瓶盖。

        要是平时,米柔已经喝成了这样,我肯定不会再继续的让她喝下去。

        但今天,我不会制止她,我会让她尽情的喝,放开了的喝。

        因为我很清楚,她和我一样,需要一场大醉。

        我又开了两瓶的酒,将其中一瓶递给了她:“来!走一个!为我们这两个被人嫌弃,被人避而远之的人能够相识干一杯。”

        “好!干一杯!”

        米柔拿着酒瓶子和我碰了一下,便又大口的喝了起来。

        很快,我们手中的酒瓶子里的酒就又被我们给喝完了。

        我再次的开了两瓶酒,递给了米柔一瓶,说道:“来!再走一个!这次为我们都要戴着面具活着干杯,希望有一天我们不需要再用两副脸活着了。”

        说着,我就又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而米柔,已经醉的拿不起酒瓶子了,就算拿了起来,也怎么都对不到嘴。

        看到她醉成这样,我指着她笑了,我笑着说道:“你这酒量太差了,一下子就醉了。”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的,来!南寻我们继续喝,继续喝……”

        米柔的嘴里还说着要继续的和我喝下去。

        可她的状态是真的已经不行了。

        说了没两句的话,她就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安静的睡着了。

        看着靠在我肩膀上已经睡着了的米柔,我把剩下的酒放到了一边。

        我没有再继续的喝下去。

        米柔已经醉了,我不能够和她一样,也醉的不省人事。

        我们两个人里,起码要有一个人是处于一个清醒的状态的。

        要不然等到明天天亮,就会看到两个人躺在河边呼呼大睡。

        我倒是没什么,反正都已经习惯了。

        但米柔不同,她从未有喝醉了睡大街过。

        再者,我也不放心两个人都喝醉了睡在这。

        我望着靠在我肩膀上的米柔,忍不住的吐槽道:“明明是你来陪我喝闷酒,陪我大醉一场的,可结果却是你先醉了,你倒好,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想,可以短暂的解脱了,却把我给苦了,这一夜我又要活在痛苦的折磨中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