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两个不开心的人

第三十二章 两个不开心的人

        在朝着观前街走去的时候,米柔时不时的会看手机。

        我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但只要她盯着手机看的时候,她就会皱眉。

        短短的几分钟里,她已经皱眉皱了十多次。

        我很想知道,米柔她到底是怎么了。

        她会不开心,一脸的忧愁,是不是和现在在和她发信息的人有关系。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米柔突然收起了手机,她转过了头,背对了我。

        我关心的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米柔没有用言语回答我,只是摇了摇头。

        她没有回过头来看我,还是一直处于背对着我的状态。

        她的样子让我很担心,我总觉得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我走了过去,当我看到她的脸的时候,我这才发现,原来她哭了,她在偷偷的一个人流眼泪。

        “你怎么哭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关心的询问着她。

        “没事,真的没事,南寻你回去吧,我不想逛了,我想一个人静一会。”

        “好,我不打扰你,你自己一个人静一会吧。”

        我嘴上答应着米柔,但我实际上并没有真的离开。

        米柔的心情不好,她想要安静,我可以不去打扰她,给她一个安静的空间。

        但要我就这么离开,丢下她一个人,我也放心不下。

        我选择了躲在不远处的转角处,就这么静静守在那。

        期间,米柔有从身上摸出纸巾擦脸上的泪水和用手机发信息。

        每一次发完信息,她的泪水就又会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滑落下来。

        看到她一次又一次的流眼泪。

        我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便走了过去,在她发信息的时候,从她的手中把手机给夺了过来。

        我这一举动,使得米柔疯了似的扑向了我,嘴里吵着闹着:“还给我,把手机还给我。”

        “你就因为这事情心情不好,就因为这个米崇伟,把你自己折磨成这样?值得吗?你觉得值得吗?”

        我在从米柔的手中夺来手机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对话内容。

        米柔一直在和米崇伟发信息。

        在信息中,米崇伟责怪米柔,说她负责线下活动,搞出意外,却又不处理搞出意外的人,米崇伟甚至还在信息中提到了,要在公司提出罢免米柔的决定。

        而米柔,一直在好声好气的和米崇伟发信息。

        但可惜的是,米崇伟根本就不愿意和米柔好好的说话。

        他似乎是铁了心,想利用这件事,把米柔给踢出芮颜。

        “南寻,你不懂。”

        “是,我是不懂,我真不懂你为什么要这么的让着他,包庇他,你如果把证据拿出来的,他还敢这么和你说话,还敢说这些威胁你的话吗?”

        我愤怒的说着,我是真搞不明白,米柔为何要这么的卑微,处处的让着针对她的米崇伟。

        她手上明明就有证据,证明活动出意外,是米崇伟搞的鬼,明明就可以用这个证据来让米崇伟闭嘴。

        可偏偏,米柔就不这么做。

        反而还被米崇伟以此威胁着。

        面对我的问题,米柔选择了沉默。

        我忍不住的继续问米柔:“其实你们今天来这边吃烧烤,是临时起意的,是吗?本来你都已经定好了饭店了,是准备去公司边上的那家饭店吃饭的,对吗?”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你的表情,还有你现在这状态给了我答案,虽说今天是你搞的庆功宴,可你脸上的表情却告诉我,你一点都不开心,还有你虽然给我们发了奖金,但却不是走的公司的账,而是私下发给我们的,我要是没有猜错,这钱是你自己拿出来的,对吗?而你不开心的原因是那个米崇伟吗?”

        这一刻,我已经可以确定,米柔她之前在和郭翔他们吃饭喝酒的时候,笑容全部都是装出来的。

        包括刚才她在怼我,故意和我唱反调的时候,那愤怒的表情,也都是装出来的。

        她一直在隐藏那个真实的她,让人觉得她活的很好,很开心。

        但实际上,她一点都不好,一点都不开心。

        “不是说了,把那些事情烂在肚子里的吗?为什么还要提呢?”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包庇他,他做的事情,已经不是公司开不开除他了,是可以报警抓他,让他负法律责任了,你包庇他,不说出真相,就因为他是你的弟弟吗?我问你,那以后他还做出这种事情来,你还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直包庇他下去吗?你有想过后果吗?我是真不懂,你为什么要为了这事情搞的自己烦恼,明明就可以轻松解决的。”

        这话一直都憋在我的心里面,我很早就想问米柔了,但我一直都忍着,没有问。

        毕竟我不是米柔的谁,也没资格去管她的事情。

        现在,我看到米柔心情一直不好,一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终于,我忍不住了,我把想要说的话,全部都给一次性的说了出来。

        听到我这么问,米柔皱着眉,情绪激动的回了我句:“可他终究是我弟弟……这家公司,也迟早会是他的……”

        “那你也不该这么纵容他!你也不该遇到他的事情的时候,你就选择逃避,不去处理啊!你看看你,现在不但不去处理他的事情,还反过来要被他威胁,这何苦呢?”

        “南寻,如果是别人这么说我,或许还有资格,但你没有,你和我一样,都是个逃兵,我们都是逃兵,只会选择逃避,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既然你要我去处理的,那好,那你也去把你的事情处理了,只要你去处理了,我就立马把小伟的事情处理了。”

        “我的事情?我能有什么事情?我逃避什么了?”

        我满脸疑惑的望着米柔,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你看吧,你到现在还是在逃避,你根本不敢去面对,你说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既然你不记得的,那我告诉你是什么事,你为什么不去告诉你的前女友,你和她分手的原因,你为什么要一个人承受这一切?为什么要把自己折磨成这样?既然你可以,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反正最后公司都是要交给小伟的,我有必要去做针对他的事吗?我做了,只会让我们姐弟之间产生矛盾,你知道吗?”

        “……”

        我被米柔一时之间说的沉默了。

        原来,那日我喝醉了酒,在她车前面发酒疯,说的那些话,就是我和温婉分手的事情。

        我在米柔的车前把我和温婉分手的原因给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

        我没有想到,我会把这个一直埋藏在我的心底,从来都没有和第二个人说过的秘密在酒后说了出来,还是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给说了出来。

        我甚至开始怀疑,我和沐涵住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没有在喝醉酒的状态下,把这件事也和密函说过,她是不是也知道这事。

        对此,我很是懊恼,我非常的后悔。

        我就不该喝那么多的酒的,导致现在这个秘密被人给知道了。

        “而且南寻你根本不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其实我本来是不该回来的,不该管公司的事的。

        我爸他也有意培养小伟做他的接班人,只是因为我爸他突然病了,小伟他又太年轻,我爸怕小伟现在没办法支撑起整个公司的运作,才把我从国外叫了回来。

        说白了,我就是回来救火的,我迟早是要离开公司的,所以你觉得我有必要去做针对小伟的事情吗?

        而且他做那些小动作,目的就是想要我走,而我迟早要走的,你说我又何必因为这事,让我们姐弟的关系变差,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就这么过去了,不好吗?

        我不希望我们姐弟之间的关系有多么的好,只要她还认我这个姐姐,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米柔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说了一大堆的话。

        从她的话里,我算是明白了,为何米崇伟会如此的讨厌米柔了。

        原来,是因为米崇伟认为米柔的回国,抢了原本属于他的职位,他才会如此的讨厌米柔,恨米柔。

        “那你为什么不好好的和他解释呢,你解释了,他不就理解你了吗?”

        “解释?我有解释过,可他根本不信我,自从吴妈出了事后,我们姐弟的关系也就再也没好过,甚至再也没有一起吃过一顿饭,南寻,你别劝我了,你要是想要劝我处理了小伟的事情的,前提你先把你自己的事情解决了,再来劝我吧,不然你没有那资格。”

        我再次的被米柔说的哑口无言。

        她就盯着我不敢去和温婉坦白,说清楚为什么我会离开她这个点不放。

        由于被米柔不断的提这件事,让我的心情也变的更加的糟糕和不稳定起来。

        在我们彼此都沉默的时候,米柔突然开了口,把一些她从未和别人说过的话在我的面前给说了出来。

        “我妈从小就离开了我,我是吴妈带大的,吴妈就是小伟的妈妈,小时候我调皮,因为我的缘故,吴妈车祸导致了终生瘫痪,从那以后我和小伟关系也变的差了,他再也没有跟在我的后面,一口一个姐姐的叫我,你知道为什么我小时候一直住在桃花坞这爷爷奶奶的家吗?就是因为小伟不想看到我,我才会一直住在爷爷奶奶家的,我也是因为这事,才选择了出国,不待在国内的,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小伟会不肯听我解释,不相信我说的话了吗?知道为什么就算再怎么不被信任,他再怎么针对我,我也不和他计较了吗?”

        当我得知了米崇伟的母亲是因为米柔而终生瘫痪的时候,我终于能够理解米柔为何会如此的纵容米崇伟了。

        因为在她的心里面,她始终觉得自己欠了米崇伟。

        我们两个不开心的人就这么站在无人的弄堂里,没有再争论,也没做任何的事情,就这么静静的站着。

        一直到和我一年多都没有联系的夏斌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这才打破了这份宁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